當年三愛老骨頭,4月慨談台灣生命力

這是文章內文區塊
數位時代網站|撰文者:數位時代發表日期:2002-05-01
葉國一、林百里、溫世仁等台灣筆記型電腦大老,上個月和他們當年的第一個老闆高琮富聚會,也找回200位「三愛電子」老員工。在這場笑淚縱橫的聚會中,他們談到了台灣這30年來競爭力的變化……。 撰文=吳向前 李佩芬 盧諭緯 李欣岳
從3月份開始,細心的讀者可以在各大媒體的廣告中發現,以廣達董事長林百里、總經理梁次震;英業達董事長葉國一、副董事長溫世仁等科技創業家,發起的三愛OB會(Old Bone,老骨頭)尋人啟事。除了三愛這名字讓人好奇外,由廣達及英業達——現今看似互為競爭者的兩大筆記型電腦代工廠老闆共同發起的活動,同樣引人注目。
原來,他們都是當年三愛電子的員工。最早做出台灣第1部電子計算機的三愛電子,由董事長高琮富等三兄弟在1972年從一間石綿瓦工廠創業,林百里是第一位總工程師,溫世仁則是首任廠長,隨後包括前致福董事長江英村、葉國一都加入,「三愛幫」由微細化電子組裝技術出發,台灣後來逐漸在台灣科技業開枝散葉,台灣後發而先至的筆記型電腦,更成為世界第一。
近年來,台灣的PC產業版圖,可概分為兩大體系。一個是由施振榮帶領的宏碁、緯創資通以及宏碁第二代施崇棠開創出的華碩、李焜耀的明碁電通;另一個就是三愛體系,包括廣達、英業達、金寶、仁寶等一線筆記型電腦廠商。
筆記型電腦的製造技術,源於計算機,台灣能成為全球最重要的生產基地,就是與很早便投入計算機生產有關,也因此,現在的筆記型電腦廠商,早年都是以計算機起家。
三愛的創立,不僅是一群20出頭小伙子夢想的實現,更為台灣在筆記型電腦上打下紮實的技術基礎。創辦那一年,23歲的高琮富與家人合資500萬,投資當年還在台大電機研究所同班就讀的溫世仁與林百里,由24歲的溫世仁擔任廠長、23歲的林百里擔任總工程師。當時,包括國內家電廠大同、聲寶、AOC等廠商仍沿用國外技術時,三愛是第一家由本土資金、技術、人才所組成的公司,憑著年輕人的熱情,靠著自己的技術,做出台灣第一台計算機。
「如果不是三愛,我可能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香港華僑,」林百里感性地指出。靠著這群後來在全球舞台發光的科技精英,三愛快速成長,成立第2年出口金額就超過1000萬美元,排名台灣第9,1年內就賺了5個資本額。由於後來轉為生產音響設備,這群創業元老陸續離開,繼續耕耘計算機領域,三愛也因產品多元化速度太快而虧損,在1984年結束營業。
儘管三愛已走入歷史,但它在台灣資訊產業上的貢獻,不容抹滅,更是林百里、溫世仁等人最難忘的一段人生經歷。根據資策會MIC統計,今年台灣筆記型電腦總產值將達129.4億美元,三愛人在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想起那段創業的經歷,溫世仁回憶:「150個員工同在一個房間吃飯,坐在板凳上,背就貼著後面同事的背,他的汗就流在我身上。」
30年後,這群科技巨頭再度聚會,除了敘舊之外,更希望當年的創業精神,能繼續在台灣延續下去。「現在年輕的工程師,選擇工作看的是薪水、獎金及股票,我們靠著堅持理想走過的路,希望能藉此能喚起年輕人的熱情,」葉國一指出三愛OB會成立的宗旨。
三愛OB會在這群科技巨頭難得同台,高喊「台灣加油」下結束,但留下的啟示卻讓人深思。台灣要如何加強科技產業更厚實的根基?則有賴更多年輕人用熱情與夢想來打造。(撰文=李欣岳)


林百里直言:不該看衰台灣!
在三愛OB會中,林百里的多言,很令人注目。出生、長大在香港、平日少在媒體多言的他,這次卻在記者會上說了最多話。
總括而言,他說話的重點有二,其一:台灣科技業到大陸投資,媒體指稱「台灣競爭力因此下降」,並不正確;其二:台灣官商都必須要承認「大陸經濟規模比台灣大」的事實。他並以10年前的日本舉例,當年日本有技術、資本,但就是不肯承認「台灣製造成本低」的事實,不來台灣投資,「閉關」的結果是日本企業無法分享全球資訊業大成長的果實。
直言「不看衰台灣」的林百里,雖然普通話並不流利,但會場中他的強勢發言另人印象深刻。台灣科技界向有兩道兵團,身分與發言涇渭分明,一派是多半留洋、任職過跨國公司的「半導體」派,一派就是「三愛幫」加鴻海郭台銘的本土「代工組裝」派。代工組裝派由於生產線上人多、供應鏈又深度介入台灣社會,因此在許多企業行動上看來都對本土有情有義(廣達設立廣達研究所,葉國一自掏腰包建員工招待所,溫世仁投資出版業),而半導體派則比較國際化,動輒與黨政高層、世界商賈高來高往,曾引來郭台銘「不敢高攀」的評價。雖然林百里是香港僑生,但他可是只擁有一本中華民國護照的道地「台灣人」,對比張忠謀現仍持美國護照進出國門,他的這場義憤填膺告白,還有三愛OB會的200位員工大團圓,可真引人深思!


Samsung演出大驚奇
代工起家的韓國三星電子,第一季獲利成長破紀錄的高,它的故事值得參考……
在全球科技業尚在景氣黎明中摸索,第一道復甦的曙光,已在韓國拉起序幕,其中,首推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在美國重量級企業紛紛公布不怎麼好看的財報之際,三星第一季獲利破紀錄成長53%,達14.5億美元。
三星大幅成長來自記憶體、手機及TFT-LCD面板。每顆128-megabit DRAM,合約價已從去年不到1美元,調漲到5美元;每片15吋TFT-LCD面板,則從去年不到220美元,調漲到超過250美元,身為龍頭廠商,三星獲利自然水漲船高。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民眾變賣金飾救企業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如今,三星已是全球最大的記憶體及TFT-LCD面板、第三大手機廠商,並朝亞洲第一大科技品牌邁進,高麗棒子絕決的改革勇氣,讓人佩服。
三星脫胎換骨的關鍵,來自堅強的技術研發。在5年前,在技術上,三星還只是國際上二軍廠商,每年要從日本的新力與東芝進口大量晶片,但近幾年來,在三星強調技術自主的策略下,三星的專利權已排名全球第5,僅次於IBM、NEC、Canon及美光(Micron Technology),三星的技術水準,已足以躋身國際大廠之列。
三星電子的成功,同時也是全球化布局的結果。三星把最好的研發技術留在韓國,但生產基地卻遍布海外,包括中國、墨西哥等生產成本低廉的國家,2001年三星的總營收,有七成來自海外的生產,由於品質技術優異,價格又具競爭力,使三星的產品,近年來逐步打入歐、美市場。
與三星相比,日本科技廠商的景況,就頗為淒慘。日本前5大半導體廠商,除了新力(Sony)以外,如今都面臨大幅虧損,1970年代以代工日本三陽12吋黑白電視起家的三星,如今,靠著厚實的技術,已經逐漸凌駕日本廠商,成為全球一流的科技品牌。
三星憑著研發在韓國、生產及市場來自全球的策略,超越了研發、生產、市場通通留在國內的日本廠商,台灣要走哪條路,答案應該很清楚了。(撰文=李欣岳)


精英的新中間路線
董事長蔣東濬改名後,精英也推出桌上型PC+Notebook的新組合,這次他們要讓大家都驚嘆……
電腦還可以再創新嗎?問題可不是只有蘋果電腦的賈伯斯能回答,形象一直很具草莽性格的精英電腦董事長蔣東濬(原名蔣國明),最近則是做了另一種創新的示範。
精英近期推出一系列名為DeskNote的新款機種,這款價格則與桌上型電腦相當,外型比照筆記型電腦的灰白相間新機種,與筆記型電腦最大的差別在於,DeskNote取消電池的設計,讓整個設計簡化,將桌上型高度標準化與自行組裝的特質導入,但又可以兼顧小範圍移動的特性,試圖在功能訴求涇渭分明的電腦市場中,開出另一條新路,精英發下豪語,今年全球銷售額將上看100萬台。
蔣東濬表示,美國業者開發的產品常讓眾人有「我為什麼沒想到」的懊悔,日本的產品因品質優良,會讓人大嘆「我怎麼做不到」,精英希望讓大家有「這樣的成本和價格我怎麼做得出來」的驚嘆。
看看蔣東濬的創意思考,同樣強調新中間路線的阿扁政府,想點新把戲吧!


顏慶章談日內瓦房事
經過12年努力,台灣終於加入WTO,沒想到卻為房事所苦……
身為WTO首任代表的顏慶章,最近讓他傷神的,除了國際經貿事務外,恐怕非房舍與辦公廳問題莫屬了。
顏慶章在3月底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表示,由於時間緊湊,目前代表團辦公室先承租了今年3月才落成的純辦公大樓,內有光纖網路等現代化設備,具有離機場只要5分鐘、距WTO總部與其他國際組織只需10分鐘車程的優點,「我們都開玩笑,從辦公室窗戶看到飛機快降落了,再去接機都來得及,」顏慶章打趣地說。
不過撇開房事問題不談,對於經過12年努力,台灣終於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為名加入WTO這個「經貿聯合國」,顏慶章相信,代表團在日內瓦不但可消除過去國內經貿決策與WTO最新國際發展方向的落差,進而更可站在維繫國內經貿利益角度,在WTO中產生主導與積極參與的影響力。已在3月上旬在日內瓦遞交到任書的他,也在3月11日參加了WTO正式會議,並寄出了170多封親筆簽名信件向各國代表致意,「我當然也一視同仁地寄了一份給中國代表,」顏慶章微笑地說,「只不過這段時間還未收到回信就是了」。


IBM跨出捨硬體第一步
替硬體部門找出路,似乎成了新執行長帕米沙諾接棒後最重要的任務……。
全球科技業復甦腳步不如預期樂觀,連模範生IBM也不能倖免。針對第一季表現,IBM不僅提出10年來首度獲利預警,第一季獲利更大幅衰退32%。其中,主要原因便來自硬體部門持續衰退,第一季硬體銷售總計衰退25%。
由於全球PC進入價格殺戮時代,毛利大不如前,讓擁有研發優勢卻無成本優勢的IBM,壓力倍增。降低硬體營收比重,進軍毛利較高的服務(Service)市場,已是IBM上下一致的共識。
4月底,IBM正式跨出釋出硬體部門的第一步。IBM宣布,將獨立出硬碟部門,與日立(Hitachi)合組新公司。新公司中,IBM與日立持股各佔三成及七成,IBM逐漸淡出硬碟市場。
去年,IBM全球服務部門營收首度超越硬體事業部,今年,加速硬體部門的出售,將是新執行長帕米沙諾(Samuel Palmisano)最重要的任務。


遊戲機價格戰,歐洲開打
前端遊戲機價格戰開打,後端台灣代言廠也不得不展開一番價格廝殺……
每年市場規模超過200億美元的遊戲機市場,自從去年微軟Xbox加入後,激烈競爭的程度,愈來愈高。如今,戰火即將蔓延至歐洲。
由於進軍日本市場不如預期順利,在歐洲市場,微軟決定大打價格割喉戰。歐洲每台Xbox的售價,將從原本的419美元,大幅降低至266美元,每台售價與新力的PS2相同,而任天堂的GameCube,則從223美元降至177美元,價降幅度都超過兩成。
遊戲機廠商看準的,是未來遊戲軟體豐厚的報酬,因此,硬體不惜賠本出售。Xbox每台生產成本約350美元,價格戰不僅比各家的耐力,更考驗代工廠商的實力。
繼Flextronics之後,台灣的緯創成為Xbox第二家組裝廠商,但無論誰接到訂單,中國都是主要的生產基地。除了緯創在廣東中山、Flextronics選擇上海以外,接獲PS2組裝訂單的鴻海及華碩,生產基地也分別在昆山及蘇州。根據資策會MIC統計,全球1/3的遊戲機產能都集中在中國,要想繼續接到大單,台灣廠商布局中國的腳步,得要加快才行。


iPaq遲來的慶功宴
惠普、康柏的購併案落幕後,王子和公主是否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新惠普的主管得傷腦筋囉……
歷經長達半年爭論的惠普購併康柏案,剛在3月正式通過,對於被消滅品牌的康柏,這則新聞可能有點感傷。
康柏旗下的PDA明星機型iPaq,推出2年來,始終是市場的當紅產品,在4月,iPaq銷售正式突破200萬台。雖然與Palm OS系統陣營的兩大品牌Palm及Handspring相比,iPaq銷售不如它們,但由於走高價路線,加上造型獲得消費者青睞,iPaq為康柏在PDA市場贏得好評,上一季,iPaq為康柏創造了1.6億美元營收,成長18%。
剛辦完200萬台慶功宴,iPaq的未來如何?恐怕還有一番考驗。由於惠普另一款PDA產品Jornada,也屬於市場叫好叫座的產品,在產品特性上,與iPaq同屬Win CE作業系統,同樣走高價路線。未來,兩款明星產品,在產品形象、銷售通路、新功能開發等方面,如何整合,化競爭為合作,創造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得要新惠普的主管好好想想了。
對於這樁225億美元的超級合併案,iPaq與Jornada未來的定位,只是合併後,無數挑戰的冰山一角。


美光購併Hynix,重組DRAM版圖
購併風依舊風行,下一波或許就是台灣DRAM業者……
近半年台股自3411點的大反彈,平均漲幅超過3倍的DRAM廠商,是當中最顯目的族群,如今,全球DRAM產業又將起大變化。
全球第二大DRAM廠商美光,宣布將以約34億美元,購併排名第3的韓國Hynix旗下記憶體部門,及15%非記憶體事業。如此一來,根據IDC統計,美光在全球DRAM市佔率,將以41%超越三星的22%,再加上排第3的億恆半導體(Infineon)13%的市佔率,前三大就涵蓋76%市場,DRAM正式進入賣方寡占時代。
由於全球DRAM產能逐漸集中在少數廠商手中,未來,在銷售價格方面,廠商將具備更強大的定價能力。去年,DRAM業者慘不忍睹,就是因為供應商眾多,價格步調不一致,造成各家廠商賠本做生意的流血局面。
對於台灣規模尚小的DRAM廠商而言,這樁購併案也是一大利多。由於兩家廠商的製程不同,短期內將進入製程整合階段,有助於穩定全球DRAM的供貨量。而在大者恆大的趨勢下,下一個大利多,可能就是前三大DRAM廠商找台灣廠商合作或購併。


新浪端上的3種午餐菜色
新浪網日前宣布一分為三,增加新菜色後,新浪的營收數字能不能變得更秀色可餐?
中國最大門戶網站新浪網,半年來新生了兩位手足兄弟。一家是2月底新浪網100%出資成立的SINA.net,為政府和企業提供資訊化解決方案;另一家則是4月中旬宣布成立的新浪熱線(SOL, SINA Online),提供網際網路用戶加值服務,兩家董事長,均由原新浪網執行長茅道林擔任。
發展至此,新浪網的3大業務方向可說愈來愈清晰。新浪網將改名為新浪(SINA Corporation),下轄新浪網、新浪企業服務與新浪熱線3個事業體。
茅道林指出,改組後的新浪,將在總公司層級建立類似「中央廚房」的觀念,身為「主廚」的總公司,將握有研發、品牌管理、總編輯辦公室及內容管理等核心技術。
根據新浪最新公布的財報顯示,截至去年12月底日為止,新浪淨營收額為680萬美元,較上季成長12%,淨虧損則比上季減少了22%,營運現金流量接近收支平衡——戴上廚師帽的新浪,如何讓財報數字更好看?就看今年新浪三兄弟的鍋鏟功力了!


理財時尚,席捲中國
從猛增的網路下單交易、多場大型網路金融展覽,到門戶網站新近瞄準的獲利商機,都暗示著一股即將席捲中國的網路理財風潮……
根據中國證監會統計,近2年才剛起步的網路下單服務,目前網上委託開戶數已有256萬,去年創下的網路交易量為3578億人民幣,比前一年多了一倍,但這還只佔證券市場全部交易量的6.7%而已。
或許從這些數字你覺得太「冰冷」,但由月前熱烘烘在上海舉辦的「國際網上銀行及網上金融理財服務展覽會」、「上海國際證券網路服務展」以及「上海國際證券業及證券電子技術設備展」來看,各方瞄準此一領域的業者可是一拖拉庫。加上連名列中國門戶網站之一的搜狐,4月17日也與中國國聯證券宣布成立合資公司,進軍網上證券交易市場,搜狐執行長張朝陽說,這是搜狐繼併購ChinaRen後的另一項戰略投資,也是搜狐拓展業務模式的重要一步,新公司將提供線上金融交易技術服務,並隨法規推出網路交易服務,可見網路下單市場對業者的吸引力。
從這些數據、展覽到門戶網站新策略等種種跡象顯示,網上購物,網上證券交易與網上金融理財等各種網上理財風正逐漸席捲中國城市,成為新崛起的生活新時尚。(撰文=李佩芬)


Dell躍馬中國,單挑聯想
電腦直銷巨擘戴爾的大力降價、入境隨俗,讓中國PC巨人聯想與戴爾的競爭更顯激烈……
一廂是跳過中間商,透過網路直接將電腦送至消費者手中的巨擘戴爾電腦,一廂是中國PC巨人聯想。兩廂最近在中國直銷市場爭的火熱。
近年戴爾不斷在中國加碼,不僅將亞太採購中心由台灣移至香港,全球6座生產基地有一座就設在中國廈門,去年8月推出專為中國消費者設計的「速馬電腦」,更是僅在中國市場設計的家用機種,以4998元人民幣的價格(約合新台幣2萬出頭),主打低價市場,就像當時戴爾亞太區總裁William Amelio所說:「我們正積極把電腦價格降到和電視一樣」。
不僅大力降價,入境隨俗也是戴爾進軍中國市場後的策略調整。由於中國信用制度不全,多數消費者根本不知信用卡為何物,這對直銷模式來說是很大的障礙。為此,戴爾電腦也與中國部份銀行建立付費體系,並允許消費者貨到付款來因應。
面對戴爾的強勢競爭,內地電腦廠商當然也不甘示弱。如中國PC巨人聯想,也在月前推出電腦直銷。目前聯想佔中國個人電腦31%的市佔率,是排名第一的業者,加上不論在品牌認可和通路配銷上,聯想目前仍佔上風,但在低價風盛行利潤壓縮,以及截至2001年第四季戴爾的中國市佔率已從年初的3.6%提升到4.6%,市場知名度僅次於IBM的情況下,兩廂的戰爭看來還有得瞧!(撰文=李佩芬)


《華爾街日報》怎麼看李澤楷
電訊盈科去年獲利2.4億美元,但美國媒體更在意的是主事者性格與領導下的企業文化……
自2000年8月與香港電訊合併後,電訊盈科(PCCW)3月底公布兩家業務全年度業績報告,營業額超過28億美元,純益為2.43億美元,高於市場預期,也是電訊盈科首次盈利成長。
即使在財務上讓投資人鬆了口氣,但兩家公司業務合併後,電訊盈科真的根本從企業文化上轉型,從熱衷新媒體的互動娛樂媒體公司,轉向腳踏實地的電訊公司嗎?根據《華爾街日報》對電訊盈科主席兼行政總裁李澤楷的描述,似乎有待保留。
《華爾街日報》指出,基本上李澤楷仍是一名充滿幻想、著眼於未來的商場戰士,目前擁有電訊盈科37%股權的他,也是90年代末亞洲網路熱的典型代表。一頭俐落短髮,襯衫領口敞開,工作節奏飛快,如一次電話會談還不到一分鐘,他便決定了一筆數百萬美元的投資交易。雖然有同事指出兩年來李澤楷已在穿著上便得更正式些,但這篇報導也指出,李澤楷的兩項最愛──商業交易與高科技──依然在血液中奔騰。
身為香港首富之子,被暱稱為小小超的李澤楷,總是備受關注,未來他會如何走?相信依然還是焦點話題。
  • Plurk

推文至騰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