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設計師的思考彈性比歐美大, 這是我們的競爭優勢!

2006.01.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設計師的思考彈性比歐美大, 這是我們的競爭優勢!
Q: 要當個汽車設計師,需要有什麼特殊條件? A: 我從小就夢想能夠做汽車設計,雖然沒機會出國去學,而且學校學的是平面設計,但還是一直想從...

Q: 要當個汽車設計師,需要有什麼特殊條件?
A: 我從小就夢想能夠做汽車設計,雖然沒機會出國去學,而且學校學的是平面設計,但還是一直想從事這個行業。我記得第一次到車廠應徵工作是在裕隆,跟石志傑(現為通用汽車上海設計部門「泛亞設計中心」總監)面談,一談就談了四小時,彼此交換很多對汽車設計的想法。 福特是個比較偏美國式自由風氣的工作環境,內部很競爭,要如何將自己的圖面概念變成模型,最後變成實際產品,這過程是很嚴酷的考驗,自己必須不斷充實很多東西,例如別人畫五張設計圖,我就畫二十張,所以一定要有很多熱情才能支撐。

Q: 福特這次設計的Equator概念車,既然不會把它拿出來量產,那麼又為什麼要製造它?這對汽車產業的意義是什麼?
A: 概念車的意義其實可以很多種,不一定非得要以量產為目的才去製作概念車。所以車廠在做概念車,至少可以分成功能型、造型或只是新車要上市前的造勢等不同目的概念車。所以經常聽到有人會講說這台概念車很醜!但其實它要講的可能就只是功能上的概念,並不需要把外型做得很漂亮。 以Equator為例,我們的目的就是提供更具有速度感的SUV,讓消費者可以多一些想法來思考SUV這種車型的可能性,所以具體轉變成設計語言,每個細節都會朝這個目的調整。

Q: 福特六和的設計中心是怎麼進行全球化的設計分工?
A: 其實福特六和的設計中心早已是福特亞太設計中心的一環,而且是很大的一部分,每個星期我們都會跟澳洲那邊開會,提供這邊的一些想法,跟整個亞太地區的產品開發意見做交流,因為這個區域從日本、大陸、澳洲一直到南非都包括在裡面,所以有時候意見也會有衝突,但就是盡可能將本地的聲音表達出去,互相交換設計上的想法。 不過,福特六和設計中心跟其他車廠比起來,還是有很大不同的地方:別的車廠可能是原廠造好車,再來考慮國產化的修改問題。但我們是一開始就參與其中,例如最近的Focus,雖然最原初的產品概念是從歐洲出發,但一開始我們就派人過去一起參與設計,把亞太市場的聲音反應在產品設計上,像現在我們也有人在德國就直接參與下一代車型的設計。

Q: 在福特全球設計系統中,所謂亞太的聲音是什麼?可否請你具體說明?
A: 亞太區市場其實很大,光是這裡面每個地方的需求又都會不一樣。以我們跟歐洲設計師合作的經驗就發現,歐洲人比較注重的是操控以及實用性,但你看日本車的取向就完全不同,台灣車的設計概念又不同,所以所謂亞太聲音,就是我們會注意再將一些「彈性設計」的元素加進產品設計中,例如一些材質選用,我們可能就會去考慮能接受多種不同處理的材質,讓產品可以更有變化的彈性。這對歐洲,像德國人來說,他們是很難這樣想的。所以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台灣設計師的優勢,因為我們的思考比較有彈性,可以設計出能符合各種不同國家、不同用車需求的產品。

Q: 亞太市場有沒有一個設計上的共同語言?
A: 日本車的要求以功能實用為主,雖然有些很fancy的設計,但都被功能化、精緻化了;台灣的汽車到目前為止,則比較傾向財力展示的象徵,例如有錢的人就會買比較貴的車。對我們來說,就會想辦法去融合這兩個市場的需求,擷取日本車的優點,再轉化成台灣消費價值裡較易被認同的東西。不過愈來愈有一個趨勢,就是日本那邊也會參考我們的設計,顯然台灣的設計在我們的市場可以成立,也逐漸在他們市場能夠被接受。

Q: 通常一個新車型從概念到確定量產,大概要花多久時間?
A: 這得看案子大小,若是像車頭車尾的局部修改,大概要兩年,若是整台車型的話,大概要三到四年,因為這裡面除了開模的時間,還牽涉到不同零件的搭配性、以及耐用性測試等,這跟改裝廠隨便弄個大包,只要幾個月就完成,那種設計的整合性與耐用度,都不可同日而語。

Q: 這麼長的開發時間,特別是汽車又牽涉到很強烈的流行感,對一個設計師來說,你怎麼可能去預測三、四年以後的流行是什麼?
A: 我認為設計師是有生命的,這取決於創意是否一直源源不絕,或是符不符合時代潮流,所以對一個設計師來說,不斷吸收新知是很重要的,必須從各種訊息裡面去掌握、去發現或理解人們的行為與想法。例如紐約九一一事件,在設計師的世界裡其實它是有很大的影響,因為這是一件這麼大的事情,所以人的感情、親情、友情,甚至包括佔有慾等個人情感,都會因此被牽動出來,因為大家覺得世界可能在一瞬間就消失,大家清楚意識到要更珍惜或享受擁有的東西。所以從九一一之後,在汽車設計上可以看得到弧線的元素在增加,剛硬線條不再像以前那麼充斥;第二個轉變則是強調汽車的運動性格,鼓勵人們享受汽車為生活帶來的樂趣。

Alfa Romeo——李佳晏最欣賞的汽車品牌 做為汽車產業的同行,李佳晏會欣賞義大利Alfa Romeo汽車設計,其實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他的集團大老闆比爾福特(Bill Ford)的爺爺,也就是Ford汽車創辦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當年同樣對Alfa讚不絕口,曾公開表示:「每次看到Alfa的車,都會想要脫帽為它致敬!」 就像全世界的Alfa Romeo車迷經常掛在嘴邊的名言:「當Alfa賽車威震江湖時,Enzo(法拉利車廠創始人)還是個愛哭的小baby!」此話確有幾分道理,因為放眼全球,很少有一家車廠像Alfa Romeo一樣,可以百年來扮演義大利性能跑車,以及賽車運動的導航者。雖然也因為車廠的理想性格太高,最後被飛雅特(FIAT)集團收購,但它的造車精神,至今仍充分反應在市售車設計上。
李佳晏現身說法
福特Focus如何在造型上展現速度感 Focus這台車我們刻意在輪拱上強化,讓它看起來很明顯,呈現出非常個性化的視覺感受,這是其他同級車上看不到的。另外,它從引擎蓋到車頂、再到車尾,構成一個很流暢的輪廓,這也是我們刻意要強調的速度感,讓人家一看就知道這個車子的本質想要表達些什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