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新日本——The Sun Also Rises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想像新日本——The Sun Also Rises
東京股市已經連續8個月上漲,日經指數進逼16,000點,屈指算算:從2003年4月亞洲SARS風暴中的7600點爬起,日本股市整整漲了一倍。...

東京股市已經連續8個月上漲,日經指數進逼16,000點,屈指算算:從2003年4月亞洲SARS風暴中的7600點爬起,日本股市整整漲了一倍。
曾幾何時,日本股市是全球投資人最懶得看上一眼的資本市場:自從1989年底創下38915.87點歷史高峰後,日本便深陷房地產與企業盲目投資產能的雙重泡沫經濟泥沼,即使10年中換了9任首相、日本央行將利率壓低到零,都無法扭轉這從富士山滑下的世紀末雪崩。

「民間消費」與「企業投資」齊揚

但這次,日本好像真的復甦了。原因有很多:就業率首度回升;經濟成長不再由「公共支出」與「出口」單向帶動,而是加上「民間消費」與「企業投資」的均衡揚升。曾在80年代末期、「日本第一」呼聲最高之際寫作《The Sun Also Sets》(日有終落之時)一書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總編輯艾摩特(Bill Emmott),在今年10月8日出刊的雜誌上,特別以「The Sun Also Rises」(日有終昇之時)的標題、18頁的少見篇幅,來勾勒日本復甦的內在始末。 台灣跟日本向來關係密切,日本是台灣最大的入超國,日本人是台灣極少觀光客裡的最大宗,許多老一輩人對日本有著最親密或最難堪的回憶。但這已都是過去式了,對新世代而言,我們最該問的是:新日本的再起,對我們的未來,有哪些可能的影響?
在我的思索中,「日本再起」有一個最深遠的impact,可能將深深影響著21世紀(當然也會影響台灣人)──它會成為「東方價值的大出航者」,標定著全世界的新生活樣態,有如19世紀的英國,「結晶」了所有歐洲啟蒙主義的觀念和技術,繼而形塑了全球現代人生活一般。 在中國經濟同樣崛起的現在,這番觀察肯定冒著不少風險。但在「West meets East」的雙層全球化浪潮下,吾人當可感受:中國吸引西方世界的,並非「價值觀」,而是赤裸裸的「市場」或「勞動力」;而相對的,西方人要解決其內在的精神危機、或發現體驗經濟的內在創意源泉,要到東方來找答案──通曉現代生活關鍵語彙(例如品質、法治、美感符號、合約精神、信任……)、俯仰中國古典精神文化上有千年之久的日本,才是一個「對得上話」的對話者。而同時,同時洗禮過東、西方價值的日本社會,也比較能提供東、西方文明各自「救贖」的參考座標──近年日本的建築和工業設計產品席捲全球,可為一例。
從這個角度看,日本並非將變成新的全球中心,而是成為彰顯東方價值、試驗人類新生活樣態的窗口,「日本社會看世界的方式」而非「日本這個國家」,才是「日有終昇之時」的最大啟示。 想像「新日本」,也當作如此觀,才不會誤陷在「哈日」或「仇日」的思維泥沼之中。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