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Chien] 臺大黑客松之後的省思:創業或是熱衷解決問題的能力?

2015.08.24 by
錢逢祥
我的 Facebook 被 臺大黑客松-HackNTU 的評論洗了一個晚上的板,我想要說的是,我們可以檢討,但無需太苛刻,以一個學生自發性的...

我的 Facebook 被 臺大黑客松-HackNTU 的評論洗了一個晚上的板,我想要說的是,我們可以檢討,但無需太苛刻,以一個學生自發性的校園活動來說,他們已經做得很好了。平心而論,至少,很多人第一次參加了黑客松,很多人終於知道黑客松沒這麼可怕,未來也將會有更多社團和組織投入這樣的活動。
 
但這次的爭議,總歸來說有幾個原因,跟台灣的生態有莫大的關係。自己身為長期推廣黑客松的人,也有許多感觸。
 

贊助資源過度影響核心精神

 
就過去經驗,面對這樣規模的活動,找錢、找資源、找支持都是困難的,因為你要用許多等價的東西交換,甚至得用自己的初心和尊嚴交換。這場預算近千萬新台幣的黑客松,更不在話下。
 
尤其是這樣非常規類型的活動,現時國內的業界多半完全不了解,許多門外看熱鬧的人,只會用他們自己能理解的角度注入資源和影響活動。這才導致了這最後許多人不滿的收場,更多人覺得失去了黑客松的精神。

黑客松不是創業競賽

這樣的情況下,一些評審不能理解黑客松的本身價值,是可以預見的。若我們仔細聽副校長閉幕時的發言,也可以明確感受到,許多高層級的長官,對這場活動的認定,就是把 Hackathon 與創業競賽劃上等號。

是的,這就是在在台灣地區推廣黑客松的瓶頸之一,因為若不與創業競賽劃上等號,許多人就無法理解,也就拿不出資源來。對他們而言,就是把 Hackathon 當作加入 IT 元素的速成商業競賽。
 
反觀 黑客松 Hackathon Taiwan 每個月的籌辦之所以辛苦,其實就是這個原因,為了怕被外界過度影響或破壞核心精神,一直在謹慎接觸合作對象,也持續與贊助商或外界支持者溝通。每次都是直到他們能理解黑客松真正的精神,才會達成協議與共識。但這過程也造成莫大阻力,因為在黑客松風氣還沒真正風行的台灣,死板的 KPI 和立即性商業產出,才是大多數外界所在乎的唯一考量。不接受,許多資源都免談。
 
所以,找出不破壞核心精神又雙贏的模式,是一個極困難的課題,如果要求 HackNTU 的學生們在短短時間內能理解並做好,未免太苛刻。因為連我們每個月在辦的人,都仍然為這件事苦惱許久,慢慢才找出方法。
 

什麼才是黑客松精神?

 
無論是參加者,還是評審,對黑客松精神一知半解,才導致了有創業團隊敢把這活動當產品發表會,殊不知這是黑客松大忌。但這只是因為不熟悉,只需要一些時日教育群眾,應該可以改善許多。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有參加這次 HackNTU,肯定有所收益,對於黑客松精神的體現,那兩組得獎的外國團隊,已經清楚地展現出國內與國外生態的對比,其霸氣以「open 開放」回應評審的「賺錢模式」問題,更是表現他們只求解決問題及分享知識的黑客中心思想。

不限方式,輕快明確的解決問題,就黑客精神之一

其實,這兩組外國團隊,他們是國外黑客松活動的獲獎團隊,所以受邀來到台灣參加黑客松。你會發現,他們所用的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技術,純粹就是為了解決問題,然後把解決方案在有限時間內完成,不限方式、形式,明確輕快。
 
當然,除此之外,也有許多的台灣 Hacker,也體現了這樣黑客松的精神,技術應用更不輸給外國團隊,只不過被選中的少,非常可惜。我沒有全部一對一談過,但除了有評審標準的問題之外,我的感覺是社交能力的差別,許多團隊相當內向,在表達能力上也比較沒這麼好。但,這就是國內教育的問題了。
 

如果你還是不能理解什麼是黑客松的精神,我還是要重新提一下過去常講的,去重新回顧一下馬蓋先、鋼鐵人的故事。想著當你被問題困住,必須得用手邊的材料、在有限時間內動手立即解決,完成這場挑戰,這就是黑客松。

所以,你有沒有在這情況下能解決問題的本事?參加過活動後有沒有發現自己的不足?才是最重要的。
 
總之,只要仍有把黑客松活動當作產品發表會的團隊上台,就還有進步的空間,讓我們共同努力洗刷這樣的恥辱吧!

後記

 
我只是 HackNTU 的其中一個評審,最多只能用稍微激烈一點的打分去扭轉一點狀況,但評審太多,實在無力多做些什麼。
 
另外,我們 Hackathon Taiwan,還有半年每個月一次的黑客松檔期要跑,真心期望我們跑完以後,生態就不一樣了。還有大家要密切注意各個學校的黑客松,我們也持續推動遍地開花的黑客松活動!

原文出處:Fred Chien的臉書貼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