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上海乾杯!許瑋泰的燒肉夢

2006.12.01 by
數位時代
到上海乾杯!許瑋泰的燒肉夢
「八點到了,大家一起乾杯!」幾年前崛起於台北東區敦化南路巷內的「乾杯」餐廳,曾經以其獨樹一幟的「嘻哈」風格,以及各種另類遊戲,掀起一股台灣「...

「八點到了,大家一起乾杯!」幾年前崛起於台北東區敦化南路巷內的「乾杯」餐廳,曾經以其獨樹一幟的「嘻哈」風格,以及各種另類遊戲,掀起一股台灣「日式燒肉」的旋風。而今,這種具有台灣特色的日式燒肉店「燒肉人」,也出現在上海,老闆正是來自「乾杯」的股東之一許瑋泰。

**剛到大陸就被「同胞」坑

**
原本在台灣擔任設計總監的許瑋泰,向來很有投資眼光,三十歲不到就有房有車,是標準的「新貴派」。但是台灣市場有限,激烈的競爭讓他萌生了到外面闖一闖的念頭,語言共通,又帶有國際色彩的上海,因此成了許瑋泰的首選地。二○○五年底,他帶著四百萬元單槍匹馬地前往上海,夢想著把「乾杯」文化在這裡發揚光大。
許瑋泰初來乍到,對於法令規章還不是很清楚,再加上為人「海派」,很快就被一些流亡大陸的台灣「大哥」盯上,「他們告訴我,有辦法打通當地政府各個部門的關節,只要把錢給他們,就可以很快拿到執照。」
在付出了將近三百萬元後,大哥們也不告而別。為了堅持自己的理想,許瑋泰一咬牙,回到台灣把「乾杯」的持股、房子、車子都賣了,帶著所有的積蓄回到上海,自己申請執照。只是這一回,他面對的是不合理的中國法規,以及隱藏在制度背後,強取豪奪的地方官吏。

**索賄名目多如牛毛

**
許瑋泰表示,他把店的平面圖和設計圖畫好,送到有關部門審批,但是官員把他駁回,原來相關法律規定,一百坪的店要劃出三十三坪來當廚房,「我當場傻眼,這麼貴的店租,誰會拿三分之一面積來當廚房?」因此整個送圖過程,許瑋泰就靠著跟相關經辦人員喝酒、吃飯,最後才讓他們點頭蓋章。
這只不過是一個衛生單位,其他還有消防、城管、環保……等,也都得如法炮製。「我大略算過,餐飲業有大大小小十七個單位在管,拿出來的法令多如牛毛,你不可能符合每一條標準,一個執照辦下來,我光送紅包就送到手軟。」許瑋泰氣憤地表示。
開幕初期,「燒肉人」的生意很冷清,在遍地都是「吃到飽」的廉價日本料理店當中,「燒肉人」強調精緻食材、體驗感受的理念,並不為上海人所接受,有時候甚至一天連一桌客人都沒有。儘管如此,還有環保單位來收取高額的清潔費,迫於無奈,許瑋泰只好按規定繳納每年將近八萬元的清潔費,「類似這樣的費用,在剛開幕的時候幾乎天天都有,只能用予取予求來形容。」
就在最困難的時候,許瑋泰認識了他現在的合夥人丁偉華。

**略微隱藏台籍身份

**
丁偉華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他的出現,幫許瑋泰擋掉了許多外來的麻煩事。許瑋泰這才發現,原來所謂的「規定」竟然還可以討價還價,那些地方經辦,對於本地人和外籍人士,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
「我以前聽到是市政府的規定,雖然不情願,也沒辦法,多少都照付。後來小丁跑到環保單位去哭窮,說我們沒錢付,結果他們竟然答應一年只繳五千元就好,跟對我說的八萬元比,實在差太多了。」
房租也是一個例子,燒肉人的房租當初談訂是一個月十二萬,結果丁偉華在距離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問到了另一家店面,面積雖然小一點,價格卻只要四萬元,這一回,許瑋泰真的服氣了。
「我決定要到大陸創業的時候,大家都叫我小心『阿陸仔』(台語:大陸仔),但是我現在在想:我們是不是真的要這樣做,如果對這裡所有的人都心存排斥,那我來這裡到底要幹嘛?」
想明白了這一點,許瑋泰在目標客戶上,也做了很大的調整。以前他把客戶鎖定在具有高消費能力的台灣人或外籍人士上,但他現在反過來主攻上海本地人。「我的目標是在中國開一百家店,僅靠數量有限的台灣人是不夠的,上海最多的是上海人,應該爭取正在崛起的上海中產階級,成為真正在地化的品牌。」

**上網行銷爭取年輕人認同

**
舉例來說,考慮到許多中國人對日本的抵觸情結,「燒肉人」不再那麼強調日本式的歡迎詞或問候語,除了日語、英語之外,還會要求服務生練習用上海話和客人聊天,現在為數不少的上海客人成了店裡的「基本盤」,讓許瑋泰相當振奮。
上海的年輕族群也是支持「燒肉人」走過陰霾的主力,許瑋泰對這個族群的經營,可說是煞費苦心。
「我們去上這裡當紅的部落格,把員工在燒肉人上班的心情和各種店裡的促銷,以非商業化的語言傳播出去;或者到『豆瓣網』上,把『燒肉人』新進的好書放上去,鼓勵網友到『燒肉人』借書。」令許瑋泰意外的是,上海年輕人很能接受這些新的東西,並且一傳十、十傳百地開始宣傳,現在許瑋泰在百度、Google或搜狐的論壇上,經常能查到上海網友們對「燒肉人」的評價。
現在「燒肉人」已經做到損益平衡,雖然其間經歷許多挫折,但是許瑋泰也因此獲得了寶貴的大陸創業經驗。平心而論,如果能夠就此立足,四百萬元的學費其實不算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