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台灣人合群的特質

2006.12.01 by
數位時代
發揮台灣人合群的特質
上課時我常問學生,第一次與同學或他人一起花一個學期完成一個任務是什麼時候。少數學生在中學就富有合作經驗,也有從來不曾有合作經驗的,或到大學畢...

上課時我常問學生,第一次與同學或他人一起花一個學期完成一個任務是什麼時候。少數學生在中學就富有合作經驗,也有從來不曾有合作經驗的,或到大學畢業都只有很短期的團隊合作經驗。
相反的,競爭卻是家常便飯。儘管經濟快速發展,想要出人頭地並不容易,很多人從小就對於和別人競爭習以為常。在學校考試、考中學、考大學、考英文,或出國考試、找工作等等,當然是所有人都避免不了的競爭經驗。
競爭與合作經驗的不平衡造成不可想像的後果,我甚至聽過曾有個教授為了讓大學新鮮人更快速彼此認識以及凝聚團隊精神,在新生訓練時讓學生進行常見的合作遊戲,設定好一種情境讓參與者發現、體認,並且體驗到合作為個人與群體帶來的好處。沒想到在玩的過程中,所有想要合作的人都被淘汰還遭到嘲笑,愈早想要合作的人愈早淘汰,最後由不擇手段競爭者勝出,原本設定的情境完全無法實現。
在台灣我們常說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可是在大陸說教育要德智體美四育。當然強調群育是不是真的很重視,或有多重視不好說,說了也不一定做得好,不過在大陸很少說群育。群育不和德智體美一起說也不見得不重視,也不代表在別的場合或主題不強調,但是在教育中提供學習合作的機會與環境,比起以個人升學考試為主的教育方式,需要更多的投入與用心。
只為了準備升學考試或拿文憑,只有老師講課、學生聽課,老師出考卷、學生答考卷這樣的方式,實在沒有辦法甚至不需要幫助學生學習如何與他人合作。進行合作學習需要老師和學生更多的付出,老師本身的經驗與引導占了很重要的地位,不過好老師也戰勝不了只以升學為目標的應試教育。
有人會說我們以前還不是填鴨教育,「講光抄」和「背多分」是那幾代人共同的回憶,現在不也會合作嗎?這裡所說的合作經驗不只是課堂上的,比如台灣的大學、高中,甚至國中有不少的課外活動,尤其是社團活動非常多。大學裡不管是系學會或各種社團蓬勃發展,所以在台灣常說學業、社團、戀愛是大學必修的三大學分,參加社團活動成為普遍必要的目標。在社團活動中有各式各樣的合作機會,只要擔任一個學期的社團小幹部,多少都會經歷辦活動、溝通、甚至團體生活,也可能會與別人產生磨擦與衝突,得到不少成功合作與失敗合作的經驗,不用到開始工作時才有所體會。
台灣學生的長處是容易建立信任,認知到自己在團體中的角色,並且快速地扮演好角色。如果要闖蕩大陸或加入國際競爭,可以靈活運用合作與競爭的策略,學習許多大陸年輕人擅於競爭的特點,並且發揮擅長合作的經驗。從躍居國際舞台的台灣棒球與棒球人、電子產業、面向亞洲的流行娛樂,都不難看到合作發揮的影響,合作是我們應該自豪也應該繼續努力的特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