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公司勇奪國際設計大獎

2006.11.15 by
數位時代
台灣小公司勇奪國際設計大獎
二○○六年九月,在德國漢諾威iF Communication頒獎典禮上,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台灣小公司「買辦國際」奪下傳播溝通設計類的金獎,讓許...

二○○六年九月,在德國漢諾威iF Communication頒獎典禮上,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台灣小公司「買辦國際」奪下傳播溝通設計類的金獎,讓許多歐美創意設計公司等得獎常客傻了眼,交頭接耳打聽這匹來自亞洲的黑馬來歷。
買辦的得獎作品是一個電腦周邊品牌──MetStyle的多媒體網站。網站主畫面就是一個幻想中的城市,街道上走著摩登男女,淺藍色調的畫面看來充滿年輕活力,十分具有都會風格。使用者可以依隨情境,拉動網頁上的各項產品,點一下就會出現產品資訊,把設計技巧性地帶入產品介紹。

**得獎背後暗藏小公司奮鬥史

**
「情境式的使用介面,反映了真實的都會生活,帶領使用者進入一個令人驚喜、樂於發掘的數位生活。」這是iF獎評審的評語。
然而買辦國際的董事長徐顥得獎感想卻是:「這個案子救了我們台北的設計團隊。」原來短短六年之間,買辦就經歷了三次轉型。獎座的背後,暗藏了小型服務公司的奮鬥史。
徐顥原本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碩士,妻子朱幸姬則在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專攻電腦藝術。一九九八年,他們偶然接了幾件台灣友人委託的網站規劃案,沒想到一鳴驚人,獲得當年度行政院頒發的「網際金像獎」,鼓勵了他們轉向網路多媒體專業。二○○○年兩人成立「貳二工作室」,運用電腦設計與空間設計專業,為台灣大哥大、百事可樂、福特汽車等客戶操作網路行銷案與行銷活動。
二○○一年宏碁集團分家,是公司第一次轉型的契機。徐顥接受委託,必須在三個月內無中生有,為宏碁製造部門建立全新的品牌識別系統,也就是後來的緯創資通(Winston)。
緯創的成功經驗,讓徐顥得到啟發。當時正是台灣科技製造業走入國際,發展最快速的時刻,需要大量行銷支援與包裝服務,然而這塊市場傳統廣告商卻不屑一顧。

**保留設計人才其餘工作外包

**
「台灣製造業是B to B(企業對企業交易關係)模式,而傳統廣告商倚賴媒體購買收入,將資源都放在B to C(企業對消費者交易關係)的客戶。」徐顥看到了新的機會,同時也發覺網站建置的進入門檻愈來愈低,於是逐漸放掉消費性產業,專為高科技廠商提供數位行銷服務,也就是現在的買辦。
業務推廣順利,公司規模逐漸增大,短短一年半年人數從五、六個人增加至五、六十人,卻是發展陷入瓶頸的開始。「高科技業的行銷真的很cheap(廉價),」徐顥苦笑,他回憶那段時間公司同事每天加班到深夜,做著重複性工作,人才來來去去,人事成本又居高不下,掉入「高工時、低獲利」的惡性循環。
面對困境,徐顥苦思出路,二○○四年他決定在台北辦公室只留十個人,負責高層次的設計與創意,將製造、維護工作移往中國。「當你看到設計不能成為力量的時候,就得快速改變。」徐顥這麼說。
然而環境變化總是讓人無法意料。買辦在青島成立分公司,前兩年兩地技術水平尚有差距,雇用進來的人幾乎無法勝任,徐顥說像是在開補習班。當人才終於培養起來時,又立刻被其他公司整批挖角。
這個教訓讓徐顥很快地做了決定,保留精英人才,將技術性工作委外。如此建立了完整的生產線──台灣接單後設計網頁畫面、青島部門導入網站功能、當地企業補上串連技術,大幅縮短專案完工時間,提高了核心競爭力。

**跳脫冰冷科技感強調簡單

**
二○○五年,原本幫蘋果電腦(Apple)、諾基亞(Nokia)代工連接器的廠商佳必琪,決定創建第一個跟本業完全獨立的自有品牌,希望藉此開拓出另一個高毛利市場。他們找上買辦,協助建立品牌識別與整體行銷工作。徐顥知道,這不同於其他OEM、ODM案子,是可以發揮設計實力的好機會。他告訴公司同仁:「這次我們不但要做好,還要拿個大獎回來。」
他們為新品牌命名為MetStyle,標語是「Simple Digital Life」,跳脫冰冷的科技束縛,全新定位為有趣、好玩、充滿驚奇的時尚品牌,強調簡單的數位生活,以及時尚的都會品味。精緻趣味的多媒體網站設計,果然獲得iF評審青睞,為買辦抱回大獎。
如同公司的命名──買辦(Comprador),原本是負面的,指清末洋人在中國販售鴉片的在地代理商。在徐顥的趣味顛覆下,「買辦」一詞有了新意涵:「我們要當一座連結東西文化的橋樑,以及一個介於兩造之間的溝通介面。」只要時時留心外在變化,做一個成功的「買辦」並不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