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該學的矽谷氣質──談加州DEMO展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該學的矽谷氣質──談加州DEMO展
1991年,加州創投家,也是知名科技雜誌《InfoWorld》總編輯艾索普斯二世(Stewart Alsop II)與其他科技界人士共同創辦...

1991年,加州創投家,也是知名科技雜誌《InfoWorld》總編輯艾索普斯二世(Stewart Alsop II)與其他科技界人士共同創辦了「DEMO」。由英文來顧名思義,你不難了解:DEMO是一種展示會,比較特殊的是,它是一種專辦給科技創投、雜誌與同行看的「科技新產品」展示會,而且由於艾索普斯某種對傳統商展「一對一、面對面解說」那種氣氛的迷戀,在DEMO中禁止使用投影機簡報。
「沒有PowerPoint」的DEMO,在過去10年中創造了無數驚奇:1995年,昇陽的團隊在會中展現了影響後世深遠的跨平台應用程式「Java 1.0」;1996年,Palm的創辦人霍金斯(Jeff Hawkins)在此揭露了第一代Palm Pilot,而且在會中一口氣賣出450台;1999年,網路電視TiVo第一次於此亮相;2000年,Google創辦人之一的布林(Sergy Brin)在此發布網路電話搜尋引擎GNS;2002年,微軟發表Tablet PC;2004年,Skype在會中發表「SkypeOut」……。當DEMO因為各種新發明的商用化而聲名大噪,報名參展的團隊也愈來愈多,不僅是因為來此一會,可能立刻就被某家創投慧眼相中,取得資金,也因為這是創意的競賽,每個人都想透過DEMO,驗證自己的點子有多棒。
時間久了,DEMO也開始變成了世界科技的櫥窗──下個年度,哪種科技服務會大紅大紫?哪家公司有可能成為矽谷明星?到DEMO一逛,八九不離十。這是加州與矽谷產業群聚的好處,它代表開放的文化、分享的熱誠,以及這陽光明媚地帶對才智的渴望,造就它特別能吸引創意到此落腳、聊天和發展。
台灣要創造DEMO,欠缺天時地利人和(台灣創投產業的薄弱,可為表徵),但對年輕的科技創業家們而言,DEMO仍或有可學習之處。我的意思是,由DEMO的操作架構裡,學習某些加州科技世界裡的內在精神──某種不同的「競爭」概念。

不在擊倒對手,而在自我提升

在DEMO的發表會上,每個新產品只有6分鐘的簡報時間,創業者必須在這短短的360秒內,讓聆聽者留下完整、新奇的印象,這不僅考驗報告者的溝通技術,更考驗科技人將「科技創新」與「人類生活」結合的意義構造能力,兩天的會議結束,優勝劣敗的分野,不是「我」在技術或成本上擊倒了哪個對手,而是「我」逼近了自我設定的「成就目標」有多近。
在討論「競爭」的社會文化意義時,德國社會學家齊美爾(Georg Simmel)把「賽跑」和「拳擊」分成兩種不同的運動競賽,而且把前者放在優位,原因是雖然兩者都有對手同場競賽,但賽跑者卻是為自己心中的高峰而戰,享有著更純真、更豐富的自我快感。不為擊倒對手,而是盡情享受「創造的內在歡愉」,是台灣科技人最該學的矽谷氣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