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看見來自台灣團隊登上DEMO舞台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期待看見來自台灣團隊登上DEMO舞台
Q: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問過你這個問題?我們是不是又處在一個新的泡沫中?身為資深的科技觀察家,你怎麼看這波Web 2.0的熱潮?A:對於這個很...

Q: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問過你這個問題?我們是不是又處在一個新的泡沫中?身為資深的科技觀察家,你怎麼看這波Web 2.0的熱潮?
A:對於這個很多人關心,也的確值得關心的問題,我給很多人的回答都是:「看你怎麼去定義泡沫。」如果泡沫的定義指的是,對新創公司經濟價值,有不切實際且不理性的過高期待(一如強調本夢比的二○○○年科技股與網路股價格),那麼我的看法是,我們並沒有回到五年前的網路泡沫期,因為從數字上來看,不足以支持泡沫再現的論點。
儘管這一、兩年創投又開始積極投資網路業,但到目前為止,投入的總資金也僅達一九九九到二○○○年的三分之一。如果你仔細去看這些投資案,會發現每一家新創公司對外的募集資金數目顯著降低。這一波的新興創業家發現,由於頻寬的成本降低、軟體開發觀念及工具的演進(開放原始碼、Ruby on Rail,以及混搭等),他們可以用比前輩少的資源,做到更多的事。因此他們用極低的成本創業,延遲對創投募資的時程,等到使用者數目穩定成長,獲利模式有雛型之後,才跟投資人接觸,對公司的價值估算也比以往務實(more rational company valuation)。
雖然外頭有一些很離譜的投資案,例如最近喊出七億美元賣價的facebook.com,在購併市場上追逐不合理的成交金額,但這些案子畢竟是少數。整體而言,由於二○○○年的教訓,人們的心態變得謹慎多了。整個IPO(首次公開募股)市場的蕭條,更讓當年那種只靠本夢比就可以上市的情況無法成真,因此我不覺得我們處在泡沫當中。
但是如果你把泡沫定義成一種與外界隔離的空間(isolated chamber),那麼我倒有另一些想法:矽谷特殊的生態圈以及環環相扣的專業服務體系(創投、律師、會計師、專業募資人、公關),造成了一個世上獨一無二的空間,十分令人興奮。今年獲選的公司中,就有不少令人興奮的公司。

Q:大概談談你對今年趨勢的觀察?
A:我認為我們正在下一波成長的初期,一大堆新的創新冒出頭來。尤其是提供給一般消費者用的網路應用,我想大家都已經注意到網路業的回春,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新的網路服務都比以前更注重使用者的瀏覽經驗。
「Consumers in rather then engineer/designers out」的思維更被注重,不像以前那種以技術為思考主軸,或是一股腦把不適合網路的行為硬搬上網路。此外,企業界也移植一般大眾用Web 2.0網站背後的核心思維到商業應用,認真思考RSS、Wiki、部落格在企業環境中如何運用。有人稱它為Enterprise 2.0,我認為這是一塊很值得發展的領域。另外,無線網路應用領域也出現一些有趣的新公司,行動搜尋、多媒體服務等方面都令人充滿想像。

Q:現在市場有一大堆照片、影音分享網站,你在這次的DEMO似乎選出了好幾家,會不會擔心這市場太過擁擠?
A:(笑)我想在一個自由市場裡,你很難去規定別人做什麼或不做什麼。如果你仔細看,這些網站都各自提出了他們對人們該如何有效率應用網路來處理多媒體檔案的見解。我們現在很難說最後誰會勝出,但這就是矽谷的精神:你覺得你對某個問題,有一個沒人想到的解法,找幾個核心成員就上路了。也許沿途會經過許多修正,但是不動手做,你永遠不知道結果。

Q:從來沒有在美國本土外舉辦過的DEMO,今年首度在中國舉辦,能不能談談背後的故事?
A:今年的DEMO中國很成功,有趣的是,它讓我想到十幾年前第一次舉辦DEMO的心情。一些朋友跟我說中國是目前網民最多的地區,成長率也相當驚人。
因此在一些上海、北京設立辦公室的美國創投基金和中國地方政府的幫忙下,我們舉辦了第一次DEMO China,向全世界會說中文的人們徵求點子和產品。雖然這裡看到的點子不像美國一樣有原創性,但是我們希望傳遞人們勇敢去擁抱風險的態度(Dare to take risks),可以催生更多適合亞洲文化的服務。當然,我們也希望看見來自台灣的團隊,登上美國或中國的DEMO舞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