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中產階級不敢承認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的中產階級不敢承認
中國到底有沒有中產階級?這個問題,近年來在中國各地引起廣泛的討論,《金融時報》中文網記者魏城在網路上發表的一系列有關中國中產階級發展情況,更...

中國到底有沒有中產階級?這個問題,近年來在中國各地引起廣泛的討論,《金融時報》中文網記者魏城在網路上發表的一系列有關中國中產階級發展情況,更引起無數讀者的熱烈跟帖,將這個話題推到了頂峰。

**中產階級的存在是「偽命題」?

**兩年前,魏城任職於英國廣播公司(BBC),他向主編申請選題:中國中產階級調查。但調查的「前提」——中國存在中產階級,卻受到主編的質疑,主編的第一反應是:中國有中產階級嗎?半年後,魏城來到《金融時報》,面對新的老闆,他申請的還是同樣的題目。
今年五月開始,魏城在中國大陸跑了一個多月,去了北京、上海、重慶、青島、濟南等幾個大中城市,調查「中國的中產階級問題」。在和五十多位看來屬於「中產」的白領、金領和雜領做了深入訪談後,魏城得到了完全相反的兩種答案。近一半的受訪者告訴魏城:「我是中產!中產怎麼了?」另一半的回答則是:「我怎麼能算中產?中國有中產階級本身就是『偽命題』!」
雖然受訪者對於這個題目,有著超乎魏城想像的熱情,但是一個多月下來,魏城反而迷網了,連他都無法確定,中國有中產階級嗎?弔詭的是,這個問題恰恰是他在英國廣播公司的主編最初對他之疑問。

**「中產」和「階級」都屬於敏感字眼
**

事實上,隨著上世紀八○年代以來,中國進行改革開放之後,確實「先富」起一批人。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機構(MGI)的最新研究顯示,證實中產階級正以巨大而且複雜的社會分化形式在中國崛起。這些手頭寬裕的城市居民擁有可觀的可支配收入,也具備一定的生活品質,但是他們卻對「中產」和「階級」兩個字存在根深蒂固的抵觸情節。
在馬克思的著作中,中產階級就是西方歷史中的資本家階級。儘管中國已經從共產主義修正為社會主義,人們還是習慣以馬克思階級學說的觀點來看待「中產階級」這一概念。
為了避免被誤解,直至中國召開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前,「中產階級」這個用語都是以「中等收入者」、「中間階層」來取代。例如在中國社科院的〈當代中國社會流動〉報告中,並未使用「中產階級」一詞,而是代之以「中產階層」,以符合當下的中國社會心理。二十八歲的深圳海文公司副總經理張辛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把「階級」改成「階層」會更好,「『富人』、『窮人』、『階級』是特別敏感的詞,認同階層的人要比認同階級的人多。」
同樣的問題也現在「中產」二字上。二○○三年一月至二○○五年六月,南京大學社會學系主任周曉虹領導的課題組,在北京、上海、廣州、南京、武漢等大城市進行了中國中產階層的大型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多數中國人認為自己處於社會結構的中層,但在中國人心目中,「中層」並不等於「中產」,這點和國外大相逕庭。

**中產階級等同於「富人」階級

**
在西方,大部份人將自己定位為中產階級,早在一九四○年,《財星》(Fortune)雜誌在美國做過一項調查,就有八○%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屬於中產階級。這些聲稱自己是中產階級的人,不一定擁有相當的財富,企業主管、餐廳服務員、甚至工廠工人等都坦然以中產階級自居。對他們來說,「中產階級」其實就是「老百姓」,是富豪和窮人之間一個龐大的「中間階層」。
然而中國人顯然把「中產階級」的這個「產」字看得特別嚴重。雖然中國國家統計局曾把家庭年收入在六萬元到五十萬元人民幣之間,定為中產階級家庭的標準,但仍有許多中國人,包括收入在這個標準之內的中國人,都不認同這個標準。
在中國,「中產階級」被賦予極高的消費能力想像,他們絕對不是「收入一般的人」,而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階層,甚至等同於「富人」的同義詞。
許多人相信所謂的中產階級,必須有自己的房子、車子、名牌時裝,當然還有品味。在重慶天域園林藝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靈靈的眼中, 「城裡有公寓,郊區有別墅,開車要開賓士、BMW,旅遊要去北美、西歐」才叫中產階級。
無論最初的起因是什麼,中國民眾對中產階級的定義,基本都鎖定在財富的分際,也導致另一批具有「中國特色」的新中產階級誕生:他們不會喝即溶咖啡,如果實在不能自己研磨咖啡豆現泡咖啡,那至少也要買一杯星巴克;工作之餘,可以打打高爾夫球,或是到裝潢奢華的酒吧消費,即使超出自己的經濟能力也無所謂。一位渴望躋身「中產俱樂部」的上海白領就表示,「好東西只要我喜歡、承受得起,我就買,沒有存錢的概念。」

**中產市場引發龐大商機

**
這一類人群的發展壯大,使得「中產階級」的名詞不再像過去那樣遭到避諱,而是深深烙進中國當前消費文化的每個領域。和這股力量一起來臨的,是不約而同地將賭注押在中國中產階級身上的跨國企業。
通用汽車(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穆塔夫認為,從汽車產業看,人均收入達到四千美元就具備了購買能力。而在中國,達到這樣收入的人群,絕對數甚至比英國總人口還多。
柯達(中國)有限公司大亞洲區董事長伯迪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在中國,柯達有六千多個銷售公司,面向那些有穩定收入,有旅遊需求的中產階級。伯迪表示,「中國中產階級的不斷擴大,使我們有了更大的發展。」

**數量和質量都落後於西方國家

**
企業在商言商,把中產階級當作商品來消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然而從西方國家發展的歷程來看,中國新興的中產階級,確實還有許多欠缺之處。
根據麥肯錫(McKinsey)統計,二○○五年中國年收入超過二.五萬元人民幣(約三千二百美元)的中產階級家庭有四百二十萬個,但到二○一五年,這一數字將到達二億。儘管如此,中產階級在中國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還是少數。
在西方社會,「中產階級」是「大產」的代名詞,亦是占社會人數比例較大的那一部份人。例如美國,它指的是家庭年收入二.五至十萬美元的階層。這個階層占了美國總人口的八○%,呈現出來的是棒槌式模型的中間部份,而非金字塔的頂端。壯大的中產階級才能發揮穩定力量,緩解在財富快速增加的過程中,社會可能出現的貧富對立情況。
此外,「中產階級」也不應該僅僅從經濟的角度來考量,西方社會對這個階層賦予了更高的道德期待。中產階級獲得財富的手法必須合法,並且重視家庭和社會責任,確確實實為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反觀中國,雖然隨著經濟改革的深化,出現了一些富人階層,但這些人在成為中產階級的過程當中,有多少人是循規蹈矩,並且承擔起他們應當承擔的社會責任?他們的作為,能不能符合中產階級所代表的普世價值?並且給後繼的追隨者建立一個良好的典範?恐怕沒人能說清楚。
因此,如果我們拋開純粹經濟意義上以收入做為衡量中產階級的標準,進一步加入社會賴以發展的道德價值,那麼可能問題又得回到起點:中國到底有沒有中產階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