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產階級正試圖尋找定位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新中產階級正試圖尋找定位
目前在中國,普通百姓眼中的「中產階級」,往往就是與「白領」及「高收入」、「高消費」、「高學歷」等字眼聯繫在一起的群體。隨著中國經濟起飛,這一...

目前在中國,普通百姓眼中的「中產階級」,往往就是與「白領」及「高收入」、「高消費」、「高學歷」等字眼聯繫在一起的群體。隨著中國經濟起飛,這一類人在數量上也有極快的增長,在西門子(中國)公司通信部門擔任經理的黃學軍是其中之一。
負責西門子中國地鐵通訊工程的黃學軍,從任職的德國公司、所負責的工作項目,到個人的思考邏輯,都給人一種有條不紊的感覺,很難讓人聯想到,他在工作閒暇之餘,最大的興趣竟然是收藏古董家具,而且曾經上過專業研習課程,獲得助理古玩鑑定員的資格。

**是高階經理人,也是古玩鑑定師

**
黃學軍表示,這與他早年生長的環境有關。出生於富有三千年歷史,被孔夫子稱為「天下第一世家」的江蘇梅村,黃學軍很早就領會到明清園林之美。雖然成長以後,在中國計畫經濟的大環境下,他選擇了當時被列為重點發展的通信專業,但是對於中國文化的仰慕之情,卻從來沒有停止過。
進入西門子公司後,黃學軍在工作上的發展平順,為他建立了一定的經濟基礎。二○○二年的某一天,他偶然在報紙上看到古玩鑑定研習班的招生廣告,沒有多加思索,立刻為自己報了名。
學習古董鑑賞知識的過程中,黃學軍不僅得到了助理古玩鑑定員的資格證書,也因此認識了這個領域的大師以及同好。當時坐在黃學軍隔壁的同桌,剛好是經營古董家具生意的老闆,透過他帶入門,黃學軍對明清家具有了深一層的認識,並且買下他的第一套收藏:鑲嵌著白雲石的一組紅木太師椅和茶几。

**培養愛好,抒發工作壓力與失意

**
開始收藏之後,黃學軍感覺到自己的生活更充實了,原本只是單純的喜好,後來他卻發現,在把玩這些收藏的時候,有一種說不出的祥和感。
黃學軍表示,中國管理階層的工作壓力特別大,卻沒有抒發的管道,過去他在工作上不順心,也不知道該如何抒發。「現在,我晚上準時收看中央電視台的《鑒寶》節目,睡前也會看看古物收藏的書籍,心情一下子就感到平和,彷彿所有的茫然和失落都被稀釋了,對我的生活和工作都很有益處。」
如果說中國存在中產階級的前提成立,那麼我們應當可以說,黃學軍這一類型的人,正是中國當前社會的中產階級代表。根據調查指出,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中國中產階級能繼承祖傳財產的幾乎為零,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基本上是上世紀六○年代與七○年代以後出生的,由此推算,中國中產階級的年齡主要在三十至四十五歲之間,文化程度在大學或大學以上。
這些人的職業可能包括國家公務人員、外資或大型中資企業的中高層管理人員、知識型中小企業主和專業技術人員。而他們所受的教育、專業技能與知識技能,則是其生存的「資本」。
尤其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外資企業的進入,很大程度地改變了中國人既有的心態和思考模式。黃學軍也認為,西門子公司有很多企業理念,例如注重生活等,讓他在思想上有了潛移默化的改變。「我逐漸開始自省,是不是應該更多花些心力在工作以外的生活,在做事的時候也不僅僅著眼於物質報酬。」

**受外商理念影響,注重精神生活

**
這個轉變正在中國發生。擁有較高收入和教育程度的企業管理階層,同時也代表了社會的中間階層,他們所關心的問題,已經逐漸從過去的物質層面,向精神和意識層面靠攏。
黃學軍指出,過去他與同事在聊起各自的人生規劃時,大家基本上只關心一個問題:管理的區域如何擴大?工資收入如何更高?但是現在,思考的標準明顯產生了變化。
「當自己或同事在面臨一個新的職務時,開始會問:這個工作會影響我的生活嗎?我必須因此離開家庭嗎?我有足夠時間陪我的小孩嗎?」黃學軍發現,周遭人們的判斷準則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像過去,工作好就好。說得時髦一點,現在講求的是工作與生活並重。」
接受採訪的時候,黃學軍才剛從中國的「瓷都」──景德鎮回到上海。他表示,教他古玩鑑賞書畫和瓷器課程的社科院教授唐凱,組織了一個去景德鎮欣賞瓷器的三天兩夜活動。一行二十多個人當中,包括上海汽車分公司的部門負責人,以及來自煙草行業的同好,齊聚一堂。除了暢談收藏心得之外,他們也分享了對於社會責任的看法,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存在中產階級,其實是不爭的事實。
只不過與西方社會的中產階級悠閒自由的生活方式相比,中國剛剛萌芽的「新中產階級」顯得更為緊張和忙碌,也還不知道該如何找出自己的定位。
因此,在被問到是否認為自己是中產階級的問題時,黃學軍也只是含蓄地表示,他心目中的中產階級,應該是多數有經濟基礎、興趣跟愛好,對社會有一定的愛心,並且關心家庭和自己的人,「我不確定自己算不算是中產階級,如果我不是,我希望能加入。」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