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定經濟能力思索精緻生活

2006.11.01 by
數位時代
有一定經濟能力思索精緻生活
十月的一個週末傍晚,在上海西郊一幢洋房外的草地上,往來人潮絡繹不絕,別墅前一片青翠的綠茵和蜿蜒鋪就的石子路,恰如其分地隔絕了牆外的喧鬧聲,為...

十月的一個週末傍晚,在上海西郊一幢洋房外的草地上,往來人潮絡繹不絕,別墅前一片青翠的綠茵和蜿蜒鋪就的石子路,恰如其分地隔絕了牆外的喧鬧聲,為當代藝術作品營造出最佳的陳列環境。就在這裡,竇宏剛帶著他的紅橋畫廊,舉辦了第一次個展。
紅橋畫廊在上海的定位,是專門展出擁有一定市場價值的收藏級畫作。透過專業的評論家做鑒評,紅橋畫廊從學術角度以及市場需求選擇作品與作者,並培養和引導投資人。

**經營木材生意,仍堅持藝術夢想

**雖然僅僅成立十個月,紅橋畫廊在收藏領域已經有了不小的名氣。看著畫廊擁有者竇宏剛滔滔不絕地和來賓們暢談藝術與人生,很難讓人聯想到他的另一個身分,其實是個木材商。
大學讀的是法文系,竇宏剛笑稱在他的身體裡,可能本來就隱藏著一些浪漫的因子。只是和那些天賦異稟的藝術家不同,竇宏剛喜歡藝術,但卻沒這個天分,「我從小就是個好學生,唯獨美術不行,所以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會畫畫的同學。」
儘管不會畫,但竇宏剛沒有放棄自己的興趣,總會利用閒暇時間接觸和藝術有關的事物。在中學時,他就常跑到圖書館,偷偷地找一些藝術方面的書籍,對於文藝復興時代的人物如數家珍。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他每次來往於法國,必定造訪羅浮宮、卡內基博物館等地欣賞畫作。
從二○○○開始,中國房地產掀起一波熱潮,對建材的大量需求,讓竇宏剛在木材生意上掘到了他的第一桶金,也買下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為了布置新居,竇宏剛向他的畫家朋友花了十三萬人民幣買了一些畫。從這個起點出發,他更深一層地認識到當代藝術。歷經幾年的自學探索,二○○六年初,竇宏剛決定投身中國藝術品市場,創建了紅橋畫廊。

**公司業務拋腦後,全心投入藝術

**
從業餘愛好到畫廊負責人,竇宏剛花了幾年的時間,通過閱讀、體驗等方式,訓練自己的審美觀。現在的他,已經具備獨立判斷的能力,分辨什麼是有潛力的畫作。
竇宏剛表示,剛開始的時候,他會到拍賣會上暗暗記下他心目中認為好的作品,結果發現多數他看好的作品,恰好也是拍賣會上的大熱門。慢慢的,他對自己的「眼力」有了信心,也更願意放手一搏了。
為了經營畫廊,竇宏剛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在中國的拍賣會、藝術論壇中,隨時可見他的身影。原本從事的木材業務也完全放手交給員工去管理,每天只睡四個小時,也不以為苦,「引領更多人思考怎麼才是真正的生活,這部份給我帶來的榮譽感和成就感,比金錢的魅力更大,」竇宏剛表示。
從西方先進國家中產階級的發展軌跡來看,標準的中產階級除了具備一定的經濟能力之外,還要有相當的文化修養,有一定的生活品位,以及穩定的個人財產保值升值能力。中國的「新中產階級」顯然正在朝著這個定律前進,有了房子、轎車和名牌服飾之後,中國一部份先富起來的人,正在朝更多和「品味」有關的事物聚集。

**中產階級成為「品味」市場生力軍

**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短短幾年內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奢侈品市場的中國,也已經成為國際紅酒商的最愛,他們來中國的次數愈來愈多,到訪的城市也愈來愈廣。「不久前我來中國大陸還只去上海,但現在每次卻至少要去四、五個城市,」紅酒商人Neipperg以親身經歷,折射這個市場的變化。還有更多的業者相信,長期來看,中國將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紅酒市場。
「在與客戶的互動過程中,我能夠感受到中產階級正在形成,而且還發揮了愈來愈重要的作用,」竇宏剛指出,在有一定的財富積累之後,中國的中產階級逐漸成為一股推動的力量,甚至在某些時候還能決定藝術的取向。
和竇宏剛買過畫的人,不只是行業內俗稱的「畫販子」,還有來自各行各業的新富族群,這些人來自房地產、金融投資、甚至音響領域,雖然由於目前中國藝術品市場還處於初期的「消費」階段,大多數人是以投資為目的進行購買,屬於真正「審美」的人還很少,「我一直期盼有更多的人看畫、買畫是為了收藏和鑑賞,但很可惜現在還不是。」但是竇宏剛相信,隨著中產階級在數量和時間上的增長,這種情況會有所改變。
「中國人需要足夠的時間去培養屬於自己的審美情緒,投資是一個潛在的要素,但接下來一定會落實到鑑賞的階段。尤其對於具有一定教育程度的中產階級而言,在接觸過藝術品後,他們會發現其中的真正魅力,」竇宏剛認為。
台灣有句俗話:「富三代然後知吃飯穿衣」,在有了一定的經濟能力,不必為衣食飽暖而發愁之後,人就能夠定下心來思考所謂的精緻生活,以及精神層面的問題。藝術做為人類終極價值的載體,在中國中產階級的質和量都呈現快速躍升的情況下,也許很快就會觸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