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下一代」的經濟指標

2006.07.01 by
數位時代
尋找「下一代」的經濟指標
早期開始跑半導體新聞時,會注意費城半導體指數(Philadelphia semi-conductor index),這是由美國主要十六家半導...

早期開始跑半導體新聞時,會注意費城半導體指數(Philadelphia semi-conductor index),這是由美國主要十六家半導體公司的市值變化來監測景氣變化,雖然後來又加上了美國之外的公司如台積電、英飛凌及德意半導體(ST Microelectronics),但是隨著美國之外的半導體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崛起,從韓國三星(Samsung)、日本瑞薩(Renesas Technology),一直到中國的中芯半導體,費城半導體指數反而變得愈來愈「遙遠」。
從早期道瓊工業指數、S & P500到納斯達克指數,指數林立,原因之一是景氣預測最重要的線索,包括物價指數、失業人口指數、進出口指數等,都是為了要讓人們感覺到「景氣」的冷暖。有些指數會裂解,也有些指數會調整翻新,當原物料波動造成全球航運熱門時,許多投資人會看「波羅的海指數」(BDI)的變化;最近一年比較熱門的指數包括全美採購經理人指數(NAPM)及美國經濟諮商局的招聘求職廣告指數(Help-Wanted Advertising Index)等,因為這些指標分別對於製造業及就業市場景氣都有「領先」的意義。後來,媒體乾脆盯著科技界大老,因為他們光看自己家裡的訂單,就可以預測「那隻燕子」會不會飛來,比所有進出口、失業率數字來得更快。

指數失真,判斷力更顯重要

這些經濟指數背後的意義,也在於提供經濟「輪動性」,假設從「就業」、「買車」、「購屋」、「家具」、「教育」、「保險」等依序的支出,都有一定的過程,這種「過程」也提供了經濟的「可預測性」,也是這些「預測」讓人們敢大膽投資、積極布局,也造就了更多的企業家。
但是當這種「輪動性」的決定性影響力,遇到了市場上的人口結構、就業、購屋、生育行為的改變,各項經濟指數也漸漸失去背後「結構性」的意義,包括過去以美國市場指數為主的經濟觀測方式,主要也是靠美國市場帶動的全球繁榮來支持。
指數愈來愈容易失真,除了因為有些指數已無法處理結構性輪動的問題,也是因為新興市場和各種制度,一直挑戰經濟學上各種交易成本的計算方式。像衡量收入差異程度的「基尼指數」,中國的基尼指數為為○.五九,遠遠超過發達國家的國際安全標準○.三五,但中國似乎仍舊健在且高速發展。
在指數愈來愈容易失真的年代,網路上的各種指數勢將會愈來愈受到關注。不管從人氣指數、連結指數到閱讀指數,充分發揮「Real Time」的功能,既不領先,也不落後,但是每個人必須自己去摸索各種指數的「成分」,從經驗法則、從人脈組合、從果斷的行動。失真的指數,也是發揮最佳決斷力的大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