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掌控在新世代的 手中

2004.06.15 by
數位時代
遊戲規則掌控在新世代的 手中
在資歷等於權力的政治場域中,「年齡」似乎是個禁忌,因為政治史上,能夠掌握資源、制訂遊戲規則的重要政治人物,幾乎都有五、六十歲。但是,這個現象...

在資歷等於權力的政治場域中,「年齡」似乎是個禁忌,因為政治史上,能夠掌握資源、制訂遊戲規則的重要政治人物,幾乎都有五、六十歲。但是,這個現象卻被民主政治下的選舉制度顛覆,世界各地開始出現不到50歲的元首,讓這些政界大老要適應由年輕人來掌權。
不過,在保守封閉的政治場域中,年齡還是被隱匿的,但是為了區分,取而代之則是以政治事件為形容詞的各種世代。像是,在台灣政壇上,人氣最旺、最有接棒潛力的政治明星中,台北市長馬英九被定位為「釣魚台世代」,(在1960年代,當時20出頭馬英九曾經為了捍衛釣魚台的主權,透入保釣運動);現任總統府秘書長馬永成以及立委羅文嘉、蕭美琴等人,則被歸類為「學運世代」(這群接近權力核心的年輕政治人物,都曾參與中正紀念堂的學生運動)。

**生活政治取代傳統政治

**
這些世代的性格鮮明,像是「釣魚台世代」的人,開始意識到台灣主權在國際舞台上的問題,有著強烈的的民族認同感,因此當時很多留學生願意回國貢獻一己之長。「學運世代」則是引領台灣社會走向解放政治的一代,當社會環境的快速變化,製造很多新的機會,學運世代的人便有正當性去承接重要的位置。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劉維公認為,傳統的世代觀背後其實隱含了資源重分配的問題,透過客觀的、共同的、全面的特質去定義世代,讓世代標籤等同於可以享有的權力,甚至社經地位。
跳脫政治場域,很多30歲以下的人,幾乎找不到可以對應的世代標籤。「我們需要新的政治,就是生活政治(life politics),」當代英國著名社會學者紀登士(Anthony Giddens)指出。
紀登士鼓吹的生活政治,最重要的精神是「選擇自由與創發的權力」,讓決定生活樣貌的主宰權,回到個人的手中。
這股風潮,也在世界各地蔓延,其中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去年9月美國西雅圖地區居民與當地咖啡業者舉行公投,反對政府以咖啡是奢侈品為理由,想從每杯濃縮咖啡的價格中徵收10%的「咖啡稅」增加稅收,因為對西雅圖的居民而言,「咖啡不但是生活必需品,也是文化品」。
西雅圖居民的反動,就是為了維護生活風格,對抗傳統政治。

**消費文化累積社會動能

**
卸下傳統政治的桎梏,社會氛圍鼓吹自由與創意,但是很多人會覺得新世代有曾是捉磨不定的性格,甚至帶著負面的思維去看帶他們。「上一代看下一代一定不順眼,」喜擅長捕捉世代現象的影像工作者簡偉斯說,「正因為有甩不掉的成見,才看不到新世代的優點。」
長期與年輕人接觸,近距離研究新世代的劉維公則認為,上一代的人很看不慣,新世代的生活語言表達為什麼這麼無厘頭,或是鼓勵人去搞破壞的KUSO文化為什麼會風行,事實上,都與自身的生活經驗息息相關。
對30歲以上的人而言,看周星馳的無厘頭式表演,都知道那是電影,頂多開懷大笑,覺得「人生如戲」;但是20出頭的年輕人則是相信「戲如人生」,因此無厘頭就變成他們生活型態的一部份。
「別小看這些瑣碎的生活經驗,」劉維公說,從生活消費研究中可以發現,宗教的神聖性被破壞,取代的是國家認同感,而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全球化風潮主導世界經濟,國家認同則被消費認同所淹沒,因此,如果更具體的描述紀登士的思想,簡單來說「消費就是生活政治。」
也在學校兼課的簡偉斯看到,很多新世代還在唸書的時候,會為了出國遊學,在校外身兼數職,靠自己的力量來賺旅費,這些消費性格強烈的新世代,社會歷練甚至比上一代還豐富,未來將累積的生活能量不容輕忽。
「把社會觀察的高度,降低到生活經驗中,」是很多新生代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能在職場中創造驚人成就的秘密。像是聯合勸募秘書長周文珍會找偶像明星當站台,吸引年輕族群投入公益活動;中華開發人力資源副總陳昭如甚至計畫找當紅名模林志玲來公司演講,讓保守的金融從業人員也可以學習流行新知。
在社會發展的脈絡中,新的一代不是掠奪者,只是善用更活潑的步伐在社會中流動。而你是哪一個世代?其實可以由你自己決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