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離職 TCL跨國戰略面臨考驗

2004.06.15 by
數位時代
高層離職 TCL跨國戰略面臨考驗
5月24日,TCL多媒體事業本部傳出消息,稱TCL集團高級副總裁胡秋生突然辭去尚未正式對外宣布的TCL--湯姆遜電子有限公司(簡稱TTE)C...

5月24日,TCL多媒體事業本部傳出消息,稱TCL集團高級副總裁胡秋生突然辭去尚未正式對外宣布的TCL--湯姆遜電子有限公司(簡稱TTE)CEO一職。此時,距離TTE正式掛牌只剩下1個月零7天。臨陣換將,顯然非李東生所願。
在備受關注的合併湯姆遜彩電等業務一役中,胡秋生舉足輕重。這位近兩年被業界評論為「淡出江湖」的TCL集團彩電業務元老,從去年7月至今,一直是協助李東生操作湯姆遜併購案「第一人」,從談判、草擬方案,直至近期公司的具體籌辦運作,胡秋生與集團副總裁、CFO嚴勇一起陪同李東生全程參與。
就在1個月前,胡秋生還四處奔走為TCL此宗不同凡響的跨國併購招兵買馬,其盡職之心TCL內部有目共睹。身為元老,胡秋生在TCL得到的禮遇和器重也是常人難比。在公布的年薪當中,胡秋生為60萬元,在TCL集團當中,除李東生外,胡僅低於操持TCL移動業務的萬明堅。
但令人費解的是,只差臨門一腳,胡秋生卻突然宣佈辭職。「基本上可以排除人事鬥爭落馬的可能,」TCL人士評價。並且,陣前換將為兵家大忌,李東生不太可能在合資公司掛牌前夕換人。TCL內部盛傳,胡的突然辭職發生在李、胡二人一趟美國之行結束後,在此之前二人為如何整合合資公司幾度磋商,「可能在業務層面發生了一些分歧。」

**財務、人才雙重壓力

**
該人士評價,TCL向跨國併購高歌猛進的背後,橫亙著一個巨大的難題:無論是人員、文化,還是技術、廠房,既考驗財力,也考驗人力,何況湯姆遜還有一年虧損一億多歐元的巨大財務包袱。
該人士舉例,一個採購部門,TCL僅30人足能滿足年產1200萬部彩電的產能,而不足1000萬台產能的湯姆遜卻擁擠了超過80人的採購隊伍;按照法國當地法規,湯姆遜龐大的人員隊伍不能隨意解聘,如何把這些人「吃下」又不至於給公司帶來過於負面的影響,是TCL的難題。
「TCL現在很缺人。」TCL人士說,湯姆遜、阿爾卡特兩宗閃電般的跨國併購最大的考驗不是TCL的財力,而是TCL人力資源。胡秋生曾於一個多月前強調,TCL急需大批專業人才,胡給專業人才的定義是:「一是具有專業背景,如管理背景、技術背景、高級財務背景、法務背景,又如在法務人員中,需要合同管理、專利合作、勞務勞工、應訴等更專業的人才;二是具有一定的外語語言能力,以英語為主,還需要部分西班牙語、法語、俄語人才;三是即使有部分不懂外語,但也有豐富的從業經驗的人。」顯然,即使放眼國際,這都是不低的要求。
一位中層員工說,胡突然去職使外界對TCL大宗併購利弊的討論從週邊轉向TCL內部,「原來集團定了2005年700億元、2010年1500億元的銷售目標,如果要填上湯姆遜黑洞,不知道能不能實現,」該人士憂慮地說。
事實上,2002年10月,TCL以820萬歐元收購虧損的德國施耐德集團後,至今尚未完全扭虧。留給TCL的時間不是太多,按約定,湯姆遜和阿爾卡特分別可以在合資公司成立18個月和4年後,用換股方式退出合資公司,也就是說,湯姆遜和阿爾卡特將很快抽身而去,留下所有問題將由TCL獨自去承擔。
雙重的壓力同時考驗著TCL的膽略與理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