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擠金控列車,要做兩岸金融第一快

2002.06.01 by
數位時代
不擠金控列車,要做兩岸金融第一快
從新聞熱度的角度看,上海商銀很「冷」,當所有銀行都搶著合組金控公司,獨獨它紋風不動;但在兩岸投資的議題上,上海商銀卻很熱,今年初財政部開放銀...

從新聞熱度的角度看,上海商銀很「冷」,當所有銀行都搶著合組金控公司,獨獨它紋風不動;但在兩岸投資的議題上,上海商銀卻很熱,今年初財政部開放銀行OBU與大陸銀行通匯,就由上海商銀拔得頭籌。
這家銀行看起來很保守。當同業從不吝於展現通吃朝野的政治人脈,上海商銀「悶」得不像局內人。但在兩岸金融交流活動,上海商銀卻是活動力十足;當同業一家家都股票上市,這87歲的未上市民營銀行又顯得跟不上腳步,而當今年4月,上海商銀股東會宣布「不排除在海外股票上市」的消息,外界又再一次見識了這家銀行「鴨子划水」的風格。
這幾件事情,將上海商銀低調的形貌,勾勒出清楚的輪廓--專注、架構於兩岸金融的核心能力。
從歷史背景來看,上海商銀這樣的策略其來有自。
民國4年在上海創立的上海商業儲蓄銀行(以下簡稱上銀),曾是國民政府時代最大的民營銀行,鼎盛時期有上百處分支機構。在國父孫中山先生支持下成立的上銀,股東成員還有宋子文、孔祥熙。當年超強的「夢幻股東團隊」,直到近幾年,上海商銀還有超過20%的股權是大陸股東。
當兩岸政治分立後,上銀於1961年將當時的香港分行重新註冊,去除「儲蓄」二字,成立「上海商業銀行」,就是今日香港上海商銀;民國54年,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正式在台復業。
歷史帶給上銀相當獨特的位置與資源。從上海萌芽,在台、港種下金融種子,台灣的上銀擁有香港上海銀行約57.6%股權,而由上海近百家地區信用合作社合組的上海銀行,也間接持有香港上海商業銀行股權約3%,如今隨著兩岸三地交流日益密切,「我們與香港上海商業銀行就像兄弟行一樣,」已在上銀服務達36年的總經理陳逸平,如此形容彼此交流的緊密程度。

**由外匯業務布局兩岸金融

**
除了歷史淵源外,上銀在台灣的業務組織,也成為兩岸布局的關鍵資源。
上銀在台灣約60處據點,雖然稱不上多,然而,「上銀的分行幾乎都是外匯指定銀行,」上銀負責國際金融業務的OBU資深經理林志宏分析,上銀從在台復業之初就很重視外匯業務,「幾乎每家分行都有外匯人才,也由此衍生許多兩岸三地貿易融資業務。」
於是,關係、專業與形象,構成上銀兩岸金融的實力。
以關係而言,透過「兄弟行」香港上海商銀的上海、深圳辦事處,以及上海的上海銀行,上銀很早就派員前往深圳、蘇州等台商群聚處,了解當地台商需求,對於台商在兩岸間的資金操作,以及需要銀行協助的地方,累積相當的經驗。
就專業而言,由於跨國匯款一直都是上銀的業務核心,幾乎每家分行都能承作外匯業務,而其他銀行只有選擇性的大型分行才承做外匯,其他分行只能代收。上銀及早布局的結果,當兩岸通匯業務鳴槍起跑,許多銀行雖同時取得財政部核准,但實際業務承作卻沒有上銀來得有績效。
而從形象來看,由於上銀多年累積的兩岸三地的實務操作,在企業間已有聲名。在兩岸通匯漸次開放後,上銀舉辦的兩岸三地金融實務研討會,都頗受歡迎,近半年來參加人數累計超過2000人。
這個策略讓上銀擁有較為整齊的貿易融資金融產品,例如境外金融服務、企業融資或應收帳款融資業務等,很早就是上銀的核心發展業務。2000年,上銀外匯業務承作量就比前一年成長近30%,而在財政部陸續開放兩岸通匯後,去年底上銀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存款也比前年底增加了4成。

**合作利益大於競爭

**
當台灣成為大陸第9大出口國與第2大進口國,兩岸金融的布局,也成為台灣銀行業的重點目標。除了1997年成立的台資銀行——華一銀行之外,彰化銀行與世華銀行在5月分別成立昆山和上海辦事處。而早在今年3月財政部開放銀行成立大陸辦事處之前,2000年6月,隸屬於香港上海商業銀行的上海代表處便已成立,經營上海已近兩年。
4年前從台灣上銀轉至香港上海商業銀行,兩年前出任上海代表處代表的孫國平分析:「台資與陸資銀行現在既競爭又合作,但合作的利益絕對大於競爭。」
由於銀行代表處不能有營業行為,只能進行蒐集資訊與關係建立,但「確實可扮演橋樑角色,」孫國平分析,台資銀行的強項,在於與國際接軌程度高,熟悉資本市場運作機制,也能為客戶打造量身訂做的金融服務,但劣勢是據點少、人民幣資金不足,因此他認為如果台資銀行能善用陸資銀行據點廣布的優勢,並使陸資銀行與台商了解彼此資金需求與金融規章限制,現階段台資銀行仍存有利基。

**低調潛沉的企業文化

**
雖然在兩岸三地業務頗為積極,然而面對去年以來的金控熱潮,上銀在投資人眼中,經營步調仍偏保守,在股東會中面對金控、上市等詢問,上銀總經理陳逸平指出,目前已成立的金控公司,多為同集團業務的結合,並未發揮應有綜效。「但目前的任務,就是改善資產品質,積極降低逾放,提昇營運績效。」而未來規畫,「最重要的是著眼於兩岸三地金融業務。」

而在股東會的主持人,80歲的董事長榮鴻慶,則是上銀在兩岸三地發展過程中的幕後推手。身為榮家在上銀的第二代股東,堂兄榮毅仁是中國前國家副主席,也由於這層關係,榮鴻慶雖相當低調,但已足夠讓上海商銀在靜默中啟動佈局。
87年前,中國積弱不振,48%財政收入掌控在外國銀行手中,創辦人陳光甫在「要救中國,必須先從金融機構做起」理念下成立了上海商銀。如今,熱血沸騰的大時代已經遠去,而上銀的返鄉之路,現在正要開始,這對一家87歲老銀行來說,或許並不容易,但在所有銀行前往上海的路途中,上銀已經算是距離最近的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