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與選擇

2002.05.01 by
數位時代
開放與選擇
暮春初夏,原本又該是畢業生魚貫步出校園,找尋第一份工作的時節,但是今年打退堂鼓的應屆生,恐怕將創下歷史紀錄,其中報考研究所的有之,使出渾身解...

暮春初夏,原本又該是畢業生魚貫步出校園,找尋第一份工作的時節,但是今年打退堂鼓的應屆生,恐怕將創下歷史紀錄,其中報考研究所的有之,使出渾身解數延畢的也有之。
經濟景氣持續低迷,固然是應屆畢業生就業的最大阻力,但是產業發展的失衡,恐怕也是畢業即失業狀況惡化的最主要原因。今年,在許多大專院校的就業博覽會中,高科技產業的招募活動依舊鑼鼓喧天,而也曾被視為金飯碗的金融業、傳播業,卻彷彿銷聲匿跡了!
這可能是一場時代的悲劇──「開放」,當原先被禁錮的產業,剎那間被開放而導致蜂湧而入的競爭,就已經為產業的前景奏起了輓歌。以台灣為例,無論是報禁開放之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新媒體,或10年前一口氣開放16家新銀行,都因剎那間毫無節制的開放,使得原本胃納就不算太大的市場頓時出現高度競爭,而早就註定了噩運。

**開放帶來的後遺症

**
更嚴重的是,隨之乍現的榮景,誤導了人力市場的分配。由於競爭者的數目暴增,行業間競相挖角有經驗的人才,更製造了產業蓬勃發展的海市蜃樓假象,傳播與金融相關科系在聯考排行榜上的名次不斷攀升,大專院校也紛紛增班或設新的系科來培養相關人才。
然而,金融業和傳播業都是內需型的服務業,不像高科技產業可以藉由出口,等於把全世界當作市場,一直把餅做大。對於服務業而言,爆炸性的成長是空中樓閣,開放後的榮景,只是一剎那的假象而已。台灣在開放金融市場與媒體十餘年後的今天,情況只能用不忍卒睹來形容。金控公司的成立,還是掩蓋不了銀行壞帳居高不下,保險和證券獲利每況愈下的窘況。
新聞媒體的處境更是尷尬,雖然中時、聯合、自由三大報系都不是上市公司,但是一般估計目前這三家報系幾乎都以每年幾億的虧損在燒錢。至於中天一家電視台,就讓辜氏家族、國民黨和道生集團,聯手賠掉50億元以上,而且噩夢方興未艾。
姑且不論當時一味主張全盤開放的官員是否顢頇,對於尋找工作機會的市井小民來說,能不能有工作機會,是更切身的問題。許多教訓都證明,與其隨俗去尋找流行的行業,不如依照自己的興趣和專長來選擇,因為要預測什麼是未來第一名的產業,要比維持自己在既定產業中為前百分之十的人才,來得艱鉅得多。經濟學中的「蛛網理論」說明由於播種與收割的中間,隔著一段不短的時間,農民常常因為錯估形勢而造成某種商品供不應求,而另一種商品卻供過於求。
另一方面,無論是在供不應求或供過於求的商品範疇,總是有些高級商品能夠維持穩定的市場。對於正要踏出校門的新鮮人,或者打算重新釐清生涯方向的新鮮人,都是值得借鏡的例子。產業不會消失,只是輪流發光,與其一味追逐領先的產業,不如在自己身處的環境追求卓越。 產業不會消失,只是輪流發光,與其一味追逐領先的產業,不如在自己身處的環境追求卓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