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挫敗,人生窗外有藍天

2002.04.01 by
數位時代
超越挫敗,人生窗外有藍天
1998年1月,王鍾渝以中鋼董事長的身分幫《罷黜董事長》一書寫序,談企業經營權的變天。他認為,只要以全體股東的最大利益為依歸,罷黜董事長的可...

1998年1月,王鍾渝以中鋼董事長的身分幫《罷黜董事長》一書寫序,談企業經營權的變天。他認為,只要以全體股東的最大利益為依歸,罷黜董事長的可能性就相對性低。那一年,中鋼以17%的獲利率,勇奪世界鋼鐵業之冠。
兩年半後(2001年5月底),王鍾渝被罷黜了。他在中鋼的最後一張成績單,年營收1639億(全集團),稅前純益216億。
「當下真希望有人送我一綑繩子,讓我早點捲鋪蓋走路,」王鍾渝道出直想逃離現場的震驚。從來都以「終身中鋼人」自許,結局竟是這般錯愕、失望與難以接受。
王鍾渝怎麼也想不透,就算宋太祖趙匡胤想解除手下大將的兵權,至少還來個「杯酒釋兵權」;自己在中鋼打拼30年,卻一直到股東常會前兩天才匆忙被告知,「就這麼被幹下來,連杯酒都沒喝到,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人氣最旺的國營事業董事長

**
除了重複著那句老話──「專業經理人應為股東創造最大利潤」,王鍾渝幾乎靜默地離去,留下浪潮般為他不平的社會輿論。新聞、社論、call-in節目一面倒地支持他,「王鍾渝走了,中鋼再沒那光景了。」因生意交手而成好友的元大集團總裁馬志玲,直到今天還常為他叫屈。
王鍾渝的難兄難弟,和他幾乎同時被罷黜的中華開發資產管理董事長胡定吾說道:「雖然我們都無預警地離開自己的工作位置,但我們專業經理人的績效是有目共睹的。」
無論是失業前或失業後,綽號「王爺」的王鍾渝堪稱台灣有史以來人氣最旺的國營事業董事長。
失業後的王鍾渝,卻未見像其他政治人物一般,為下一份工作奔走、爭取、放話表態,卻如同令譽在外的專業經理人,才遞出辭呈,新工作已經在門外排隊等他。
才過半年,下手重整的東隆五金已經獲利,當初在政治因素跌倒,當上立法委員後,又重新在政治舞台爬起來。「罷黜董事長」的沸沸揚揚,就這樣船過水無痕了。
通吃企業與政治舞台,王鍾渝的「人氣」有其來由。
中鋼向有「國營事業模範生」之譽,而歷來能與中鋼畫上等號的人物,一是創辦中鋼的趙耀東,另一位就是王鍾渝。

**經營績效無法保障工作

**
王鍾渝擔任中鋼董事長約8年,這8年是中鋼改頭換面的階段,這期間,他推動中鋼的民營化,同時將中鋼變成一個五十多家轉投資事業的集團,集團總營收成長了80%。
和許多酬庸性質的國營事業董事長不同,從基層起家、又正值壯年的王鍾渝,只要與中鋼攀上一點關係的產業,他都可以侃侃而談,不論是傳統的航運、主流的晶圓代工,或新興的電子商務。因為這些轉投資公司,「都是中鋼的徒子徒孫,身為大家長有責任了解自己的小孩在做什麼,才不會出狀況,」王鍾渝微笑著回憶。
為此,王鍾渝不停學習充電。他認為知識現在不是耐久財而是消耗財,不斷補充新知,才能確保經營者的管理能力。「民營化的中鋼為了增加競爭力,只能不停地往前跑,不能回頭」。
王鍾渝在中鋼事業的高峰,在2000年10月國際鋼鐵協會(International Iron and Steel Institute,簡稱IISI),他獲選為第35屆的會長,這是該協會成立34年來首位華人會長。
這也是罷黜王鍾渝事件中,留給社會最大的震撼:如果經營績效和國際成就都不足以保障一個人的工作,工作者值得追求的又是什麼?
事實上,從企業所有權與經營權的關係來看,這也並非全然沒有邏輯。

**大股東的決定權

**
「大股東有權決定經營者的去留,」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研究所湯明哲教授指出,經濟部為擁有40%中鋼的股權是最大的股東,因為政府考量而不支持王鍾渝,經營者也就沒有續任的可能。
「專業經理人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他可以接受被解聘的事實,」數位聯合電信總經理程嘉君分析,經理人就像政務官,「游錫 上台換掉幾個首長,難道因為做錯或做不好?」因為中鋼轉投資事業而與王鍾渝相熟的程嘉君反問。
經營企業多年,王鍾渝當然理解箇中道理。他表示,專業經理人的生涯就像選舉,績效和營運方針是競選政見,而股東就是選民。「選舉失利,是因為政見不受選民青睞,當然只有敗選一途,」從事發到現在,王鍾渝始終就是這句話。

**東山再起的前哨站

**
然而,迅速超越挫敗的心情,讓王鍾渝的路立刻開闊起來。
王鍾渝重出江湖的第一個工作,是重整岌岌可危的東隆五金。一位熟悉內情的管理學者透露,原本東隆五金最大債權銀行的匯豐銀行打算就此放棄,但評估之後產生另一方案:如果王鍾渝願意跳下來救,不但不追債權,還要加碼貸款給東隆,「你可以看到專業經理人的價值,就是『信用』啊。」
從國營事業模範生屈就全額交割股,王鍾渝被媒體喻為「開慣大車的人,換開小破車」,王鍾渝也不以為意,「小車要開得好,也不容易。」他說,專業經理人的價值是解決問題,而不是看公司大小。
很多認識王鍾渝的人都形容,他是一位「隨時準備做生意的人」,甚至也有人覺得,如果他早點出來創業,可能就是另一個王永慶。而他選擇重整東隆五金為重新出發的起點,還先以小股東的身分積極投資東隆,接著接受邀約成為董事長。
中鋼經驗讓王鍾渝了解,只要不是公司的大股東,任何萬丈豪情的專業經理人在股東投票時,都是孤立無援的。於是他大膽投資公司也投資自己,以再造東隆成為東山再起的前哨站。
從在中鋼任職開始,王鍾渝始終以「身段柔軟、一視同仁」贏得極佳人緣。曾經在競選鋼鐵公會理事長中,禮讓同業,等待水到渠成的時機,使他日後的產業領袖地位平順而穩固。開朗、大嗓門,無論和誰說話都是帶著熱絡的禮貌,他和媒體就是靠這樣親和,向來互動良好。
「王鍾渝很聰明,進退得宜、很懂分寸,從來不會口出惡言,」一位與他熟識的記者形容,即使是在被「幹掉」的那個階段,他也從來沒有對執政黨或續任董事長的郭炎土,有過任何的批評。
任務到了,盡力而為;任務結束,瀟灑下台,王鍾渝為自己的專業經理人生涯,鋪了長遠的路。

**興致勃勃面對新挑戰

**
現在的王鍾渝,對那一段「罷黜」的歷程總是三言兩語就帶過,「沒什麼好講的」;但談起立法委員的工作,立刻就恢復他宏亮的聲調:「多看看我在立法院的表現啊,」他興致勃勃地談著,要將中鋼的目標管理帶進立法院,期盼藉由自己專業經理人的經驗,讓政府訂出有挑戰性的目標,並以有效率的方式達成。當然也有著轉換跑道的不適應,例如,那麼多人一起開那麼久的會,竟然沒有結論,「在中鋼是不會有這樣的事」。
王鍾渝顯然正在努力適應他的新工作,但這也代表他正在忘記過往、向前看,對一個專業經理人來說,過去,即使是成功的,也不確保未來仍然輝煌;而失敗的,就更不需要攬在背上,終身不得脫困。
「對專業經理人來說,重要的不是你爭到的,而是你得到的,」程嘉君分析。王鍾渝因為中鋼,建立了屬於他的企業經營典範,應該也算收穫豐盈。
王鍾渝求學階段喜歡看武俠小說,「因為武俠小說的結局,正義最後一定獲得勝利。」曾經是個被罷黜的董事長,但他堅信:這不是個結局。「我56歲還在這個局闖蕩,何時有結局不知道,但肯定不會讓大家失望。」
專業經理人腰桿上撐著的,不就是這骨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