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魔術師,專猜Office桌邊心事

2002.04.01 by
數位時代
80歲魔術師,專猜Office桌邊心事
去年夏天,舊金山矽谷灣區的拍賣會一個接一個,落槌賣出的熱門商品不是藝術品、名牌葡萄酒,而是網路.com關門大吉、留下變換現金的公司資產。看在...

去年夏天,舊金山矽谷灣區的拍賣會一個接一個,落槌賣出的熱門商品不是藝術品、名牌葡萄酒,而是網路.com關門大吉、留下變換現金的公司資產。看在出盡風頭、呼風喚雨、如今卻被資遣的網路人眼中是觸景傷情,砸下大筆積蓄進場搶購網路概念股的投資人,則是了解他們血本無歸的錢變成了什麼。
拍賣會場最引人注目的是數百張設計特殊的黑色辦公椅,市售價千元美金的高檔椅子,這下只要4成價錢即可擁有。
這張由Herman Miller生產的工作椅Aeron,隨著愈來愈旺的網路淘金熱,從密西根湖畔總部大量地運送到西岸,特別是矽谷一帶。每間像樣的高科技公司都下了數量驚人的訂單。搶手的當紅網路新貴,除了要求8位數年薪和股票選擇權,還有辦公桌後不能少了Aeron椅子。
儘管這些昂貴的椅子最後成了網路公司「少不更事、揮霍無度」的呈堂證供,不可否認的是它優良的人體工學設計,挽救了許多長期使用電腦工作者瀕臨崩潰邊緣的背脊。Don Chadwick和Bill Stumpf從70年代開始為Herman Miller工作,設計符合人體工學的工作椅,他們長年累積的經驗搭配科技的進步,1994年誕生的Aeron,可說是登峰造極之作,也是Herman Miller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單品。

**從工廠躍身財星500大

**
Aeron雖然索價不菲,但它超強的機能性,比起董事長辦公室大而無當的豪華皮椅,要有價值多了,專門收藏當代傑出設計精品的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將它列為館藏。摩根士丹利、花旗銀行這些資本主義金字塔頂端的企業,配給高階經理人一人一張Aeron,進一步將它炒作成權力與成功的符號,或許也可視為金融資本家興起的時代印記,.com的小朋友不過是有樣學樣。
出品Aeron椅的Herman Miller,每星期需要做出5萬張的量,才能應付世界各地的訂單。這間名列財星1000大的家具公司(2001年第717名),年營業額將近20億美金,大半個世紀前不過是小小家具廠,因緣際會搭上20世紀最重要的家具設計革命,簽下超重量級的設計師Charles Eames ,接著轉戰辦公室,開發出第一套OA系統家具,此時它已是美國,甚至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家具名牌。什麼秘訣讓Herman Miller從工廠變成財星100大,相不相信由你,是「設計」。
Herman Miller創廠歷史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位於密西根州Zeeland的小小家具廠,專門生產傳統木製桌椅,不過是美國3千多家家具廠其中一家,充其量只是工廠,談不上品牌,和當時國際間風起雲湧的德國包浩斯(Bauhaus,注重機能和美感,排斥裝飾)家具設計,更是兩條不交會的平行線。

**建築師改寫企業故事

**
然而一位從來沒設計過家具的建築師尼爾森(George Nelson),改寫Herman Miller平淡無奇的故事,將它推進20世紀中影響重大的摩登設計潮流,引領這股浪潮的設計菁英頭一次和製造廠發生如此密切的關係,設計師精采的創意不再是博物館「請勿觸碰」的展示品,堂而皇之地大量生產進入日常生活中。
尼爾森擔任公司設計總監這20年,成功地讓Herman Miller從小工廠蛻變為國際人氣家具品牌,生產出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家具,大師級如Charles Eames全系列家具作品,由於尼爾森慧眼識英雄及早簽下生產專利合約。Eames設計的塑膠貝殼椅,車站、醫院、教堂、學校等公共空間處處可見,創下非常驚人銷量,替Herman Miller帶來穩定龐大的利潤。
50年代群聚在Herman Mille頭上的摩登美學光環亮到極點,大師非凡的創意一筆一畫虎虎生風,那個天才輩出的浪潮終究會退去,留下無法取代的經典在沙灘上供人懷念。
Herman Miller急於知道家具市場的下一步,1960年成立了研發單位。帶領這個計畫的設計師普博斯特(Robert Propst),不是閃閃發光的明星人物,他實事求是的特質,把設計視為解決問題的良方,而非單純美學的展現。
比起家居和公共場所,辦公室的變化腳步顯然更為快速,整體經濟產業的轉變,很快就反映到辦公室,普博斯特注意到工作中愈來愈大的資訊流量,在那個電腦尚未出現的年代,所有資訊不是手寫就是打字,汗牛充棟的檔案資料形成工作的夢魘,往往工作效率就被這些龐雜的資訊一點一滴地鯨吞蠶食。
普博斯特設計了一套系統化的辦公家具Action Office,嘗試為日益眾多的上班族服務。這套家具在60年代初剛推出時被奚落得一塌糊塗,業務單位斷言絕對賣不出去。不過普博斯特並沒被嚇退,他相信這是未來辦公室的藍圖,可以隨意移動的牆板,讓工作空間任意組合變化。支柱可架設層板、檔案櫃等配件,不浪費垂直發展的收納空間。

**隨意調整的辦公室隔間

**
1968年Herman Miller正式推出第二代Action Office(AO-2),在當時可說是不小的炸彈,以前沒有人想過辦公室隔間可以隨意調整變來變去,空間利用如此緊湊。一張推銷Action Office的手繪漫畫廣告海報上寫著:使用這套系統的公司是一棟正在蓋的高樓,和左右兩側低矮的老式建築相比,這棟未完成的樓房井然有序,動線順暢。它也許永遠不會蓋完,因為Action Office的移動可變性,隨著需求調整增減,有趣地點出它和傳統辦公家具的不同處。
現在大小公司行號使用的OA家具,都是Action Office的後輩分身,普博斯特的創意改變了我們工作的方式,如此巨大的影響似乎甚少被提及,不過對Herman Miller來說,Action Office是指標性的分水嶺,從此之後,Herman Miller的經營重心移轉到辦公家具領域,而Action Office至今仍在生產線上,擺在最摩登的辦公室,有誰看得出它是40年前的設計呢?
40年後,來自土耳其的年輕設計師博索(Ayse Birsel),她紐約公寓的電話答錄機出現一通留言,美國最大的家具品牌Herman Miller問她一個問題:如果妳是普博斯特(Action Office設計師),妳會怎麼設計Action Office?
不管是經濟榮景或衰退,現代工作者面臨激烈的競爭壓力,使他們必須花更多時間加班完成手上的事,工作與個人興趣志業的結合,也讓這份差事不僅是拿薪水過活,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的品質、創意的發揮是企業前進不可少的動力原料,打造一個員工樂於待在那裡拚命的環境,是Herman Miller新的目標。

**回到需求的起點

**
博索她從來不曾在大公司規矩的辦公室工作過,她位於蘇活的工作室找不到半件OA系統家具,一些IKEA平價單品隨興放置,就像許多創意工作者,系統家具的死板簡直要他們的命。她接下了為Herman Miller 打造全新系統家具的案子,這個代號為「Resolve」的計畫,是21世紀版本的Action Office。
博索知道她要設計的不是傳統的OA變體,她打從心底也不愛那些方正刻板的隔間。她的工作小組跑遍美國各個公司,了解他們的工作環境和心聲,特別是那些以個人創意為傲的矽谷高科技產業。
回到最根本的起點,人們來辦公室上班,最主要的用意除了聚集經濟的效益,就是工作夥伴面對面的溝通。而大多公司採用的方格子隔間雖然給予個人空間,卻也阻絕了溝通的動線,對於團體作業頻繁的現代企業來說,無形中損失了溝通的價值。
「數位科技的進步形成所謂的行動辦公室,工作同伴透過電話、e-mail、ICQ等方式連絡彼此,甚至包括視訊會議,讓世界各地的主管在自己座位上開會,但對於講究團隊創意的公司來說,面對面的溝通是無可取代的,這就是我發展Resolve計畫的核心主軸,」博索拜訪過許多公司得到的結論。
Herman Miller的設計總監達菲(Rick Duffy)在接受《高速企業》雜誌(Fast Company)訪問時,特別提到:團隊工作是不可避免,一方面要互相交談分享看法,一方面也需要一定私密的個人空間,不受打擾專心作業,因此全開放和封閉式,都無法滿足現代工作環境的要求,我們的挑戰是「如何在沒有圍牆的情況下,製造私人邊界」。

**第一次遠征印度

**
這種曖昧的要求聽起來滿令人困惑,不過Resolve從發想到送上生產線只花了兩年時間。博索從紐約時代廣場廣告招牌、工地輸送管帶和桌上鉛筆得到許多靈感,使得第一個1:1試驗模型很快就出現在她的工作室,3個ㄇ字型輕鋼管為骨架,切分出3個單位,每單位有120度開口的扇形寬度,繁雜的線路走在鋼管中,管身上披掛著五顏六色的布料。
草具形貌的Resolve很像是宿苜草葉,3個工作站像是3張葉片,排列上完全不同傳統的幾何切割。單位彼此間的隔屏使用織布,有視覺遮避的效果,卻非硬生生的分隔。每個工作站的桌面可自行調整高低,支架的沖孔可以加掛各種層板,置放電腦、印表機等物件。為了解決扇形開口的隱密問題,附滾輪的兩片弧形隔屏,可保護工作站的個人空間,又不至於完全封死。
Herman Miller將原型概念品擺在一家30名員工的電話服務中心試用,兩個月下來每個人都愛上了它。
Resolve和一般OA系統有著巨大的差異,敢下訂單的公司也滿需要勇氣的,第一件成交的生意來自生物科技公司Monsanto,分別用在芝加哥和印度孟買分部。Herman Miller大概沒想到Resolve第一次上場就遠征到印度。傳統系統家具擺在倫敦或巴格達都一樣,但Herman Miller希望Resolve的個性化特質可以表現出地域色彩,這間印度公司是一展身手的好機會。
基本架構組件不變,設計師在隔屏織布上大作文章,色彩鮮艷的印度傳統手染布竟然出現在滿是電腦、影印機、傳真機的高科技辦公室。每個工作站都可以發揮想像力,布置出民族色彩濃厚的情調。一走進這家公司,看到的像是一頂頂紗帳蒙古包,那又如何呢?辦公室該有的專業條件它一項也不缺,尊重當地文化的設計,使得員工更有歸屬感和向心力。

**像家一般的感覺

**
「我們希望創造出一種讓人們覺得是屬於他們自己的環境,許多研究都指出人們會對所屬的東西特別珍惜,辦公室通常被認為只是來上班的地方,如果能夠做出像家一般的感覺,員工自然而然喜歡待在辦公室,工作品質當然更好,」Herman Miller設計總監達菲說。
不見得每個老闆都會同意達菲的說法,用最少的成本裝潢辦公室,仍然是大多數公司的選擇,而且外界對於花大錢在辦公室設計上往往抱持負面看法。一般總以為弄得美侖美奐或是金碧輝煌就叫設計,從Herman Miller的觀點來看,設計的用途不光是門面炫耀,優秀的設計可以提高員工的產值效率,值不值得必須用長遠眼光來看。
可惜長遠眼光基本上在台灣不存在,企業並沒有去了解設計品牌辦公家具骨子裡的精神,只看到高昂的標價。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辦公家具的等級和員工與公司的價值也是息息相關,難怪在台灣肯大量採用Aeron椅的公司,絕大多數是美國500大企業的地區分公司,有那個資格,也有那種視野。
台灣唯一一套Resolve,去年底靜悄悄地登陸,迄今仍在尋找買家,用得起又適合的公司少之又少,但是Resolve的概念卻值得轉型中的產業參考,一個重視創意、溝通和團隊作業的公司,應該要具備什麼樣的工作環境做為搭配。許多公司忽視辦公室陳列動線對於工作氣氛、品質和文化的重大影響,裝潢就像灌香腸一樣公式化。
工作空間和辦公家具和員工表現之間沒有數學公式可以計算,用不用 Herman Miller這等級數的家具見仁見智,但他們的設計可是大聲說出工作潮流流向,卻是我們不能不睜大眼睛看個明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