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和願景的代價

2002.03.01 by
數位時代
夢想和願景的代價
講來講去都是「稅」惹的禍!當今的熱門話題,多少跟稅扯上點關係︰彩券是讓大家快樂地卯起來繳的稅;財政收支劃分法的爭議,在於如何分配捉襟見肘的稅...

講來講去都是「稅」惹的禍!當今的熱門話題,多少跟稅扯上點關係︰彩券是讓大家快樂地卯起來繳的稅;財政收支劃分法的爭議,在於如何分配捉襟見肘的稅收;「戒急用忍」與否,得考慮︰政府能否拿到好處,也就是能不能收得到西進企業的稅。
雖然大部份人不是心甘情願的交稅,但是都得承認稅的必要性。單一企業或個人,無法負擔巨大的基礎建設費用,於是每個小螺絲釘貢獻一筆資金,來建設屬於大眾共享的福祉。政府的功能,在於揭櫫夢想和願景來說服民眾:繳稅是天經地義的。但是受自利動機宰制的市井小民則深信︰沒錯──繳稅是天經地義,但是如果繳的是別人,就更加完美。自有「稅」始,貪官汙吏、逃稅、避稅、節稅就和稅一樣天經地義。
炙手可熱的彩券是種「劫貧濟富」的稅。以發行彩券的方式徵收稅金,社會所要付出的成本極大,因為最後用在指定用途上的不過九牛一毛,樂透公司等經手人分享了太多。同時窮人的稅率高過富人的稅率,因為如果每個人都花200元買彩券,貧人的負擔要遠大於富人。
然而以「樂透」方式來課稅,提供了選擇的自由和夢想的權利。購買彩券不只是在買中獎的機會,也購買了構築成為億萬富翁夢想的權利。在購買彩券的那一刻,納稅人已經得到了大部份的報酬。因此雖然大部份的人明白得獎機率不高,但買彩券的人依然絡繹不絕,持續提供國庫穩定財源。
財劃法的爭議,則是政府財源拮据下無奈的拖棚歹戲。台灣的稅制向來千瘡百孔,在經濟成長的時候,無人過問,但是等到經濟表現欠佳的時候,問題都浮上台面。台灣有許多企業處於獎勵投資條例等保護傘下,幾乎不必繳稅。稅務機關的尚方寶劍,對高身價個人、西進的企業或個人,也無用武之地。無論最後中央和地方的拔河誰佔上風,只要稅制不改革,餅,永遠做不大。
對於「戒急用忍」的爭議,政府所需要考慮的問題,其實應該是對台灣的經濟是否能有正面貢獻,其中收不收得到稅,是個重要考量。
無論政府同不同意,台灣的企業早就前進中國,勢不可擋。目前看來:台灣的企業是有前途的,但是台灣的經濟則未必。企業總是能夠使出渾身解數,找尋賺錢的機會,由台灣向大陸移動,就是自救的方法之一。然而個別企業和國家經濟的表現並不是完全掛鉤的,因為在產業外移的同時,台灣的國內生產毛額(GDR)和直接境外投資(FDI)都會下降,失業率難免要上升。因此維持台灣企業在台灣上市,活絡金融市場,以及循循善誘設法抽取稅金,充實國庫;是比等待下個明星產業,或是強調研發根留台灣,更直接有效的方法。
然而台灣如果沒有結構性的稅制改革,是收不到稅的。以台灣選舉頻繁,討好選民的情況來看,結構性稅制改革難以著手,可能需要有更多的創意。例如,政府可以開放西進,但是對投資的金額徵收一定比率的稅金,並且允許以股票代替現金納稅,同時專款專用,作為可能發生失業潮的安定基金。
無論如何,稅,一定會是財政、經濟日漸困窘的台灣,接下來的大問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