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貪婪與恐懼間,找一個睡得著的策略

2002.03.01 by
數位時代
在貪婪與恐懼間,找一個睡得著的策略
失敗,總是最好的導師。「過去兩年是很好的學習點,」現年35歲、戴著萬寶龍手錶的花旗投顧協理曾慶瑞,1997年初入股市便賺了一筆,也自近兩年空...

失敗,總是最好的導師。「過去兩年是很好的學習點,」現年35歲、戴著萬寶龍手錶的花旗投顧協理曾慶瑞,1997年初入股市便賺了一筆,也自近兩年空頭市場,以及提供客戶理財諮詢中領略到諸多心得,「企業都講求核心競爭力,個人也是如此,」認為風險控管非常重要的他,除了將6成投資於海外共同基金,透過專家理財外,也將4成資金置於國內股市,透過實際參與市場,累積理財實力。

**消息多就好?不見得!

**
1997年,當時剛從美國學成回國的曾慶瑞,第一次真正進場買台灣股票。他記得當時買電源供應器大廠台達電股票,從87元買進,一路高漲到200多元時賣出,不到半年漲了兩倍多。
然而,市場熟悉了,內線消息聽多了,投資的好日子卻變少了,「有時知道太多消息,反而會影響判斷,」是曾慶瑞從股市中學到的第一個教訓。
檢討自己的股市投資,曾慶瑞認為剛進入市場,受到的消息面干擾小,較會從基本面下工夫。現在的他對於股市,除了從「成交價」與「成交量」了解即時脈動外,也會特別留意財務報表中「與公司未來有正、負面影響的重要現象」,其一是現金部位多寡,這在景氣低迷時特別重要,其二則是看經營的毛利率,「但更重要的是經營者的信譽,」如曾慶瑞對於年頭與年尾講法時常不一的老闆,經常大幅調降財測的公司,便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

**捨全球型基金,尋找區域No.1

**
除了國內股市,曾慶瑞還將六成資金,以共同基金定期定額方式投資於美國科技、健康醫療基金,以及歐洲地區的價值型基金,也因此對於投資成熟的歐美市場有兩項觀察。
許多人投資海外基金,往往是買一支全球股票型,搭配一支全球債券型基金,曾慶瑞稱之為「傻瓜投資法」,但他的經驗則告訴他,與其如此,倒不如買各區域同類型基金的No.1,「用100元買全球型最好的基金,倒不如以50元買美國型,30元買歐洲型,以及20元買亞洲型最好的區域型基金」,原因在於,每個基金有其強弱項,全球型基金通常在選股策略上不如當地型基金積極,因此若從個別區域來選,一來同樣可有全球型效果,二來可以從各區域中找最好的利基點切入,績效往往比較好。
另一項心得則在投資時點的選擇,「根據我們數十年的歷史資料,不論國內外哪個市場,月中總是買氣較弱,也是股價的相對低點,投資點最好,」因此選擇月中扣款的他,是他基金投資的第二項撇步,除非碰上景氣谷底要逢低加碼時,他才會另選不同時點分批進場投資。

**新興市場投資撇步:停損停益

**
而在新興市場的投資,他更謹守風險控管、停損停益的守則。「新興市場波動性很大,長期持有不見得能賺錢,」曾慶瑞舉例,像臺灣、韓國股市都有這種特性,因此一定得透過這種方式,才能持盈保泰。
而如何定義停益停損點?他的方式是,在停損點上,一與同類型股票比,若跌幅比同類型深就是弱勢股,二是若跌至2到3支跌停板的價位,也會設定警示提醒自己。而在停益上,他通常是在到達40%至50%的上漲幅度時,就分批做調節,「散戶最常賺了5%就快跑,但賠了20%卻仍不甘心放在那裡,」他的經驗是,若不能忍痛設停損,承認失敗,則只會陷在顏面泥沼中無法自拔。
「在投資理財的世界中,人們總是在貪婪與恐懼間搖擺,」曾慶瑞細數歷史,指出平均10年就會出現一次泡沫,如60年代的美國企業合併泡沫,70年代的黃金泡沫,90年代的生物科技泡沫,加上前兩年讓許多投資人記憶猶新的網路泡沫,「若能記取泡沫教訓,未來碰到類似狀況,就很容易警覺」,強調「用自己睡得著覺」方式理財的曾慶瑞,不論在台灣股市或是海外基金,堅持的是他強調風險控管、輕鬆理財的哲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