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It's Esthetics!

2002.02.01 by
數位時代
Stupid, It's Esthetics!
10年前柯林頓首次競選美國總統,老布希在國內內政經濟衰退,國民深刻感受失業之痛之際,還在大力吹噓共和黨政府的外交成就與領導沙漠風暴「膺懲」海...

10年前柯林頓首次競選美國總統,老布希在國內內政經濟衰退,國民深刻感受失業之痛之際,還在大力吹噓共和黨政府的外交成就與領導沙漠風暴「膺懲」海珊戰爭大勝的勳業。民主黨的年輕智囊卻抓緊民意的脈動,強調復興Corporate America產業競爭力,利用厚生,提升美國人民生活水準的重要性與迫切性,而對共和黨對手喊出:
「Stupid, It's Economy!」
現在,台灣舉國上下,不論真心假意,每個人都高喊「知識經濟」,說這是提升Corporate Taiwan產業競爭力的不二法門。
不妨先看看別人,再來想想自己。
無線通信的Scandinavia對America大戰,至少到目前GSM為止,前者是佔上風的。至於哪一邊比較「知識經濟」心態呢?
Motorola V60和Nokia 8310大約是同級的產品,前者的訴求是「智慧與尊榮,打造領袖鋒芒」;後者廣告圖案是滿臉胳腮鬍男人與紅唇性感美女兩個遙遙相對臉龐,文案則說──
「風潮我領,豔羨隨你!」
Motorola的技術水平雖然不輸Nokia,但知識與技術只是全球競爭的保健因素(Hygeon Factor──沒有會輸,有了不見得贏),絕非決勝負的最後要因。
今天,我們整個社會都理解:提高效率,促進創新,台灣才有前途。
可如果我們說──
台灣要用美創造競爭力,美帶領我們進步,美學是至關緊要的核心競爭能耐(Esthetics Matter!)
不知道大家的感覺如何?
台灣過去在製程的改善(kaizen)與運籌流程的創新(Manugistics Innovation)頗有小成,但在產品創新與內容產業(Content Industry)創新等領域發展則顯得遲滯。
以軟體產業(OS/Application/Server/Game……)而言,好的程式設計師寫起程式來,可以很輕易地比一般程式設計師快上百倍。其間的落差與技術上、數學上或工程上的訓練關係不大,但與品味、判斷力、美學天賦及多元智力的關聯卻重要許多。
好的軟體與優雅有關,偉大的技術就是美的技術。美同時也是事實與正確性的尺度,兩者正是科學與技術知識不可或缺的。
就工程技術的角度來看,就因為軟體很複雜,美學更顯重要。複雜使得程式開發困難,也使得開發出來的軟體使用不易,美就是對付複雜的最後防線。要達到軟體程式的最終目標──超越電腦硬體的限制,在概念創新上完全自由,美是我們擁有的最佳指引,也是最值得信賴的指引。
美的教育是一個最寬容的教育,而寬容與創新正是孿生兒。梵谷1885年畫在昏黃燈光下吃馬鈴薯的老婦人,一個礦工的太太,很窮,晚餐那麼粗陋,可是畫中的她讓你覺得生命是高貴的。米勒畫在人家收割過的麥田裡撿麥穗的窮苦人,看米勒的畫,只感覺莊嚴,不會覺得他們窮苦,他們的生命裡自有其尊嚴。這是美的教育了不起的地方,讓每一個活著的生命,都可以找到他自己。賈克路易‧大衛畫在聖伯納躍馬穿越過阿爾卑斯山的拿破崙,雄姿英發。你富貴,可以找到生命的價值,而且可以不要那麼低俗;你窮困,一樣可以找到生命的價值,不覺得自己卑賤。
美麗與優雅可以有那麼多種不同的風姿!
不論青春、世故,不管富有、貧窮,美的教育都讓你可以發掘自己存在的價值進而自尊自重──美就是寬容、就是救贖!
創新與威權是不能相容的。創新常常發生在領域(無論是知識論或美學)的邊陲,創造的心靈從邊陲看中央通常比較清醒,比較有顛覆現行位居領域中央主流典範的心靈餘裕空間。能薰陶並體驗美與優雅的多樣性,最有助於美育接受者培養寬容,不威權的性格,因而有助於創造心靈的創造事業。
美的研究與教育之於技術家、工程師或科學家,就如同跑步之於拳擊手。美學教育與跑步並不能取代數學或持續不懈的的沙袋練習,但卻可以發展出邁向事業成功所需的柔軟度與動態能耐。愛因斯坦愛用小提琴演奏巴哈、沙克(疫苗發明人)熱愛建築、分析哲學家維根斯坦(Wittgenstein)也是建築師,俄裔美國詩人/小說家Nabokov同時也是鱗翅類昆蟲學者。或許對美感的敏銳、創造美的榮光、感受美的喜悅,正是在背後驅動這些頂尖科學家或工藝技術家的最大動力泉源。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