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鴻海郭台銘的小夥子

2002.02.01 by
數位時代
打敗鴻海郭台銘的小夥子
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後半輩子幾乎沒吃過敗仗,但在去年,這位世界代工之王,卻在惠普(HP)掃描器的訂單上,敗給了名不見經傳的宏易精密。而且還是...

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後半輩子幾乎沒吃過敗仗,但在去年,這位世界代工之王,卻在惠普(HP)掃描器的訂單上,敗給了名不見經傳的宏易精密。而且還是以「較低」的報價,輸給了「較高」的報價──宏易的價碼比鴻海多22%,但惠普卻把這100萬台訂單交給了宏易。
誰是宏易?惠普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抉擇?這決定透露了世界代工事業哪些新趨勢?
這一切,得從兩個對夢想偏執的人,碰撞後激出新火花的故事說起。
一個,一輩子做的是台灣所謂的「黑手」,斗六國中畢業後,從開模學徒做起,一路做到模具廠老闆;另一個是新加坡專門幫Motorola、HP設計產品外型長達10年的年輕設計師,小學六年級時,就愛在紙上塗鴉,設計自己音響的按鈕樣式。如果,47歲的模具廠老闆陳五常沒遇上37歲的設計師鄧炳成,終其一生,只能在車床和沖壓機器間,賺一塊省五毛的辛苦錢;如果設計師無緣碰上模具老闆,光靠設計所得,無法讓鄧炳成拓展他想要的大事業。兩個中國人因緣際會攜手,他們瞄準的就是鴻海手中各色代工的大生意,HP掃描器,是他們「偷」走的第一個試金石。

**晉身世界級的共同夢想

**
宏易精密董事長陳五常和執行長鄧炳成,雖然彼此相差10歲,所從事的行業也南轅北轍,卻在去年把各自創業的公司(宏易鋼模+新加坡宏捷科技)合併在一起,公司名也順勢改成宏易精密。因為他們懷抱一個共同夢想—-要把宏易打造成「ODM(設計代工生產)世界品牌」,「最好世界大廠一提到ODM,大家馬上想到宏易,」鄧炳成解釋:從產品外型、功能設計、到開模及最後的生產製造,宏易幫客戶一次解決所有需求。
在全球科技產品進行激烈價格戰時,世界科技公司紛紛裁掉自己的產品設計部門,並轉而要求委外代工廠商承接設計任務,以降低出貨成本。宏易之所以能搶下鴻海囊中的訂單,就是鄧炳成帶隊的設計,加上陳五常負責的開模具與塑膠射出生產線,雖然單品報價高,但是卻多了鴻海沒有的產品外殼設計能力,反而降低了HP掃描器整機成本。
比如說,惠普開始設計掃描器時,宏易精密的設計研發團隊即與惠普行銷部門合作,宏易除了提供客戶外型設計,還必須拿出消費者使用功能建議,一旦設計圖拍案底定,再由台灣有15年以上經驗的開模師傅開出模具,最後由大陸東莞廠負責生產製造。
這個布局和分工,早在宏易精密執行長鄧炳成心中繚繞已久。1991年,當他和另一個夥伴在新加坡創立宏捷科技(Orca Technology)時,鄧炳成單純只想做設計,後來公司規模愈來愈大,從2個人拓展到30人,「景氣好的時候,很多公司把設計的單子丟出來,」鄧炳成笑著說,景氣不好時,更多公司把設計單位裁撤,宏捷科技得到更多生意,「Orca」的名聲甚至傳到澳洲,每年寒暑假都有學生願意到新加坡的宏捷科技實習。

**一加一大於二

**
「光靠設計,還沒辦法成為一個huge business,」1997年鄧炳成陷入長考,但是他沒遲疑太久,鄧炳成回憶:「我知道我要找一家負責製造的公司合作!」於是,他從新加坡上市公司尋覓起,卻始終沒有獲得其他公司回應。直到1999年,在上海洽公的他,巧遇陳五常,兩人相談甚歡,立刻決定攜手合作。
兩家公司購併後,真的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嗎?
從公司企業文化、人力結構、商業模式等因素說來太繁複,從合併前宏易鋼模的稅後盈餘來看,每股只有0.88元(2000年資料),合併後的新宏易,稅後盈餘達到3元(2001年資料),法人圈還預估2002年宏易的稅後盈餘,有機會挑戰5元,一切似乎不言而喻。「生產事業只要有錢就可以做,」宏易精密執行長鄧炳成說:「但開模技術和設計,就不是這麼回事。」
走進宏易位於林口工業區內的廠房,空氣中漂浮著一股油味,其間幾個年邁髮禿的老師傅帶著口罩,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架著燈座,只消鑿子和拭布,老師傅們就能根據宏易工業設計師所畫出的藍圖,把掃描器上的突起凹溝,在鋼模上一一勾繪出來。要把高鋼性與高硬度的鋼鐵,塑成掃描器、電視機等形狀,雖然有一部份可以靠機器,絕大部份還是要仰賴這些老師傅們的巧手和經驗,才知道洞要開多大,塑膠灌入填充後,才會剛好符合設計圖上的樣子。業界一提起宏易的開模技術,也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別人開一個模,要試10次才會成功,宏易只要給他2次,就可以了!」

**人才決定勝負的時代

**
去年拿到HP訂單只是合併效益的開端,在新宏易的商業策略中,ODM只是其中一環而已,還有更多新事業,要從它「設計研發」、「模具技術」、「代工生產技術」三個核心事業圈圈中,孕育而生。首當其衝的,便是現正熱得發燙的TFT-LCD(液晶薄膜顯示器)中,佔一片液晶螢幕生產成本高達16%的導光板,「設計、開模、生產都需要,而宏易精密都可以做,」坐在廠房二樓,老被準備擴廠工程巨響打斷的鄧炳成,在紙上畫出宏易未來,他特別把導光板標示出來,並得意地說,宏易小尺寸的導光板目前已經通過日本NEC認證了,而許多掌握關鍵技術的日本廠商,卻還沒通過,差別就在這3項核心能力的相加,宏易獨有!
但對宏易這麼一家資本額3.3億(鴻海的1/55)的小公司而言,挑戰也不會停止。「人才,會是下一波決定生死的key point,」鄧炳成斂起笑語,一般年輕人不會願意學開模技術,因為沒有人願意做「黑手」,所以宏易急於與各高工專科建教合作,希望用股票分紅留住「未來的模具師傅」,解決5年後人才不足的問題。「你也幫我們寫一寫吧,說我們在找人,工業設計、行銷的都缺,」鄧炳成笑著說。而不同企業文化的融合,也是這位在赤道邊出生、在台灣唸成大畢業的「僑生」執行長亟欲解決的任務。「既要要求師傅提高效率,又不能讓他輕易走人,是大挑戰!」鄧炳成指出:他運用升降級的榮譽與氣氛壓力,既推又拉,拼命要把黑手「搏感情」的思惟現代化,他急著建立文化,因為生意後面就要一波波進來,由不得一點閃失。
五點一到,下班的鐘聲響起,從廠房裡魚貫地走出準備下班的人潮,當中幾個金髮少年穿插其中,急忙騎上打檔車,呼嘯而去,執行長特別助理林聯珠小聲透露:這些年輕的師傅,是幾年前南港高工建教合作後留下來的,有的已經退伍,有的在等服役……,別看他們吊兒啷噹,他們可是台灣代工業的新希望。在新與舊的交替中,台灣一頁黑手史,正在被改寫,和世界代工規則的命運,一模一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