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信民間企業,遠比政府聰明!」

2002.02.01 by
數位時代
「我深信民間企業,遠比政府聰明!」
相當於台灣的國科會主委,以色列工貿部的首席科學家卡美爾.維尼亞(Carmel Vernia),同樣擘畫著國家科技產業政策。只不過,他們的方式...

相當於台灣的國科會主委,以色列工貿部的首席科學家卡美爾.維尼亞(Carmel Vernia),同樣擘畫著國家科技產業政策。只不過,他們的方式是由下往上,而非由上而下……

Q:身為政府的首席科學家,你主要的任務是什麼?
A:首席科學家這個職務是在1970年代設置,到1980年代重要性開始突顯。我上任兩年,主要工作是幫以色列發展前瞻科技,並且轉化成產業力量,這有賴政府提供經費做誘因,鼓勵企業做研發。根據經濟學原理,投資在研發可以產生「外溢效果」(spillover effect),一塊錢的投資後續可以產生好幾塊效益,帶動整體經濟成長。

Q:你如何決定那些研究領域該受到鼓勵,那些不是?經費如何配置?
A:我不會去決定那些領域是贏家、那些是輸家。我來自民間企業,深信民間企業遠比政府聰明,未來有那些領域有發展潛力,應該由民間自己決定,資源自然會往最有機會的地方走。這也是政府找我來的原因,因為我帶進企業的觀念。
我這邊所做的,是定出目標和規則。我們的目標很清楚,是要發展以知識為基礎的創新技術,而且要能產生工業和商業效益。在規則上,我們每年提撥一定金額,分成不同的計畫,開放給所有民間企業和團體、甚至在以色列的外商也可以來申請。審查委員由來自民間企業、大學、研究機構和政府單位的人組成。委員會定期追蹤評估各項研究專案進度,即使是得到2年補助的專案,在第2年也要重新審核。

Q:有那些不同的計畫類型?
A:主要有3種。第一種稱為「競爭性研發」(Competitive R&D),指開發原創性的技術,之前沒有人做過的。這一部份1年編列3億美元預算。不管是大公司或小公司,都可以申請。
第二種稱為「通俗性研發」(Generic R&D),指把前人的技術再做改良,發展成新的技術,主要是針對5年後所需,比方研究5年後晶圓廠的無塵室潔淨技術。這一部份1年編列7000萬美元,通常是研究機構和產業聯盟(consortium)來申請。
第三種稱為「育成中心計畫」(Incubator Program),是提供2年的基礎訓練和設備,服務那些想創業的團隊。這一部份1年編列3000萬美元。目前以色列全國有24個育成中心,直接隸屬我的辦公室管轄。想進育成中心的團隊要先申請,育成中心那邊做初審,我這邊再做複審。我們現在1天平均收到10件企畫案。
育成中心計畫從1991年開始,我上任後覺得有些規定太死板,做了一些修正,比方原本育成中心裡的公司,照規定要分10%股份給創業團隊以外的員工,我則把規定改為「得分10%股份給員工」,讓股權分發更有彈性。
此外,我們也與國外聯繫,促成跨國研究合作。以色列和美國、南韓和新加坡等20幾個國家,都有雙邊投資的研發基金,用來促成雙邊合作研發,和美國的合作已超過20年。兩年前,我們也和台灣的工研院簽定技術合作意向書。

Q:接受政府補助,需要承擔什麼義務?
A:那些技術如果成為產品上市,3%的營收付給政府當做權利金。如果沒有成為產品,不需付任何錢。另外,接受以色列補助研發的技術,要留在以色列,因此有些外商就不申請。

Q:如何評估投資績效?
A:我們不是創投,看的不是資本利得,而是每一個案子的背後,衍生多少後續效益,包含就業機會和增加出口值,看的是外溢效果。

Q:為什麼以色列創業風氣這麼盛?
A:第一,是因為移民文化。以色列人多從外地回來,只是回來時間有早有晚。像我自己在1960年代,跟著父母從羅馬尼亞回來。那時候,申請電話線得等幾個星期,一切從頭開始,所有人都一樣。這種環境讓大家特別敢冒險。
第二,是因為以色列持續投資國防科技,並藉由退役的研發人員,把其中具有商品化價值的技術帶出來,這是以色列在通訊、軟體和生物科技產業領先的原因,因為這些技術大部份從國防部移轉出來。
第三,政府大手筆的補助研發經費,幫忙承擔風險,而且行之有年,使得年輕人受到鼓舞,都很積極。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