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著牛奶與蜜

2002.02.01 by
數位時代
流著牛奶與蜜
去年12月17日,美國知名生物科技公司Amgen,宣布以破天荒的160億美元,收購競爭對手Immunex公司,以取得一種剛開發出來治療關節炎...

去年12月17日,美國知名生物科技公司Amgen,宣布以破天荒的160億美元,收購競爭對手Immunex公司,以取得一種剛開發出來治療關節炎的藥。這項購併案的金額,創下生技產業最高紀錄。
消息傳出,不僅美國生技業騷動,以色列更是群情沸騰。「對以色列來說太可惜了,又是幫人作嫁,」位於以色列魏茲曼園區的XTL公司副總裁蘭姆.衛斯柏德(Ram Waisbourd)連連搖頭。
衛斯柏德的沮喪其來有自。與XTL隔著一條馬路斜對面的InterPharm公司,是研發這種關節炎藥的原始單位,後來將研究成果以1千萬美元賣給美國的Immunex,而Immunex接手後加以改良,價值竄升為160億美元,足足是1600倍。
放眼當今,也只有生技產業具有這種快速推升價值的能力。自從2000年美國塞雷拉(Celera)公司完成人體基因定序工作後,生技概念一直是市場大熱門。過去3年,美國生技股飆漲214%,無視景氣下滑;在台灣,做人體代步車和血醣測試片等和生物科技無關的公司,在股市急尋標的之下,也被充當生技股投資。

**搶攻研發市場

**
以色列對Amgen的購併案或許喪氣,卻不喪志,因為生技產業是他們的國技,不愁沒有機會扳回一城。以色列建國第一任總統錢姆.魏茲曼(Chaim Weizmann),本身就是生物博士,以色列最負盛名的研究機構魏茲曼科學院,就是由他創辦,並且以他的名字命名。
魏茲曼科學院有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生化5個研究所,和生物及化學有關的就佔3個,是以色列的生技重鎮。在這裡,即使專長不在生技,都有可能跨行提出重大生技發明。在數學所服務的艾德.沙皮洛(Ehud Shapiro)教授,花3年時間自修生物,再結合他原本在電腦演算方法的專長,在去年11月實驗完成DNA電腦雛型,在一滴水珠大小體積可以做出上兆台奈米電腦,震驚全球。
魏茲曼科學院旁邊設有魏茲曼科學園區,目前有超過80家新創生技公司進駐,大部份團隊和技術是從科學院而來,好比新竹的工研院和科學園區。「研發的研(研究)和發(開公司)應該分開,研在這邊(科學院)做,發在那邊(園區)做,」魏茲曼科學院生化所所長大衛.默瑞曼(David Mirelman)強調。以色列全國約有150家生技公司。
如同台灣的電子業,抓住全球PC和半導體業分工趨勢,以螞蟻雄兵陣容合攻分食整塊市場,和大廠在價值鏈緊密合作,專攻製造,以色列的生技公司,也是瞄準全球製藥業正在發生的分工態勢,不同的是,他們搶攻研發。
製藥業一向是大藥廠天下,因為研製新藥的過程長而昂貴,從最早在研究室裡做實驗,再來做第一階段測試(Phase I,動物測試)、第二階段測試(Phase II,動物測試)、臨床實驗(Clinical stage,人體測試)、再到通過美國食品藥物檢驗局(FDA)核准上市,一般是10到15年,費用大約是10億美元。
在電腦科技不斷演進(使運算成本持續降低)、以及細胞和分子生物學等基礎研究突破下,開發新藥的前端研究工作,可以靠高階電腦加上中型規模實驗室就完成,給了新公司一個絕佳的切入機會,也吸引許多醫生和博士加入創業。
他們的目標很清楚:研發出新藥的雛型,再交給資本龐大的藥廠開發成藥。「以色列在生物科技的策略,著重在前期實驗和第一、第二階段測試,臨床部份以後的工作則交給藥廠,等於外包藥廠的研發工作,」本身是生物博士的Medica創投執行長依萊.哈仁(Eli Hazum)指出。
這種模式類似IC設計公司和晶圓代工廠的關係,IC設計公司專心研發產品,龐大的投資設廠支出和生產工作則交給晶圓代工廠。

**開發新藥的先行者

**
華爾街也相信生技產業變革。位於耶路撒冷市郊的Kyrex,去年在Nasdaq上市,目前有50位員工,開發治療攝護腺癌以及糖尿病兩種新藥,已在老鼠身上實驗完成。「藥廠現在缺少這類藥品的開發計畫,這是我們的機會,」原本是醫生、和歐美各大藥廠熟識的Kyrex總裁班傑明.孔恩(Benjamin W. Corn)帶記者參觀Kyrex約100坪大的實驗室指出,「由於實驗設備和電腦進步很快,在這裡就可以做完整實驗。」
以往,像Kyrex這種公司要做新藥無異痴人說夢,它的規模遠不及默克(Merck)、嬌生(Johnson & Johnson)和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等200億美元規模藥廠的千分之一。但也因為藥廠規模大,在產業由垂直整合走向水平分工的過程,顯得步履蹣跚,好比當年電腦業的王安(Wang)。
「我們賣的是know-how,幫藥廠處理開發新藥前端的人體差異和毒性分析,一路做到臨床,節省藥廠的時間和經費,」位於魏茲曼園區的Prochon總裁艾弗那.雅永(Avner Yayon)分析,「他們清楚不能再自己全包,必須和我們這樣的小公司合作。」Prochon也有中型實驗室(以色列生技公司標準配備),公司現有38人。
一派學者風範、講話常帶專有名詞的雅永是醫學博士暨外科醫生,原本在魏茲曼科學院教書,一位摯友的小女兒患有侏儒症,求助於他,開啟他研究骨骼成長藥物之門,也促成他離開科學院成立公司,把理論變成實際對人有幫助的產品。這種藥採注射方式,可治療骨折和侏儒症,接下來預計到歐洲進行臨床實驗。

**撼動大象的小螞蟻

**
同樣位於魏茲曼園區、離Prochon僅5分鐘路程的XTL公司(已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開發的是肝炎藥,主攻肝炎病患最多的亞洲市場。「南韓有300萬帶原者、台灣有200萬,」XTL副總裁衛斯柏德隨口就可舉出數字,「根據統計,到2010年,死於肝炎的人數會超過愛滋病。」
當大藥廠礙於冗長流程無法應付市場對新藥的需求,技術扎實動作快的以色列螞蟻雄兵一擁而上,卡位1年659億美元的新藥市場。去年,一項針對歐洲國家的生物科技實力調查中,650萬人口的以色列異軍突起,僅落後英(6000萬人)、德(8200萬人)、法(6000萬),可在歐洲排名第四。
以色列生技業接下來的挑戰,是「達到關鍵質量(critical mass),趕快有幾家公司衝大規模,帶頭發展下去,」Medica創投執行長哈仁強調。衛斯柏德和多位採訪對象表達相同看法,「以色列只有一家大藥廠TEVA(年營收20億美元),絕對不夠,需要多幾家10億美元以上的公司,共同撐起整個產業。」
畢竟,他們都不希望InterPharm的歷史重演,把1600倍的獲利機會拱手讓人。如果治療關節炎的新藥值160億美元,那些治療攝護腺癌、糖尿病、骨折、肝炎和其他疾病的新藥,是否有更樂觀的數字?
繼PC和半導體之後,再一次,我們看到產業移轉形成的巨大力量。台灣和以色列都是小國,但是善用知識產業的槓桿效益,找對施力點,小螞蟻終能撼動大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