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的體驗經濟

2007.02.15 by
數位時代
郭台銘的體驗經濟
從出席慈善活動、連蔡婚禮、錢櫃KTV、海南島的齋飯、宜蘭的採柑橘到私人飛機,讀者得以一窺製造業鉅子的「客製化」行程,如何導演出一種轉型的體驗...

從出席慈善活動、連蔡婚禮、錢櫃KTV、海南島的齋飯、宜蘭的採柑橘到私人飛機,讀者得以一窺製造業鉅子的「客製化」行程,如何導演出一種轉型的體驗歷程。
猶記鴻海集團旗下香港上市的手機公司富士康,欲購併一家以研發為主的台灣公司,當時這家手機公司追求者眾,但該集團的財務主管就感歎地說:「郭台銘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最後郭台銘果然得手。
有人說郭台銘愈來愈「香港化」了,但丟開郭台銘如何善於周旋勝出不談,流言投射在擁有企業帝國的五十多歲單身男人,有聰明美麗成熟的女子相伴無可厚非,但在要不要結婚上產生歧異點:一派認為以郭台銘的身價,何必要再被婚姻綑綁?但是另一派認為與其遊戲人間,還不如早日安定,可以再度出發,讓那些計算鴻海市值在緋聞期間起落程度的人閉嘴。
當接二連三的新聞曝光,形同逼迫梁朝偉、劉嘉玲兩人的攤牌時刻,一派人認為梁朝偉的憂鬱雙眼本來就應該屬於眾粉絲,對劉嘉玲來說好像比較單純。年收入破億、不缺錢的劉嘉玲要什麼?從港星鍾楚紅、李嘉欣、葉玉卿一直到從台到港發展的「東方不敗」林青霞,後來嫁給了成衣鉅子,從影星嫁作商人婦,劉嘉玲會不會是第二個「東方不敗」不得而知,但郭台銘與劉嘉玲互相改變的歷程已然展開。
從製造業起家,當時坐飛機還要指名經濟艙的郭台銘,現在不再抱怨上天只給他二十四小時,而且還大手筆地購買私人飛機,與其說是改變,不如視做一種經濟發展模式的軌跡——從「商品經濟」到「服務經濟」,現在進入「體驗經濟」。
《體驗經濟》一書的作者約瑟夫.派恩(B. Joseph Pine II)與詹姆斯.吉爾摩(James H. Gilmore)認為,「體驗」就是一種創造難忘的經驗活動,但是體驗還不是最終的經濟產物,當個人或企業為顧客打造客製化體驗,滿足需求時才會「改變」顧客,因為體驗會自動變成「轉型」的力量,也就是幫助顧客「自我實現」。
顧客的「轉型」、自我實現後的滿足,才是經濟的成果。雖然製造業鉅子對於資金、原料與生產的效益追求沒有停歇,但是以「服務」為舞台,以「產品」為道具,使顧客融入其中,而產生出畢生難忘的「體驗」,卻是企業發展上難度更高的追求。當「非真實」的事件體驗「真實」的市場需求愈來愈大,郭台銘似乎已經打造好了道具(飛機)和舞台(公益活動等),就等著更多的角色和觀眾的轉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