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家中的聯合國──學跨國管理!

2001.11.01 by
數位時代
面對家中的聯合國──學跨國管理!
聯合國總部,將來不再是落腳紐約,而是──就在你家裡! 中華投信,3個月前併入匯豐集團(HSBC)旗下,成為世界第二大金融集團一員。當行銷部...

聯合國總部,將來不再是落腳紐約,而是──就在你家裡!
中華投信,3個月前併入匯豐集團(HSBC)旗下,成為世界第二大金融集團一員。當行銷部副總經理林志明到香港亞太區總部開會時,他說真是開了眼界:全球總裁是法國人,是1999年匯豐併購一家法國銀行時,短時間內被拔擢而起的全球匯豐負責人,亞太區域營運長是希臘人,香港匯豐銀行總裁是印度人,台灣匯豐銀行總裁是澳洲人──「開會像走進聯合國」,林志明說。
酷愛旅行,著作無數,先前任職於科技公司Intl.com的褚士瑩,也是位跨國工作經理人。他曾如此形容自己一天的工作:在一個法國人擔任執行長的美國公司內擔任客戶服務總監,專門服務亞太地區客戶,荷蘭分公司每天密切與他聯繫,查問何時可拿到葡萄牙語包裝盒。負責這個計畫的,是位從荷蘭拿到碩士學位的中國大陸人,下班後他們會一同去吃越式料理……。天哪!

**偷取外交家的「轉換」功力

**
當台灣踩下經濟合作的油門,流動的不僅是資金與貨品,連「人力」都將大開流動樂章,「跨國團隊的合作與管理」,已經成為未來經理人學習的下一章──這不僅指母語與英語、甚至第三國語言的轉換,更包括了解言外之意的「文化轉換」,「現在,管理者發現除了在專業領域外,還愈來愈需要擁有外交家特質,」前一禮拜還在波士頓,下禮拜就整裝前往倫敦的褚士瑩如此觀察。
業務一半以上是「涉外案件」的理慈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玉玲便說,即使語言相同,但不同文化背景會用不同語彙表達。當台灣律師覺得某一案件無法成立時會直接說「不行」,但中國律師卻會說「這裡有問題、那裡需要考慮」,「後來熟悉了就知道,原來這就是他們說『不』的方式」,因此之後聽到類似回答,她基本上就會當「否定態度」來處理。這種語彙差異,知世網路總經理林友琴也深有所感:母親是寧波人的她,聽得懂上海話,但一開始也被「問題不大」4個字給唬了,原來那不是指「沒問題」,轉換成台灣人用語應是「現在問題還沒有浮現,將來問題可能很大」的意思。
在語言上,英文是跨國企業工作者的必備工具,但了解不同國籍的溝通與思考習慣,對工作更有絕對助益。以蔡玉玲的體會來說,她覺得美國人談起事情來一向是「重利害、少情緒」,只要順著「對公司最好」的方向去想,結果大致八九不離十;而日本人決策過程比較慢,德國人一板一眼但很有人情味……。不過「只有I Win不叫溝通,要Win-Win都贏,才是溝通」,卻是蔡玉玲一直秉持的原則。

**瞧瞧世界的「文化切片」

**
有許多跨文化的笑話令人莞爾。其中一例是,若試著翻譯哈姆雷特的那句著名獨白「To be or not to be」,直線式思考的美國人可能會說:「該做?還是不該做?好吧!讓我們投票表決」;習慣複雜的圓形式思考法國人可能會說「該做?還是不該做?嗯!這的確是個問題,不過這問題問的不好……」。另一個笑話則是,當西方人悲觀地說「凡有可能出錯的地方,一定會出錯」,日本人會說「就算可能出錯,也一定不能出錯」!
兩位英國大學教授希克森與普弗(David J. Hickson & Derek S. Pugh),曾針對跨文化管理提出一些有趣的觀察。他們將全世界劃分為7個「文化切片餅」,每個切片的工作者都有不同特色。這兩位教授指出,傳統上認為:工作時,「對事不對人」才能走遍天下,但事實上,採取「對人不對事」的策略,了解工作者「沒有說出口」的弦外之音,會讓問題更易解決。他們歸納出幾點未來的「國際化經理人」建言,包括「不只把事實當成有用的情報,更重視情緒」、「對特定文化及相關管理作風有基本認識」、「聽其言觀其行,隨時更新對特定人事物的看法」等等。
看來,穿梭於國界間的工作者們,想要從一國之精英晉身為跨國新白領,未來勢必得再修一門「文化風情」課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