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後的半導體、PC明日地圖

2001.11.01 by
數位時代
911後的半導體、PC明日地圖
一年多來,不景氣的風暴下,科技業界的裁員、公司重整、企業合併,標示了科技產業開始由搶錢遊戲(埋頭生產、擴張產能)中冷靜下來,並進一步思考整個...

一年多來,不景氣的風暴下,科技業界的裁員、公司重整、企業合併,標示了科技產業開始由搶錢遊戲(埋頭生產、擴張產能)中冷靜下來,並進一步思考整個產業的未來走向和新的合理營運模式。台灣在全球的半導體晶圓代工及個人電腦製造業可說是舉足輕重,9月中高盛(Goldman Sachs)在香港舉行的第五屆亞洲科技論壇3天的議程中,從專題演講到座談會評論員,台積電、鴻海精密、明碁電通、國碁電子等等,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台灣科技業者。
從這些毫不避諱媒體的台灣科技業者,以及與他們有許多深談的產業分析師口中,我們發現科技產業的演化並沒有因為景氣低迷,或是美國紐約與華盛頓特區恐怖攻擊事件衝擊,以及納莉颱風的水患而有所停怠,這些產業參與者所透露的是,科技產業在這一波波衝擊的地殼變動後,將產生全新的地景與全新的生存之道。

個人電腦:新惠普誕生
與代工供應鏈的重整

在一連串企業合併聲浪中,9月初惠普(HP)與康柏(Compaq)的合併案,無疑是對整個個人電腦產業有極大影響的事件。惠普與康柏聯手後的新惠普,不僅將使個人電腦產業成為新惠普、戴爾(Dell)、IBM三足鼎立的局面,對以個人電腦零件製造和代工組裝的台灣業者來說,未來要面臨的更是一場代工產業的大洗牌。
當個人電腦產業的供應鏈最末端的系統業者(如新惠普、戴爾)的企業整合發生,其上游的零件供應商和代工業者的企業合併就難以避免。歐偉添(Tim S. Ariowitsch)在高盛亞洲投資研究部門科技小組中負責個人電腦代工產業研究,對於新惠普的誕生,他的註解是:「這代表整個供應鏈要重整。」
歐偉添強調:「惠普、康柏合併案宣布後,另一項值得注意的訊息就是新公司未來的供應商將從20家減少為4家。」因為當企業合併,產品線自然會減少,上游的產品設計合作對象自然不需要那麼多,零件供應商或是代工業者的數目自然需要縮減。
誰能成為那留下來的4家?毫無疑問,像廣達、仁寶這樣,不見得是提供最多的產品內容,但卻有足夠的大量產能和製造能力,而且能與客戶有密切合作關係的代工業者會是贏家,尤其是全球運籌的能力。
歐偉添談到他個人有一次從惠普的生產線負責人所得到的訊息:「個人電腦產品中18%到20%的成本是來自運輸倉儲(logistics)。」他補充,從零組件生產壓縮成本的空間幾乎已不復在,惠普和康柏合併後很大的成本節約,會是來自貨品的全球運籌。
身為全球最大電腦準系統供應商的鴻海精密,在全世界擁有3個生產基地,這次在美國的911攻擊事件後,全球航空進入半癱瘓狀態,鴻海立刻成立了運輸應變小組,以解決貨物運輸和各地倉儲調整的問題。董事長郭台銘對這次參加科技論壇的與會者談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時也強調,今天作為一個為客戶服務的代工業者,「全球布局的運籌管理和生產能力是絕對必須。」
這個趨勢意味小型供應商和代工業者將走入歷史,像鴻海或是今年初買下易利信(Ericsson)手機製造部門的Flextronics,這樣的大型國際專業代工業者將成為市場主導者。
面對代工業大者恆大的挑戰,在營運規模上不及國際專業代工業者的台灣的代工業者,可以從強化與產業鏈末端系統業者的合作關係著手。如戴爾電腦的主要代工廠商廣達,今年中剛取得300萬台的筆記型電腦訂單,而且將是採取整機出貨(可以直接送到電腦買家,不必再回到代工主手上進行最後組裝)的方式。
除了與少數特定業者合作的代工模式,若是在研發設計上能力較缺乏,但卻能以完善的全球運籌管理和客戶服務來吸引較多的不同客戶和產品線,這種「美國代工企業模式」,有分析師認為,也是值得台灣業者考慮的經營模式。
未來全球具有競爭力的代工業者,再沒有國籍和地域的分別。對於未來代工產業重整後的版圖,歐偉添認為留下來的競爭者之間,相似程度很高,「他們都必須具有相當的研發能力,全球運籌管理能力更是必須,至於製造部份,都會在中國。」

**半導體與晶圓代工:
邁向應用主導新紀元

**
與代工產業的整合趨勢相類似,半導體業中的動態記憶體(DRAM)業者也正面臨毛利快速下滑,產業中無規模者難以生存的現象。力晶半導體總經理蔡國智語帶感嘆地表示,眼前:「在DRAM產業中,除了三星(Samsung)和美光(Micron)兩大龍頭業者,任何人都有成為併購對象的可能。」
DRAM產業所需的先進製成技術和生產設備,以及市場需求量能,令小型業者難以生存。華邦電子投入DRAM製造已有4、5年歷史,其財務長鄭慧明就表示,以DRAM產業所需投入的研發資金,以及支撐營運所必需的市場佔有率這些條件來看,像美光這樣一線業者,「只需靠其財務優勢和市場佔有率,就可以讓小型業者出局。」
代表力晶出席高盛科技論壇的蔡國智就對媒體強調,今天雖然DRAM產業面臨谷底,但力晶在研發的投資上,仍是不敢懈怠。
記憶體晶片產業除了DRAM業界的整合是風雨欲來之勢,產品項目中包括特殊用途記憶體晶片的鈺創科技董事長盧超群認為,整個記憶體晶片其實正走向一個結構性的轉變:除了標準化的DRAM產品外,耗電功率低的特殊用途記憶體產品,會是另一個新的記憶體市場處女地。
個人電腦之外的各式資訊家電和PDA等設備,將帶動另一波與另一種記憶體市場需求。根據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觀察,今年由於個人電腦市場的衰退,DRAM市場需求也連帶的下跌了20%到30%。然而當微軟的遊戲機Xbox試賣時,30分鐘內就搶購一空,而這樣的新資訊產品中,所需要卻是特殊用途設計的記憶體晶片。
蔡國智雖然身處DRAM產業,但對盧超群關於記憶體產業結構的改變看法,也深表同意。他甚至不諱言,這樣的特殊記憶體市場,利潤比有統一規格的DRAM好很多,是一個相當有潛力的新領域。
從半導體產業中記憶體事業的變化,整個半導體產業其實正在進行一個新典範的轉移,整個產業的主導力量和價值鏈重心將是在「應用」。
提出此典範轉移觀點的盧超群表示,半導體產業從1970年代興起以來,歷經最早如英特爾(Intel)的「技術主導」;到1980年代由日本半導體業者所帶領的「生產主導」;過去10年則是像台積電、聯電等專業晶圓代工業者興起,使得製程與晶片設計分家各有專攻;如今則是邁向「應用主導」的新時代。
所謂應用主導,是指特殊用途的系統單晶片會愈來愈多。在個人電腦時代,所有的電腦設備,都有相類似的系統架構,都需要一個英特爾或超微(AMD)的微處理器和DRAM記憶體。但未來由於資訊科技運用的發達,行動電話、PDA、電視遊樂器,這些各式各樣的資訊產品的系統架構都不相同(由於用途不一,也很難統一),這使得能夠設計出「特殊用途」的晶片設計業者,有了一個新的伸展空間和機會。

前進中國市場

半導體業者另一個關注焦點,同時也是這次高盛亞洲科技論壇的主題之一:中國的科技產業和市場。
當外國媒體質疑,如果半導體進駐中國只是為了土地、人力價廉等因素,為何擁有相同條件的東南亞國家不受業者青睞?所有在場參與座談的半導體業者幾乎是不約而同地指出,原因很簡單,中國有別人沒有的「市場」。
盧超群指出:「如果業者前進中國,只是單從節省生產成本的角度來思考,恐怕不是很聰明的做法。」未來是一個應用導向的時代,業者應該是從要賣什麼產品到中國這個市場開始思考起,至於選擇在中國生產製造,當然更是成本和地利之便。
半導體業者進駐中國,也是市場驅使下的必須之道。中國政府基於保護主義對進口的科技產品課很高的進口稅,而面對中國本身廣大的消費市場,如何使科技產品免於關稅之累,就成為業者當務之急。主要業務為晶片封裝測試的日月光財務協理劉詩亮說明,由於半導體產品,只要是在中國境內進行封裝測試,就不算是進口產品,「我們很多客戶希望我們能在中國有工廠,我們的登『陸』,是大勢所趨。」
半導體業前進中國,也有難行之處。以DRAM產業來說,力晶總經理蔡國智就指出,DRAM製造的半導體製程比一般晶片製造須要更先進的技術,這些製程設備目前全是歐美業者的天下,由於這些精密設備受到出口管制,所以DRAM業者進軍中國有先天上的困難。他並強調:「這些對第三世界國家的管制措施,應該不是短時間內可以解除,尤其在911事件後只怕會更嚴格。」
21世紀的第一個年頭,全球經濟不景氣,加上各地的天災、人禍,晶圓代工、DRAM、個人電腦、通訊,幾乎所有的科技產業都如Nasdaq一跌再跌的下滑指數,面臨一片慘澹。台灣納莉颱風肆虐的第二天,有位外國人語帶悲觀地挖苦:「真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
但危機當中,其實卻充滿著推動這些科技產業演化求生的巨大力量,在高盛亞洲科技論壇出席的台灣業者身上,其實見到更多迎接未來的摩拳擦掌。裁員、組織重整、企業合併這些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是地殼變動之後的岩漿凝結,產業地景發生重大變化,新的商業模式將出現,產業的典範轉移正悄悄發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