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的未來

2001.11.01 by
數位時代
紐約的未來
紐約,從許多方面來看,是個不搭調的都市。對美國來說,它實在不像美國:雜陳的異國文化、太喧囂、太粗糙,也太貪婪。在紐約,市集多於教堂,擁擠的巷...

紐約,從許多方面來看,是個不搭調的都市。對美國來說,它實在不像美國:雜陳的異國文化、太喧囂、太粗糙,也太貪婪。在紐約,市集多於教堂,擁擠的巷道多於寬敞的空地,外國腔調多於純正英語,且它的經濟觸角伸向世界各地多於美國內地。
在美國積極創造獨特的美陸文化同時,紐約則反其道而行,引領創造出全球文化的典範。如果說,幾個世紀來,美國訝異於紐約的脫序,這個城市則以國際商業與多元風貌的根基,打造出開放多元社會的城市視野,吸引了數以百萬的外來人潮,也吸引全美的目光。
縱使在911恐怖攻擊事件之前,美國已經接納這個都市,因為美國本身也愈來愈像紐約,大量的移民潮,使美國各地在外觀上或作為上都像紐約。跟在國際化的紐約之後,全球化的商業活動也開始將美國國內經濟與亞洲、歐洲和拉丁美洲連成一氣。來自波伊西(美國中西部愛達荷州首府)、波特蘭、克里夫蘭等城市的年輕人遷至紐約定居,加入紐約客的行列,投入全球經濟高成長的相關行業,如金融、媒體、行銷及法律等的就業市場;將父母親的擔憂置之腦後。
恐怖攻擊事件奪走了許多生命,罹難者中不僅有紐約人,還包括來自美國及世界各地的人。
紐約表現出炫目貪婪外表下的的英雄主義、無私的奉獻精神、社區間的關懷和慈悲心,由此可以看出美國所重視的價值觀也已在紐約生根。911恐怖攻擊事件,結束了紐約與美國的疏離,使兩者緊密的結合為一體,在經歷世界貿易中心的慘劇後,紐約在長期作為世界首都後,這次也許是第一次終於重新回到美國這個大家庭的懷抱中。

**以賺錢為唯一目標

**
紐約從一開始即表現出一個開放文化的應許與問題,吸引來自世界各地懷抱野心或充滿理想的人,希望在此地展開新生活。1624年荷蘭人所建立的法則迄今依然成立,紐約人唯一、也是主要的目標,就是一個世俗的理由:「賺錢」。早期被稱為「新阿姆斯特丹」的紐約,其居民為荷蘭西印度公司的員工,奉賺錢及利益為圭臬;在賺錢的前提下,宗教、族群、人種等問題,都可以被包容。新阿姆斯特殖民區總督史帝文森特(Peter Stuyvesant)曾企圖禁止貴格教徒(Quakers,基督教的一支)在市區禮拜,並禁止猶太人入城,但都受到西印度公司領導人的駁斥,認為這些人和紐約居民一樣,不是教徒而是生意人。紐約之所以像美國其他各地支持宗教自由,除了宗教自由是一項正確的選擇之外,歸究其因,是以經濟掛帥;紐約市民無分男女,在私下場合可以用任何形式祈禱,但任何公共場所的集會,如市場等,必須以世俗的經濟利益為前提。種種歷史因素,使紐約成為新的現代全球文化的模範、多元文化的代表及民主資本社會的縮影。
作為一個世界之都,容易受到全球事件的波及。在1960年代中期和1970年代紐約迷失了方向,製造業根基受到來自海外競爭者的侵襲,喪失了60萬個工作機會,後街裡罪犯猖獗,曾經顯赫一時的公立學校與大學開始墮落,紐約傳統的寬容精神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敗壞的公眾行為,當地居民與觀光客也無法免於被搶劫,至1975年紐約已陷入無可挽回的深淵,日報的頭條新聞充斥著血腥的犯罪標題。
紐約終究仍回復舊觀。金融與企業領袖攜手共同重整都市,街道再度回復安寧,精簡福利措施,新一波的移民活絡了小企業,紐約開始向西部招手,引進了迪士尼(Disney)企業到時代廣場(Time Square)挽救觀光業。全球經濟快速成長,公司設於紐約的廣告人、會計師、設計師、律師及投資銀行家為國際跨國公司提供各項服務,影響最深遠的是股市開始了20年的榮景,華爾街也快速繁榮起來。
當然有些問題仍然存在,如高昂物價及企業經營成本,迫使公司及員工四散到較為廉價的郊區,貧窮地區受到忽略,公立學校仍是一團糟,為修護橋樑與隧道大舉舉債,高額貸款使紐約無法喘息。
對大多數生活在紐約的人們,90年代不啻為榮耀的年代,當時的紐約傲視全球,執世界舞台的牛耳,其資本市場領先各國,也帶來紐約市經濟成長、工作機會及繁榮盛況,加上電子媒體及「矽巷」(Silicon Alley,為曼哈頓的網路公司聚集地),吸引了大群的電子新貴進駐紐約,經理人競相入股知名的芭蕾舞團、歌劇劇團或博物館,金援蔚為風潮的各式藝術表演。
如今,這些都面臨挑戰與質疑。為求生存及恢復以往的繁榮,紐約必須重尋其優勢。雖然紐約為世界最大的港口,但紐約最強的優勢是紐約客所創造的股票市場。1792年,24位紐約證券營業員及投資人在華爾街篠懸樹(buttonwood)下簽約,議定買賣股票的基本手續費,紐約證券交易所因應而生。自此之後,美國證券交易所開始向英國及歐洲的投資者出售美國政府的股票。

**現代化金融的開端

**
紐約證券交易所成立200年後,華爾街開始聘請數學家及物理學家從事債券衍生商品的計價,以健全金融本質,塑造現代化、高效率、強勁的金融市場,使紐約的金融體系脫胎換骨。
而債券發行遍及全球,不限美國本土,得以分散並降低風險。迄至1990年,紐約擁有全世界規模最大、最精密的資本市場。紐約替全美國創造出股市文化,股價的上揚也帶來美國、歐洲及亞洲的空前繁榮。
人們會用摩天大樓來定義紐約,並非意外。聳入雲霄的摩天大樓代表千萬來自世界各地人們的夢想和期望,反映出這個城市的原貌。紐約是全美唯一在開發初期就以人口稠密、擁擠為藍圖所建造的城市。當年荷蘭屯墾區710公尺防護牆後的道路,變成今日的華爾街,荷蘭人所規劃的是一個縮小的阿姆斯特丹,在狹隘的地區中,迫使不同文化做最有效、最強化的互動交流。
摩天大樓使更多人得以進入紐約。1913年第一幢興建完成的摩天大樓是伍爾渥斯大樓(Woolworth,就位於世貿雙塔的旁邊),可容納14000人,派克.蓋得曼(Parker Cadman)於1917年所出版的《商業大教堂》(The Cathedral of Commerce)一書中,即指出該大樓幾乎可容納一個城市的人口。這種建築設計的象徵意義是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透過交換及改變,結合在同一種空間,以減少戰爭流血的危險。住在雲端的摩天大樓裡除了危險,也充滿著優越感,但這就是紐約的寫照。在911事件後,人們了解自己的生活方式其實極度脆弱。
美國作家懷特(E.B. White)在一篇1949年的文章裡,精準地預見了今日的紐約:「這個城市遭受有史以來的重創;比鵝群大不了多少的一架小飛機會瞬間粉碎紐約島的幻夢,燒燬高樓,塌陷橋樑,使地下通道成為致命密室,讓百萬生靈葬身灰燼。」
9月11日使許許多多的紐約客心裡有著深沈的恐懼;革命戰爭以來,紐約市未曾被如此攻擊過。許多企業開始考慮移往紐澤西或康乃迪克州。往商業區的交通需好幾年才能恢復,紐約市的稅基在經濟低迷的情形更如雪上加霜,紐約市治安又再度令人憂心忡忡。
或許不會。紐約在歷史上曾一而再、再而三地,像鳳凰一般展翅飛揚。即使於今天這個最黑暗的時刻,媒體巨擘及投資銀行家仍努力重建他們的夢想,把他們和紐約的命運,重新搭上他們曾經再熟悉不過的全球化潮流。假如紐約正如美國詩人惠特曼(Walt Whitman)所說,是個「世界之都」(City of the World),這一天遲早會在不久後到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