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守「世界首都」的 紐約市

2001.11.01 by
數位時代
力守「世界首都」的 紐約市
紐約客過去總是以住在這個美國最大、最稠密的城市而驕傲不已。但911恐怖攻擊卻提醒了大家一個可怕的事實:愈是大而稠密的城市,愈容易成為恐怖份子...

紐約客過去總是以住在這個美國最大、最稠密的城市而驕傲不已。但911恐怖攻擊卻提醒了大家一個可怕的事實:愈是大而稠密的城市,愈容易成為恐怖份子下手的目標。摩天大樓?目標!人來人往的車站?目標!人潮擁擠的戲院?也是目標!
突然間,許多紐約客開始仔細思考他們是不是應該搬到河對岸比較平靜的澤西市,或沿著鐵路線往上搬到康乃迪克州西南部的斯坦福,或往下搬到風景如畫的阿肯色州去。住在曼哈頓(Manhattan)的29歲平面設計師湯瑪斯(Margaret Ann Thomas)說,她的祖母願意給她一部車子和一筆新房子的頭期款,只要她同意搬離紐約。她正在仔細考慮這個提議。「假如我要等到下次的恐怖攻擊發生,才去了解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我會不會等太久了?」湯瑪斯也憂心:「假如我是下一波攻擊中的受害者之一呢?」
長期以來,紐約市都一直與拆散這城市的各種力量搏鬥。高昂的生活成本、大壅塞、層出不窮的犯罪事件和校園問題,都曾在不同時刻,催促市民、企業與它的成長動力,搬離這未來一片問號的城市。
但911是紐約所遭遇最嚴重的一次打擊。在10月4日的一份報告中,紐約市政府審計長赫維西(Alan G. Hevesi)估計這次攻擊事件已造成340億美元的財產損失。受損的A級辦公室的總容積──大約1300萬平方英呎,等於整個亞特蘭大(Atlanta)或邁阿密(Miami)市的辦公室容積。罹難者的逝去,不但帶走了整個城市的生氣,也摧毀了110億美元價值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這次事件中所有罹難者生產力的預估未來產出。
現在,紐約市民都在問:這股誘使紐約人出走的力量有多大?是否會像911事件中,地心引力最後擊敗了世貿雙塔的建築體,佔了上風。「對於紐約這種典型商業城市,恐怖主義已經帶來嚴重威脅,」紐約大學城市研究中心負責人摩斯(Mitchell Moss)指出:「要繼續在這裡從事商業活動,將會更困難、成本更高,而且也更花時間。」
但就和紐約過去不斷上演的歷史一樣,同樣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對抗這股出走風潮。那是一股群聚的力量,藉由經濟和社會的吸引力,把大家緊密結合在一起。從過去到現在,全世界各地最好、最聰明的人才都被吸引到紐約來,因為在這裡他們可以成就最好的工作,也獲得最高的所得。即使最近的影響力有些下滑,但紐約還是世界獨一無二的中心城市,不僅是金融業,它也是傳播、廣告、藝術以及其他各領域的中心。根據全美所得資料統計,雖然紐約市僅有不到全美3%的勞動生產力,卻造就了37%美國證券業、20%廣告業和18%書籍出版業的總產值。

**紐約的忠實信徒

**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產業的工作者,無法想像還有哪個地方能讓他們做現在手上的生意。「如果我現在是在別的城市,這產業將無法和在紐約有相等的效率,」女性內衣與用品公司Liz Claiborne執行長查倫(Paul Charron)指出:「那些義大利裔的打版師傅、裁縫師全住在紐約,此外我也和兩、三家專門發掘優秀運動員的獵人公司簽有固定合約,他們,也全來自紐約。」
擁有像查倫這種堅定信念的忠實信徒(true believer),紐約幾可確定終將從它最近的創傷中活過來。它既有的財經實力,加上400年來調適環境的能耐,紐約的求生能力是巨大的。
但是短期內紐約人仍必須承受空前壓力,原本紐約就在華爾街股市空頭市場與全國經濟衰退聲中受傷不淺,911一來,這城市每年5000億美金產值的經濟體(台灣的1.6倍大)更受到劇創,紐約州勞工部(New York State Labor Dept.)估計,這次事件後,將有超過10萬的紐約工作者失業。預測機構Economy.com則預估,紐約經濟要在2002年下半年才會以9%的成長率停止衰退,而要回復到911前的經濟水準,得等到2003年年中。Economy.com還指出,未來3年內,紐約將失去900億美元的產值。即使最後經濟恢復成長,「還是有一些失去的產出,將永遠無法填補回來,」Economy.com資深經濟學家西莉亞‧陳(Celia Chen)說。
比較令人擔憂的是,攻擊事件可能使原本三心二意的企業加深離開的決心,或至少逼它們將部份營運部門外移。過去10年內,紐約令人恐懼的犯罪率下滑了將近2/3,這對紐約90年代的重生有很重要的影響。但現在,恐懼的感覺又回來了。許多企業覺得把營運事業分散到不同的電路饋線與電話網路地區,是比較保險的做法,而目前無遠弗屆的通訊網,有利於它們做這樣的決定。
在此同時,生活成本在提高,生活的品質同時也在變糟。隨著哈得遜河(Hudson River)底下的荷蘭隧道(Holland Tunnel)關閉進城通道、轉接的火車停止服務,許多住紐澤西(New Jersey)的上班族得多花20分鐘到半小時在通勤上,而市區內的辦公室嚴重受損,亦使得租金開始飛漲。紐約下一任的市長可能需要加稅和減少許多公共服務項目,才能維持預算的收支平衡。甚至連保險費也增加了。芝加哥Jones Lang LaSalle物產管理公司國際研究主任高登(Jacques Gordon)指出,由於產物保險業者擔心紐約仍將是恐怖份子選擇攻擊的頭號目標,所以它們對曼哈頓地區屋主提出的名目保險費率幾乎都提高了一倍,相較之下,其他城市只提高30%到50%。
由另個角度觀察,長期來看,這次攻擊事件也有可能讓曼哈頓──紐約經濟的引擎──成為更集中的城市都會,大幅超越它目前「中等資訊城市」的地位。怎麼說呢:隨著成本和不方便性的提高,以後會選擇在落腳在紐約核心商業區的企業,絕對會是各行各業中的頂尖者。
對它們來說,這樣的選擇將有高額回收,因為高密度的企業群聚擁有許多好處:它們和競爭者比鄰而居,可以隨時接上世界最大的頂尖人才庫;它們也可以共享最好的支援服務──由百老匯的服裝和道具製造商,到華爾街的專業律師和會計師,頂尖人才匯聚將可發酵出最好創意。芝加哥大學社會學家沙森(Saskia Sassen)就指出:未來的紐約,將只專注在需要「評價、判定、趨勢推斷、猜測、預測」等能力的最頂尖工作;「也只有紐約,才能作出一般人都想不到的事。」

**矽巷擘畫的未來

**
未來你在紐約看到的專家,將不只在金融業,也在顧問業、會計業、醫療看護,以及一向被低估的科技業。根據國民預算委員會(Citizens Budget Commission)調查,大紐約地區已經比美國其他都會區(metro area)擁有更多的通訊和電腦業的就業人口。而矽巷(Silicon Alley)在1990年代蓬勃發展時建立的紐約創投業網絡,將能讓它在下一波科技回春時佔盡優勢。雖然矽巷從兩、三年前就面臨嚴重的衰退,「我們仍有比在1996年時更好、更活躍的創投社群,」Flatiron Partners創投合夥人威廉(Fred William)指出,紐約軟體協會主席柏恩斯坦(Bruce Bernstein)則補充:「矽巷一定可以成為紐約再造的發動機,就像它曾是90年代紐約成長的引擎一樣。」
那是指未來,但明年,紐約的命運大半得看美國經濟和股市發展的臉色。像紐約或矽谷這樣專業人口密集的區域,要維持經濟成長,得仰賴出口產品和服務到全美國與全世界,這讓它們在全國或全世界經濟衰退時,變得相對脆弱。顧問公司美國經濟集團(American Economics Group)就估計,即使恐怖攻擊事件沒有發生,因為它特殊的就業型態,紐約市還是必須削減掉2.5%的工作機會,相較之下,全美國裁員幅度則僅有1.8%。
紐約上一次黑暗時代是在1970年代的前中期,伴隨著停滯性通貨膨脹,以及接踵而來的全國大衰退、華爾街大空頭。從1969年到1977年,紐約市整整短少了60萬個工作機會,佔全體勞動人口的1/6。隨後紐約展開一場十年的經濟大反彈,直到1989年1993年另一波衰退來臨,紐約再度失去近40萬個工作機會。

**迫切的需求

**當前紐約的經濟,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還要依賴金融、傳播和廣告等景氣循環型(cyclical)產業。特別是金融證券業,從1991年到2000年,就增加了42%的工作者。
在能取得的最新資料中,光是1999年那年,華爾街付給工作者的薪水,就佔紐約總發薪量的17%。正因如此,一個長期性的經濟衰退,對紐約帶來的衝擊會比對美國其他地方還要來得深。
如果紐約現在的麻煩僅是單純的「景氣循環產業太集中」的問題,事情就好辦,因為景氣一回春,紐約很快就能重尋生命力。問題是:紐約經濟長期的支柱──證券業,正面臨著空頭市場外還要強力的挑戰:過去幾年來,紐約的經紀公司靠著承銷股票、發行債券和提供企業購併的顧問服務,累積了大筆的財富──也付給紐約工作者不少紅利。但現在,商業銀行正打算跨足這項業務。市場佔有率的爭戰,正腐蝕了它們過往的高獲利,連帶迫使它們把員工減薪,因為光是薪資項目,就佔了投資銀行支出帳的一半。
目前,紐約市最迫切的任務,還包括搶修大眾運輸系統、填補短缺的預算缺口。即將任滿8年的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已經凍結人事,要求各個辦公室想辦法節省15%的支出,來減少預算的短缺,直到可能出現盈餘為止。基於這些原因,朱利安尼和約紐州長柏達基(George E. Pataki)在10月9日時,要求華盛頓當局在促進重建、減稅和補助金等方面提供540億美元的經費,遠超過上個月原定的175億美元。雖然聲嘶力竭,但他們可能只能得到所要求的一部分。紐約勢必將進一步削減公園、學校、垃圾處理和其他服務等預算,面對更糟的居住環境,原本想離開紐約的人可能加速他們的行動,即使紐約市千方百計求他們留下來。
其他地區的美國人,該擔心紐約發生的事嗎?基於某些理由:是的!首先,紐約對聯邦政府的稅金收入貢獻很大,每年紐約繳出的稅,扣掉由中央拿到的補助,仍超出90億美金。更重要的是,許多紐約所創造出來的世界級產品──從電視節目、廣告、書籍到複雜的金融投資──可能會變得比較不那麼「世界級」,假如它失去了它的「關鍵人口」(critical mass)。這就是紐約州審計長麥克考(H. Carl McCall)最近提出的主張:「過多的企業外移,可能導致這些產業失去它的效率。而力量的分散,也可能讓它們失去影響力,」麥克考說:「這對紐約或美國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
事實上,滿心恐懼的企業外移潮已經開始。包括像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承諾將繼續留在曼哈頓的公司,也將部份營運移到紐澤西、紐約州威徹斯特郡、和康乃迪克州等隔鄰地區。有些企業外移是因為它們的辦公室已經毀損了,但有些卻是長久的離開。摩根士丹利添惠(Morgan Stanley Dean Witter)在10月8日宣布,它將賣掉它在曼哈頓中城近整棟的辦公大樓,而不是用來當它的新總部。雖然摩根士丹利仍會將總部設在紐約,但它的幾千名員工將會遷到別處工作。
紐約市近郊或遠一點的地方,對紐約市民仍然是很大的誘惑。1990年代,紐約市的人口成長主要是因為來自海外的移民。就美國籍人口來說,即使堪薩斯(Kansas)犀利眼光淘金客移居紐約的故事多麼讓人津津樂道,紐約市外移人口比例仍遠超過美國其他地區,而且也比移居到紐約的新移民還要多。根據聯邦人口調查局(Census Bureau)的資料,紐約市在1990年代晚期近5%的人口淨移出率,是全美城市中最高的。紐約高昂的稅負,是人口流出的重要因素,根據國民預算委員會的資料則顯示,紐約年收入超過10萬美元的家庭要繳的稅,比任何其他主要城市都要多。

**恢復速度非常迅速?

**
當然,這些不利因素已經存在好幾年了,恐怖主義才是新的考驗。相信紐約未來發展的人們認為,紐約已經從世貿中心傾倒的衝擊中,迅速回復以往的精力。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戴維斯(Donald R. Davis)和維斯丁(David E. Weinstein)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指出,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受到美國轟炸的城市,都在戰後迅速恢復──而且各區域最大的城市,復原後仍是當地最大,不管它在轟炸中受到多大的破壞;1835年紐約市的金融區700棟建築也曾經在大火中夷為平地,但華爾街一樣很快由廢墟中重新站起來。
恐怖主義和那些災難不太一樣,因為它是一個持續性的威脅。但紐約人似乎不打算對它投降。「我們是一群恢復力很強的人,」在布克魯克林出生的美國線上時代華納(AOL Time Warner)副營運長柏森斯(Richard Parsons)說。紐約人在世貿雙塔被撞擊後所表現出來的勇氣膽量──包括紐約證券交易所在事件6天後就恢復交易──深深地撼動了全世界。「紐約靠的就是這些最棒的腦力,和最頑強的肌力,」芝加哥世界貿易機構(World Business Chicago)的執行總經理歐康納(Paul O'Connor)說。雖然歐康納靠著遊說企業搬到芝加哥而謀生,但他仍然忍不住表示:「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地方,能比得上紐約!」
最終而言,911攻擊事件可能讓紐約在「分散」和「群聚」兩股力量間達到平衡。有些分析師認為,分散(dispersion)不只是無法避免的,而且還是健康的。「紐約會變身成一個多元中心的城市,就像洛杉磯一樣。它會發現:將每件事盡可能強塞進一小塊地區,而還希望城市能順利運轉,將困難無比,」加州佩伯丁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公共政策教授,同時也是《新疆界:數位革命如何重塑美國的疆界》(The New Geography: How the Digital Revolution is Reshaping the American Landscape)的作者柯肯(Joel Kotkin)指出。
很合理的看法,但即使是試著說服人們離開曼哈頓的郊區不動產經紀人也同意,紐約市──就像太陽一樣──必須繼續成為一個發光發熱的中心。「我們因為紐約運行而存在,」Albert Ashford不動產執行副總經理唐尼森(Edward Tonnessen)說。這個泱泱大城將會向前邁出大步──它也一定必須如此!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