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與優雅

2001.10.01 by
數位時代
狂野與優雅
從事的是獨特與眾不同的創造,創新者的特質,必然是睥睨群倫(defy the crowd),不同凡「想」,也必然是狂野的。而無論在工程設計上或...

從事的是獨特與眾不同的創造,創新者的特質,必然是睥睨群倫(defy the crowd),不同凡「想」,也必然是狂野的。而無論在工程設計上或工業設計上,創新產品的形塑,創新科技的追求,必然追求技術上的優美與設計上的優雅。 創新者的氣質,可說是兼具狂野與優雅,內斂的狂野與外鑠的優雅──或者說是優雅化了的狂野。有七位在其專注領域內閃爍創造力光芒的才情之士,毫無例外地,兼具優雅與狂野的氣質。 曾任杜邦化學與通用汽車兩大工業巨人董事長的皮爾‧杜邦(Pierre DuPont),是法國工業世家移居美國東岸的第三代。組織管理史上重要的事業部獨立計算損益制度(利潤中心體制)與事業投資報酬管理制度(資產報酬率=營業利潤率×資產周轉率)兩大組織制度創新由他首倡。今天麻省理工學院商學部──Sloan School紀念亞佛列‧史隆(Alfred Sloan),當年出任通用汽車執行長,就是出於皮爾‧杜邦的提拔與任命。
而史隆將當時分崩離析的通用汽車,力挽傾頹,推動聯邦分權體制,控制各汽車事業部資產報酬與存貨周轉,達成事業部營運自主與中央協調間的平衡,史隆仰賴的就是以杜邦的這兩項制度創新為張本。 狂野的心靈絕不因無前例可循,就阻擋了內心鼓聲所催動的前進步伐。
設計了工業組織史上史無前例制度創新的皮爾‧杜邦,也在美國東部達拉瓦州留下了極具園林之勝的「長木花園」(Long Wood Garden)。
工業組織制精進勇猛創新的杜邦先生,內在具備怎樣的既狂野又優雅的心靈。是怎樣內在的動力與熱情催化他前無古人、睥睨群倫的統御複雜產品線的組織制度創新,而同樣的一個心靈,又能敏感而細緻地經營優雅的長木花園?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涵泳希臘古甕、敦煌藥師佛大幅壁畫、埃及石墓以及莫內蓮花、梵谷自畫像、塞尚、高更……等傑作,每天多少觀賞者到此親自體會美麗與優雅有多麼多種不同的樣子。 很少人知道大都會博物館的始創,緣起於J.P.摩根(J.P. Morgan)捐出的七十幾幅蒐藏名畫。
同樣的這一位摩根,是眼光精準,行動悍捷的金融家。前無古人地,他發行債券在歐洲募集鉅額資金,建設北美橫貫大西洋、太平洋兩岸的鐵路;1929年股市大恐慌,也是這一位Morgan號召同業,組織華爾街的投資銀行,重振信心。 行動狂野的銀行家與優雅的精緻藝術收藏家,兩種面貌疊印在這一位金融創新奇才身上。 奇美企業近年從石化ABS轉向LCD光電,轉型行動迅猛驚人。
1998年,許文龍率總經理高幹赴工研院參觀尋求新技術與事業新契機。三個月後,許就在內部決策會議上下達決心,進軍光電事業。
手下策士、謀士提醒光電事業特質與石化大大不同,經營團隊必須換腦筋,制度也必須大改,奇美石化過去賴以競爭致勝的手法勢必更張,許文龍只丟下一句話「要改就改,沒有什麼不能改」。
一個對企業變革風格強悍狂野的CEO,同時也是一位小提琴音樂愛好者與演奏者。奇美美術館的蒐藏反映了這位事業創新策略理路狂野的經營者,細緻敏銳的美學心靈。廣達林百里建廣雅軒,典藏他費盡心血蒐藏的張大千傑作精品,建築風格極盡蘇州園林殊勝。
廣達同時也在資訊產業一片低調減量經營時刻,精進廣招研發人才,籌備NB研究所與無線通訊研究所。林百里心靈深處對筆記型電腦科技傑出設計、技術優美性的追求似乎很難與他對美學與優雅的追求截然二分。 明碁集團在臺、馬、美與蘇州的基地,一進門就可見前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江兆申先生雄奇偉岸字體的題字:「追求資訊生活的真善美」。
明碁集團工業設計部門甚至設計辦公室使用水杯,造型用色都極為優雅。明碁集團也是台灣資訊業界動態創新、行動迅猛狂野的前鋒。
即使非工業創新領域,如李敖、如畢卡索,他們皆在自身領域內睥睨群倫,孤標傲世,每每提出與眾不同的見識高度。
這兩位狂野的男人,狂野的創新者,他們對美(人!?)與優雅的執著追求,也是眾所周知。 創新的心靈長什麼樣子?這七位既狂野又優雅的男人,在各自專精的領域內,是毫不含糊的創新者。他們的事蹟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