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經濟,繁華攏是夢?

2001.10.01 by
數位時代
新經濟,繁華攏是夢?
新經濟真的存在嗎?在強勁成長和高度繁榮的不久前,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誰能想到,打擊緊接著來臨。今年上半年,經濟總產出的年成長率只成長了1%─...

新經濟真的存在嗎?在強勁成長和高度繁榮的不久前,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誰能想到,打擊緊接著來臨。今年上半年,經濟總產出的年成長率只成長了1%──而且可能繼續下滑。許多自認權威的專家已經宣告新經濟死亡。現在他們談論的是「泡沫經濟」(Bubble Economy)。
但,新經濟豈會死得這麼快。我們認為新經濟的確存在,只是需要被適當定義出發展方向。
我們的觀點是,1990年代晚期的狂野擴張,和2000年到2001年的股市熱浪,聯手從根本改變了美國經濟的結構。新經濟,絕不是景氣循環(business cycle)的終結者,衰退仍可能發生;它也不代表公司股價的本益比(PE Ratio)可以無限上漲到外太空。新經濟的真確定義是:它是一種由科技帶動的生產力提升、最佳財務系統,加上自由化引發的創業家精神,共同組成的新經濟架構,這使我們比1973到1995年的那個景氣遲緩時代,可享有更高速的經濟成長,但卻少了通貨膨脹的威脅。

**經濟變動更猛烈

**
對於未來兩、三年的前景,我們的態度是謹慎而樂觀的。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勞工生產力(每人每小時的工作產出)每年成長2.4%。即使景氣衰退,仍維持這樣的水準,雖然腳步可能放慢了些。同時,移民也有助提升勞工素質。綜合以上因素,美國很可能繼續維持3.5%的GDP成長率。和1973年到1995年間,平均2.8%的GDP成長率比起來,現在經濟體質健康很多。它也在1990年代晚期發展過熱時,超過4%成長率的安全界限內,和整個20世紀平均成長相當。當時,美國是世界歷史上,歷經財富成長最快速的國家。其他國家似乎也同意這點。
他們押注美國經濟將維持長期強盛,大量投資美國資產──從美國國庫券到新汽車工廠。
相對地,短期經濟似乎不是非常好。曾經以為新經濟是指「永恆榮景」的人們,已經被現實打倒,而以較快速度成長的新經濟,更容易受到變動影響。科技業景氣,向來以猛烈起落著稱,例如你有一個創新的點子,在過去,你會依賴企業研發預算和政府補助等資金來源,較為穩定,但現在,創新的新事業金主變成創投和IPO(股票上市),動盪更為激烈。傳統公用事業的管制鬆綁,讓電話和電力等獨佔事業,變成面對不確定競爭的產業;甚至連全球化也可能影響經濟的變動,現在科技投資只要一冷卻,就是全球性的集體冰凍,而不是像過去的經濟衰退,只發生在特定國家的特定時間內,彼此不會受到牽連。
整體而言,好消息還是多於壞消息的。到目前為止,今年的美國經濟看起來將試著從衰退中站起來。立即面臨衝擊的侷限在特定產業,如網路公司和通訊設備製造商等。即使在2001年第二季經濟成長中,資金投注短少了2%,整體經濟仍然勉強成長了一點點。聯準會(Federal Reserve)一連串的降息行動,鼓勵消費者繼續消費和置產,而且至少還會有一波降息。較低的利率抵消了包括科技業在內的衰退,導致投資人股票大幅縮水的衝擊。短期而言,新的變動因素仍不足以讓整個經濟衰退。
當企業繼續重新投資在新工廠和設備時,就是經濟完全反彈的時機。現在,企業並不願意採購新設備,因為他們手上還有很多上次資金狂熱投注時買進的設備。美國產業只運用了設備生產力的77%,寫下1983年以來的最低記錄。企業在消化它們的存貨,而非從事新的生產活動。標準普爾公司(Standard & Poor's)首席經濟學家大衛‧偉斯(David A. Wyss)指出,景氣循環就像1950年代所經歷的情況一樣:資本投注是導引經濟下滑的第一道力量,也將是最後一個恢復元氣的。

**創新領導下一波經濟擴張

**
最棒的押注是:不久後,資金終將大量投注。隨著存貨減少,企業會需要新設備和軟體。在競爭激烈的商業世界裡,企業無法繼續使用過時的設備,即使它還有幾年的使用期限。能夠節省成本的設備,將是市場上最大的需求。隨著資金投資回到正軌,經濟從今年開始到完全恢復至少需要一年時間。根據最近Blue Chip經濟預測中心針對50位經濟學家所做的調查,他們預測今年美國GDP將成長1.8%,明年成長3%,到了2002年第二季,年成長率將到達3.5%。
下一波的經濟擴張,會和上一波很不一樣,將由新興的公司來領導。不斷的研究創新,解開了人類基因圖譜之謎,製藥和生技公司可能因此成長快速。至於資訊科技,則期待一番整合。
以為只要製造出速度較快的路由器(router)或多拉幾條跨越海陸的光纖纜線,就能帶來大筆營收是不可能的。消費者和企業現在最需要的是能夠立即生產、帶來實際收入的系統。舉例來說,電腦要讓運算變得像開水龍頭一樣簡單。企業不再自己管理主機,改由委託外包。
下一代最受看好的是協同軟體(collaborative software)。MatrixOne、Agile和Logistics.com等軟體公司,排除了供應鏈的瓶頸,讓上下游資訊能夠流通。無線通訊也是被看好的領域,專家說:行動電話和網路,很快地就會變成像花生醬和果醬一樣普遍。

**突破生產力的瓶頸

**
對新經濟抱持懷疑態度的人,對未來是比較悲觀的,因為他們對過去經驗有比較悲觀的解讀。
他們認為1990年代晚期買的許多設備和軟體都浪費了。並主張GDP下滑證明了他們的論點,那段期間的利潤和生產力,不如當初大家預期的高。他們認為,回頭來看,那段經濟繁榮其實是大泡沫。
不可否認的,確實是有些泡沫存在,但是過去的繁榮也是建立在紮實的基本面上。1990年代,企業投資在IT設備的行動,終於突破生產力的瓶頸,幫助生產力提升和成長的電腦,帶動企業股票大放異彩。去年,聯準會經濟學家歐林納(Stephen Oliner)和西可(Daniel Sichel)在一項研究中指出,有一半的勞工生產力提升發生在1990年代晚期,因為勞工使用的設備更好了──稱為「資本深化」(capital deepening)。
不只是運算能力比過去更好,進步的腳步也更快了。哈佛大學經濟學家喬金森(Dale W. Jorgenson)指出,從1995年11月,英特爾開發出Pentium Pro開始,它微處理器的產品週期也從3年縮短到2年。英特爾仍照著這樣的速度發展,最近更推出伺服器和工作站用的Itanium處理器──它一次可以處理64位元的資訊。
先買設備,總有一天它們會派上用場。英國UBS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馬汀(Bill Martin)指出,資訊科技的價格滑落,可能提升從1971年以來所累積的設備總量。在牛津和史丹福大學從事研究的經濟學家大衛(Paul A. David)認為,從企業間的電子商務、便宜又好用的應用程式和通訊技術發展來看,要提升生產力和顧客福利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如果現今的科技潮流真的代表第三代工業革命,生產力的成長至少可以維持20年或更久,」倫敦經濟學家威廉(Darren Williams)和雷得(Richard Reid)在他們最新的報告《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中指出。
電腦和通訊器材都是多用途的工具。這表示它們將愈來愈重要,因為它們能應用的層面超乎我們現在的想像。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經濟史學家迪倫(J. Bradford DeLong)認為,電力使美國工業從1880年到1930年間,至少每年增加了10%的機械馬力。相對地,從1950年代晚期開始,世界整體運算能力一年約提升84%。即使假設電腦運算能力部份受侷限而無法發揮,它的成長仍是空前的。甚至景氣下滑,它的性能仍繼續提高。現在,雖然便宜又好用的科技產品供給過剩,但這不是最糟的問題。
的確,對長期的樂觀態度已經受到不景氣影響。新經濟的景氣起落比過去整體經濟的影響還要深。1990年代晚期,資訊科技的投資就像野火一樣快速蔓延,從1995年到2000年間,每年成長20%。企業和一般消費者在資訊科技上的支出,在最熱門的時候,貢獻了經濟成長率的1/4到1/3。現在,科技支出正在下滑。今年第一季,IT投資成長率下滑到6%。4月到6月,科技業的不景氣仍未結束,通訊設備的訂單減少25%以上。

**敏感的金融市場

**
科技業的景氣惡化,受到創投資金、公開上市難易度和低風險債券的信心影響。以上3種在整體金融市場中都是極為敏感的。在景氣好的時候,它們也好:根據湯姆森金融安全資料公司(Thomson Financial Securities Data)的創投經濟部門統計,1990年創投資金只有35億美元,去年已經增加到1040億美元。除了提供資金,創投也幫這些新公司找供應商和客戶;在環境改變時,幫它們修正營運計畫。哈佛商學院的經濟學家高登(Samuel S. Kortum)和倫納(Josh Lerner)發現,1元創投資金所能創造出的專利權數目,是1元研發經費的3到5倍。
但現在需要資金的科技公司,尤其是新興公司,都吃了閉門羹。加州Redpoint創投公司合夥人楊(Geoffrey Y. Yang)說,「我們從資金成本近乎0的時代,走向資金成本無限高的時代。」
楊對投資TiVo公司感到得意。它能幫助像楊這樣忙碌的人,輕鬆地錄下電視節目的數位檔案。「TiVo和它的服務形式改變了我的生活,」楊說:「但我很懷疑我們今天是不是會繼續投資在這樣的新興公司上,這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楊擔心科技業的「正常狀況」(normal conditions),要到明年底或2003年初才能恢復。
難怪矽谷的人要無精打采了。但每當美國科技景氣滑落到低檔的時候,結合新科技的公司將會帶著經濟再度向前發展。而且它可能比悲觀者憂心的還要來得快。景氣復甦的兩個關鍵是「創新」和「成本效益」。美國聯準會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做為一個有影響力的觀察者,仍然是樂觀的。「根據我們做的所有評估,」他在7月對Senate銀行公會發表的談話指出,「我們仍在科技擴張時代的半路上而已。」
但要讓華爾街克服恐懼,並能分享葛林斯潘的好心情,卻需要時間。紐約投資經理人和經濟預測家克夫曼(Henry Kaufman)說:「人們受到這樣的打擊,必須先揮別那些記憶。」
但資金投注很快地會再回來。運用更先進的軟體和設備,美國工作者能以較少的心力付出,從事更多生產和服務──也就是指更高的生產力。即使現在經濟仍然繼續成長,維持美國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絲毫不受影響。新經濟仍然存活著。期待美國明年將能再度享受穩定、沒有通貨膨張和活躍的經濟成長,是個不錯的賭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