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明顯︰我都選那種眼睛會發亮的人

1999.10.01 by
數位時代
翁明顯︰我都選那種眼睛會發亮的人
先是一九九八年,翁明顯投資了由矽谷四位印度年輕小夥子所創設,專做檢索技術的Junglee,後來該公司被網路超級書店Amazon以1億8000...

先是一九九八年,翁明顯投資了由矽谷四位印度年輕小夥子所創設,專做檢索技術的Junglee,後來該公司被網路超級書店Amazon以1億8000萬美金收購,他手上價值十幾萬美金的股票,頓時賺了36倍;再來是China.com,上市的第一天價格就上揚三倍,市價達到14億美金。翁明顯最近三年投資超過六億台幣在國內外的網路公司,旗下已經上櫃上市的投資企業超過十家,翁明顯說,他已經搞不清楚投資價值翻轉了幾倍。
有人把他和日本的孫正義相提並論,翁明顯卻不以為然。他的企圖不只是「投資者」,他有更大的野心做「經營者」。談起經營「台灣達康」(Taiwan.com)、未來要做的「青春達康」(Youngparty.com)、「股票財經網」(Gopiu.com)及「慈善網」(Docharity.com),他興致勃勃。
在台灣所有年過五十的企業家,翁明顯是僅有的網際網路「天使」(Angel,矽谷對個人創投的暱稱)與創業家,他如何神準地看中一家不起眼的公司?他如何想,他又如何實踐他未來的Internet夢想?
在與《數位時代》編輯部的對談中,翁明顯由他的大學社團生活,談他走上創業家的道路,也談到中環將來的新藍圖。

Q:為什麼最近對投資網路如此積極?
A:我們今年光是投資上櫃的網路公司,大概超過十幾家,投資網路和投資其他產業有點不一樣,我覺得像是投資人才,把人才結合起來,讓他們自己去發揮,這是一個時代潮流,往這個潮流走的都沒錯。
投資網路股,我個人有那種「醜小鴨變天鵝」的感覺,像是投資Junglee,一下子被Amazon接手,爆發力就很大,投資的十萬美金結果變成好幾億。
為什麼我們的投資都在美國?那邊每個年輕人都幻想超越Bill Gates,我一聽他們簡報,到處都是Bill Gates,現在不投,更待何時?美國教育的成功,使他們每個小孩子的志氣都很大,賺到錢後又不像是守財奴,台灣這邊一賺到錢就抓著不放,已經忘掉他原來想做的事,我覺得這就是一個不一樣的思想。
美國人抓住一個機會就一直擴充,不只是為了他自己的理想,等他賺了很多錢再回饋社會,例如Bill Gates今年捐了150億美金,捐給他自己和太太的慈善基金會,150億又回饋社會,最主要是來自他們的成就感,和對社會的責任感和愛國心。台灣這邊成長的人,賺了點錢就想撈、就想跑了,那種心理使台灣沒辦法產出大企業。為什麼我的投資偏向在美國?因為我碰到太多太多新的Bill Gates、楊致遠,或是像Amazon的Jeff Bezos,每一個人都很年輕、很有創意,其實我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啦,他們講的我幾乎都不懂,因為我畢竟不是網路人。

Q:來找您投資的人一定滿多的,那您都怎麼判斷?
A:我都選那種眼睛會發亮的人,講起話來神采飛揚,忘了自己是誰的那種人,這種人才平時看起來像是一般人,和你我沒有什麼不一樣,等到他一坐下,連上網路,講到他的理想時就很激動,雖然我統統聽不懂,但是我感覺只要我投資他,他就會超越Bill Gates,我也因此結交了很多朋友,他們都很年輕,但是都很優秀。
我大概歸類自己的幾個投資,選名校畢業的像史丹佛和康乃爾大學,或有論文發表的人,大概都不會錯。美國那邊的人才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是讀書然後考試,用分數來評估。他們不是,有的人在還沒上大學前就有很多論文,到各種受重視、有價值的學術期刊發表,早就已經得到學術獎了。我在想中環以後也會重視這一點,獎學金不給分數高的,而要給有創意、有創作的,可能亂寫但寫得有道理的,有顛覆性的也好,至少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死板的教育,我覺得他們美國的教育真的值得我們台灣學習。
美國教育最主要的成功是,大家不是積極在追逐金錢,很自然地他們都不會去騙人家的錢。
像Junglee拿到我的資金後,沒想到連頭等艙都不敢坐,薪水也不敢領,真的很難想像,要是在台灣就不同了。還有最近投資做Voice mail的紐澤西公司Ureach也是,他們都不敢隨便開銷,要用有限的資源在短期內把他的計畫達成,他曉得第一次拿來的錢花光了,第二次要再去求人家可能也很難。
他們都好節儉,穿得很簡單,都沒有打領帶,穿著T恤就來了,看上去好像是幫人家開門的門僮,但是一講到自己的公司時,每一個人都眼睛發亮。這好像是人才的一個風格,因為他有太多理想,使得他沒有一刻安寧,他整天都是在工作,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很快會成功。投資網路後我接觸了很多人,網路上的天才都很年輕,很瘦,好像營養不良。

Q:您是在什麼樣的機緣下開始投資網路?
A:說來是笑話了,主要是以前我們做磁碟片,做到世界第一,賺了很多錢,手上有好幾億的現金,已經覺得不得了。我們那時候已經在看DVD,因為我這個人又保守,CD-R還不敢投資,有點怕怕,沒想到後來的趨勢是CD-R,不投資不行,從一九九六年十一月開始投資到現在接近三年。但在投資CD-R前的那段時間內,我們就做很多轉投資,當然,等我們決定發展CD-R這個產品時,就回到本業,認真去投資。
我在想,如果我們要整合所有的轉投資,那真是不得了的資產,我現在發現我們什麼東西都可以做,因為我們轉投資的太多啦。裡面包括IC產業,像Flash(快閃記憶體)、Rambus DRAM(高速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現在已經一個個設廠。譬如還有最新know-how的鋅空電池,因為鋅不容易生鏽,一氧化就產生電流,完全沒有污染,壽命比現在一般電池多八倍,可以做一般3A、4A電池,將來也可以用在電動車上,但因氧化面積要大,技術上還要突破,原理上是可行的,像這種最高科技我們也投資。

Q:那網路只是您當時諸多轉投資之一嗎?
A:是轉投資之一,只是我潛意識偏重網路,總共應該有100多家網路公司,大部分都在美國,像最近上櫃、做電子商務的Commerce One,及最近漲得很兇、做管理系統Net IQ,已經賺了差不多30倍。

Q:一九九五年Netscape上市,一九九六年Internet在美國也才剛起步,您那時候怎麼會注意到網路?
A:我喜歡看書,整天有空就讀書,而且年年參加電腦展,參加了差不多20年,我都會注意新產品和新觀念,覺得新時代就是網路,剛好又有很多朋友幫忙找case,很自然就開始進行對網路的投資。

Q:當初您為什麼會投資China.com?
A:講起來應該是AOL裡幾個朋友的關係,他們講這是好case,AOL想購併China.com,當時正在評估,叫我們趕快投資,成本就比AOL便宜,完全是朋友的關係啦。我感覺AOL周圍的公司都很好,它購併Netscape,然後買下ICQ,最近又購併PC Work,你可以想像它的決心一定是無法抵抗的,連微軟都懼怕三分,因為微軟再怎麼大,在網路上還是落後AOL相當多,所以它現在想急起直追。
我們決策程序很快,跟別的公司不一樣。很多投資案都是很偶然的,但是我們決策速度都很快,不會拖半天,公司裡就有一個基本理念—— 快。但是我們投資的目標是人才,投的錢都不是很多,真正的人才要求的錢都很少,那些要開大口的,我們就比較緊張了,要做好好評估。
我現在發現成功的網路公司都是從小錢開始,自己有能力很快地去賺錢。有些人要很多資金的,我們聽了很怕,有的人會說,我這個case大家搶得要命,趕快來投資。像那種沒有100萬美金不用談的,一定是吃錢的機器,我們大概都不會投資,現在網路上真正投資的都是人才,不是錢。
有些人才的構想不是現在才成形,很可能在他大學的時候就整天玩電動,發現有很多麻煩,像Net IQ那個人就是整天玩電腦,玩到火大,把電腦甩了,因為整天就是忙線、上不了網,他就產生一個管理系統,把所有的員工分成A、B、C三級,作頻寬的調整,上櫃後也是那麼值錢,很多公司的內部網路都要找它的know-how。那些人從大學畢業到進入研究所時,一個公司已經差不多成形,都是他們的日月結晶,所以他們要的資金都很少。
最近我們又投資CoolDoor—— 任意門,可以有3000人同時在網上發言,或一起玩坦克大戰等大型沙盤演練的game,就像台灣的「萬王之王」,都是好幾千人同時玩,它的創辦人是美國雪城大學畢業的台灣人。

Q:大陸那邊的投資呢?
A:也有,應該case也不少。網路上沒有國界,也沒有什麼兩國論,只有人跟人的關係,沒有國家和國家的關係,網路好像就是一片詳和,網路就是通俗的語言,全世界用相同的語言。

Q:在您的構想裡,中環未來應該是什麼面貌?
A:當初我對中環也沒有什麼特別目標,只想把產品做到世界第一,沒想到那麼快就做到了。
再來的挑戰不只是爭第一而已,網路上的做法要不一樣,要策略聯盟。像Amazon就是要爭第一,他手上現在有14億美金,一年差不多虧一億,虧個10年都沒問題。但你新進來的人怎麼辦?一年要虧三億,因為你沒有Amazon原先的基礎,像它購併了搜索引擎做得比Yahoo還好的Junglee,所以Amazon以後可以超越Yahoo。Yahoo也要趕快轉型,不能老是做入口網站,網友上三秒鐘就跑掉了,流量很多,但是沒有人留下來。Amazon的形態是不一樣的,買書的人都到它那邊,成為忠實客戶。
以後網路上會有很多獨特的東西,最厲害的都是包裝式銷售(Package Deal),不是單樣銷售,例如AOL購併做網路電腦的PC Work,以後PC送給你,不經過微軟的平台,就直接連到AOL網站。時代在變,網路上的銷售形態都在改變,一定要採策略聯盟。

Q:您在網路界的朋友好像滿多的?
A:大家在一起談得來很重要,可能和我的個性有關。我在大學裡面不太去上課,整天都待在社團,我差不多參加20幾社團,有合唱團、圍棋社、民族舞蹈社、登山社、柔道社、劍道社等,興趣比較廣泛。

Q:很多人過去對中環的印象停留在傳統產業,看來中環轉型好像滿成功的?
A:每次中環轉型,大家都嚇了一跳。CD-R不做則已,我們只做三年,就超過做了13年的錸德,達到世界第一,使所有同業都很驚訝。以前做磁碟片,一九八八年開始投資,一九九四年才拿到第一,花了六年時間。網路上不敢說要和AOL爭世界第一,但在華人網站做到第一,是我們想達到的目標。
Internet是個很年輕的事業,在裡面的全部都是十幾歲或廿幾歲的年輕人,幾乎全是美國人。快出來的Internet 2也是由美國國防部轉給校園研發,這個行業無論怎樣都是美國在領導,英文已經是全世界最大語言,華文是第二大,整個網路太大了,做到世界第一不容易。
我是野心十足,但也要考量現實,我雖然是九段棋手,但是對手是林海峰。

Q:除了投資之外,您也負責經營的部分嗎?您對網路的策略是什麼?
A:都是有專人在經營。我們的網路事業第一個要以ICP(內容提供者)為主,從娛樂開始,接下來是運動、休閒旅遊;另一個主軸是社群,再轉到電子商務。
以Taiwan.com來說,有35%的流量來自國外,外國人要到台灣,第一個會想到的是Taiwan.com,這是我們最大的利基,所以我們的經營方式會和別人不一樣。我們以後還有一個做股票的財經網站,叫Gopiu.com,Gopiu就是台語發音的「股票」,輕鬆好記,我是覺得我們要有一些本土化的名字。

Q:您在韓國目前投資Findkorea.com,日本方面呢?亞太區域的部署會怎麼樣?
A:日本就是和AOL合作Mitsui,以後會聯網,和AOL也會聯網。
AOL已經脫離經營企業的基本觀念,當初他在講人跟人的Interactive(互動),沒有人聽得懂,其實就是把所有的社群都集中到AOL,那時微軟還沒有警覺心。 像AOL有很多聊天區是有計畫地安排大寫手來主持的,例如找摩根史坦利的紅牌分析師主持股市討論區,當然一下子就集結幾十萬人。

Q:有人說您是台灣的孫正義,中環是台灣的軟體銀行(Softbank),您覺得呢?
A:我們倒是不想做台灣的Softbank,我不只是投資,我也經營,光投資也不是我的興趣,最終目的還是要自己經營,我年紀還不算大吧。
基於好奇心,大陸人最喜歡上的是Taiwan.com,但經營網站最主要還是獨創的內容,不是亂抄的,只要大陸一開放、尺度比較寬後,他們要看的不是China.com,而是Taiwan.com,我們可以提供最好的服務、很大的伺服器,用新技術來處理頻寬,使大家上網站很容易、很方便。到時候大陸十億人口,一開放後上網人數就會燒起來,可是大陸的網站都好無聊,多半是歌功頌德的。大陸沒有什麼創作,都聽台灣歌,創作是要有環境的,要不然你寫了一首歌,出來錢還沒賺到,已經被禁歌,還抓去坐牢,就沒有人敢創作了,如果光是些樣板歌,沒人要聽。還是要有很自由的環境,才會有創作,像美國創作就很厲害,它占領全世界市場,為什麼AOL、Amazon會那麼大?因為全世界的人都上他們的站。

Q:經營兩岸三地華人網站的公司滿多的,那中環的優勢在那裡?
A:大陸官方的掌控非常大,和台灣不同,台灣官方網站如中央日報沒人要看,因為台灣自由的環境已經形成,但大陸還是以官方網站為主。背後有新華社的China.com走正常的官方管道,是朱鎔基手底下批准的,我覺得和China.com合作比較有利,也比較保險。

Q:您自己不上網?
A:我連電腦開機都不太會開,自己很少上網,有空都下棋、打高爾夫球。

Q:中環過去做製造業,現在又轉型代理影片的娛樂業及未來的網路媒體事業,核心競爭力如何轉移?
A:不要把觀念講得那麼死,事實上只要找到人才就可以做,現在已經跟以前不一樣,老闆不是什麼都要懂,我們沒有總管理處,投資了就放手讓他去做,很自然每一個人都可以發揮,不能以數字去看,而是以整個表現來看。像我採用「雁子哲學」,管理法是很輕鬆的,我們不是購併,而是從母公司獨立出來(spin off),是找一個帶頭的人,一個一個分出去。
現在的管理方式是重視人的管理,如果一個人的管理體系大到三、五千人,是沒有辦法全面照顧到,連裡面主管的名字都叫不出來,怎麼去經營一個公司?我這個人一輩子忠於我的本業,因為沒人比我懂,這些CD-R的客戶都是我20年的朋友,從當初做錄音帶、錄影帶到CD-R一起成長,他們怎麼會去跟錸德買?他們一定跟我買,訂單都下給我,所以我在這個領域很輕鬆,跨一個領域我恐怕就要找別人。每一個經營一定要找一個對的人,要不然一個人的人力有限,又不可能到處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