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校園藩籬的遠距離教學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打破校園藩籬的遠距離教學
廿五歲的呂斌勝,專科學校電機科畢業,今年剛從軍中退伍。當多數的莘莘學子還在揮汗應試的盛夏之初,他透過網路,註冊修讀了美國一所大學的研究所先修...

廿五歲的呂斌勝,專科學校電機科畢業,今年剛從軍中退伍。當多數的莘莘學子還在揮汗應試的盛夏之初,他透過網路,註冊修讀了美國一所大學的研究所先修課程,開啟他的大學之門。「順利的話,希望兩年半以後可以得到碩士學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得多的呂斌勝很有信心地說道。
像呂斌勝這樣透過網路「遠赴」海外求學的例子,在台灣還不算太多,但在全世界,網際網路的興起所帶動的遠距學習熱潮,儼然已成為不分年齡、地域和種族的全球運動。跨出學園圍牆的遠距教學存在已有近百年的歷史,從最早期的函授、電視教學(例如空大的課程)、到新興的媒體——網路,遠距教學一直都是實踐終生學習、不分時地學習的最佳工具。
但是像函授、電視教學這些傳統的遠距教學工具,學生與老師之間只能做單向的溝通,缺少了求學過程中師生與同學間相濡以沫、教學相長的可能性,很難成為教育的主流。網路和其他傳播科技的出現,讓遠距教學不再只是枯燥無味的教材閱讀,同步、非同步遠距教學和各種多媒體的運用,不但讓遠距教學的課程有如親臨校園,甚至增添了幾分學習的趣味。在網路上開「企業管理」課程的台大工管系洪明洲教授針對選修的學生作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學生喜愛網路教學的程度,勝過傳統教室上課。

**史丹佛與澳洲Deakin的遠距教學

**
坐鎮美國矽谷中心、執世界學術牛耳的史丹福大學提供遠距教學的課程已有30年的歷史,每年開超過250種工程方面的課程,5000名以上的學生選讀。去年,史丹福更開辦了全部透過網路授課的電子工程碩士課程,除了領畢業證書,求學的過程可以不用跨入史丹福大學校園一步。澳洲,是全球遠距教學最為發達的國家之一,全澳洲有超過15萬人以遠距教學的方式進修大學的各種課程。以遠距教學著稱的澳洲Deakin大學為例,全校有1萬1000多名學生透過網路修讀學位,約佔全校2萬多名學生的半數,幾乎所有的學科都授與網路教學的學位,從學士到博士學位都有。史丹福專業發展中心(Stanford's Center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的主任迪帕歐羅(Andy DiPaolo)指出,「工業時代,我們上學;傳播時代,學校來到我們面前」。

**台灣的校園學習轉型現狀

**
今年初,教育部通過了《大專以上學校開辦遠距教學作業要點》,未來不但可以透過網路修習國內外大學學分,甚至取得學位。台灣的大學開辦網路教學的課程已有3年的歷史,到了今年,已有超過70所的大專院校開辦遠距教學的課程。初期的網路教學課程,多半只是用網路來傳遞教材,學生用電子郵件和老師討論課業,課程的設計多半也沒有針對網路教學的特性加以考量,學習的成效和教室上課有很大的落差。修讀軟體發展與管理課程的呂斌勝除了自行閱讀老師所指定的教材,每週大概只有一次用電子郵件與老師溝通的機會,缺少面對面的互動。
但是隨著教育政策的推廣,大學在遠距教學設備的投資增加,過去對網路遠距教學的效果與品質的疑慮,獲得了大幅的改善。以交大的互動式遠距教學為例,授課老師在主播教室內上課,透過電信局的專線及軟體,老師講課的內容與影像可以傳送到各個遠端的教室,而遠端教室學生的聲音、影像,也可以透過雙向視訊網路回傳到主播教室,達到雙向溝通的目的。

**元智大學的軟硬體投資

**
剛被媒體評選為最具發展潛力與進步最多大學的元智大學,同樣也對網路教學的投資不遺餘力,不但在校區內各個系館與宿舍架設有線電視網路,更著手進行教材網路化、網路上群體討論課程、將教學影帶製成「隨選視訊」(VOD),讓網路遠距教學呈現更多樣化的面貌。元智的研發長尤克強下個學期將要透過非同步遠距教學設備開管理學的課程,「一次可以有300個人上課,長遠來看,大學對網路遠距教學的投資,反而可以降低成本,」尤克強說。剛接任政治大學商學院院長的吳思華也認為,過去大學老師花了太多時間在做知識傳遞的工作,事實上這些工作有許多是重複的,有了網路,大學老師可以把更多的心力放在知識的創造上面,對學術的發展是有所助益的。

**亟欲超越的發展瓶頸

**
然而,台灣大學網路教育的發展,仍舊存在一些限制。
「網路教學成功與否的關鍵,全然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政策和觀念問題,」當年負責規劃元智大學遠距教學課程的資訊傳播系系主任梁朝雲這樣認為。除了政策因素以外,大學網路教育發展的侷限,主要在於台灣特有的文憑主義,和網路教育先天上的限制。
吳思華認為,許多在台灣開班授課的國外大學所給的文憑,都還很難被社會廣為接受與認可,透過網路所得到的學位,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在網路教學極為普遍的澳洲,網路文憑被認可的程度,從來就不是一個問題。Deakin大學的國際推廣主任Deanne Gedge就指出,對澳洲人而言,學位是透過到學校就讀或是透過網路取得,沒有任何的差別,對學校來說,則是要透過各式各樣的新科技與媒體,確保網路教學有等同的教育品質。「透過網路得到的文憑,沒有道理被給予較低的評價,網路教學不但課程內容沒有縮水、考試評鑑同樣嚴格,學生反而少了與同學討論的機會,困難度更高,」Deanne Gedge笑著說。

**資訊科技活絡學習管道

**
吳思華提到,雖然像史丹福這樣的頂尖學府都已成立了全部以網路教學的碩士學位,但是並不是所有的課程都適合用網路這樣的工具來進行,以商學教育來說,師生與學生間面對面的互動、或是學生的反應與討論,與授課同樣的重要,而這是網路很難取代的。儘管網路教學在台灣還存在著一些困難有待克服,但是吳思華也認為,廣泛地運用資訊科技與網路所帶來的好處,是大學未來發展無可改變的趨勢。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長田長霖認為,美國這一波的經濟成長出乎意料地繁榮,主要是資訊科技產業的發展迅速,超過多數人的想像。資訊科技的主流地位,已不容改變。
而大學的發展,必須與社會的脈動與趨勢緊密結合,因此,能否善用資訊科技所帶來的優勢,將會是大學能否在未來激烈的競爭中勝出的關鍵。田長霖舉柏克萊為例,整個校區約有3萬名學生就讀,但是透過遠距教學上課的學生卻多達30萬名,「公立大學有別於私立大學之處,在於公立大學必須負起教育大眾、服務社會的責任,而運用資訊科技的遠距教學,正是要達成這樣的目標的最佳工具」,田長霖指出。
不分國內外,或公私立大學,網路正在拉近學習者之間的距離,卻正也在擴大網路使用者和非使用者之間的距離,因為網路的世紀,就是知識的世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