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熟的e世代

1999.08.01 by
數位時代
圓熟的e世代
王文杉的母親是出身於大家族、壓抑賢淑的婦女。自小跟著母親長大的王文杉,在母親嚴厲的管教下,曾經是眾長輩眼中的「OK寶寶」。王文杉從小最熟悉的...

王文杉的母親是出身於大家族、壓抑賢淑的婦女。自小跟著母親長大的王文杉,在母親嚴厲的管教下,曾經是眾長輩眼中的「OK寶寶」。王文杉從小最熟悉的姿勢是「立正站好」,長輩們吃飯聚會,他和小輩們就得在一旁立正站著。王文杉讀復興小學的時候,母親精確計算了他離開學校搭車回到家的時間,如果他稍有延遲,母親都會詳細盤問,一刻不得偷閒。
他被調教得可以配合任何人的需求。「如果我要求一件事,得不到是應該,得到是意外。」王文杉說。

**年輕率真的小王子

**
高中時,王文杉被送到美國波士頓念書,住在私立住宿學校。久經壓抑的王文杉如從籠中放出的鳥,覺得「快樂極了」。
在美國唸高中和大學,王文杉才開始培養自己的獨立人格和思考。他喜歡朋友,家裡總是門庭若市;他也活躍於學校的活動,曾經擔任「國際學生會會長」,從籌辦各式各樣的活動中學習管理資源。
一九九二年,大學剛畢業的王文杉回到台灣,開始從聯合報印務部的工作做起。報社裡的員工私下暱稱身材圓潤的他為「小王子」。三個月不到,「小王子」就調到總管理處,學習看公文,了解報社運作的機制。「看得快悶死了,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年輕的王文杉「誠實」的形容他當時的心情。
一九九三年底,王文杉調任業務部門,遇到在聯合報系中有名的「嚴師」——當時聯合報總經理、現任聯晚總編輯楊仁烽。
楊仁烽一開始就帶著「小王子」巡查全省各地的經銷商。出差時,每天早上七點半就要早餐會報,中午只有5分鐘吃便當,凌晨兩、三點才睡覺。
第二天清晨七點,王文杉在電梯裡遇見楊仁烽,楊仁烽劈頭就問:「今天第二版的專欄寫些什麼?」前一天累得倒頭就睡的小王子偷懶沒看,楊仁烽嚴厲地丟下一句話:「以後看完了報紙再出門。」
在業務部近兩年半的實際工作和生活,是王文杉覺得最扎實的學習。帶著他「長大」的聯合報系長官們,也都覺得小王子學得快,成長速度驚人。

**很抱歉,接班人就是你

**
一九九五年十月,廿五歲的王文杉又調升至總管理處擔任副總。「我是全聯合報最不想升官的人了,」王文杉坦承,他原本希望給自己15年的時間,再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但是家族對他接班的時機和需求殷切。他曾經試圖和爺爺王惕吾「商量」,延緩接班時間,爺爺什麼也沒說,只告訴他:「很抱歉。」這位性格裡沒有叛逆因子的少主,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接任副總四年,王文杉經常覺得自己的不足。但他始終記得,創辦人爺爺王惕吾,在病重時仍經常坐著輪椅到報社看他。有一次,王惕吾在聯合報4位社長張作錦、劉國瑞、胡立台、黃年的面前,拍拍王文杉的手,告訴四位德高望重的社長說:「他來做,你們要多幫忙。」自此,4位社長對小王子知無不言、傾囊相授,也會坦誠的指正他的錯誤。「我在聯合報完全沒有感覺到幼主接班,老臣相逼的痛苦,反而感到上一輩積德的庇蔭。」王文杉說。
今年還沒過三十歲的王文杉,身旁環繞著「年資」比他的「年齡」還大的主管與員工們,使得他刻意表現得較為老成。有一天,老社長張作錦說他,「你怎麼看起來這麼老氣?」他才驚覺自己應該恢復他的「青年本色」,放輕鬆些。初見王文杉的人,很容易會被他的熱情、親切、沒有架子的俏皮所吸引。他經常當著來客和員工的面前,嘲笑自己稍發胖的身材,或是自己的懶惰與沒有耐性。他最喜歡和朋友去KTV唱張震嶽的歌,常常一個人在車子裡聽錄音帶練歌,準備大展身手。
論年紀,他是標準e世代的年輕人,談起聯合報,他也少了一些聯合報文化裡的謹慎和小心,願意坦誠訴說聯合報的困境或難處。但若有人挑戰聯合報上兩代的「理念」與「堅持」,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為家人捍衛。
報社高層形容,老創辦人王惕吾因成功帶領著聯合報從小到大,開疆闢土,自信較強,也為聯合報系立下了權威式的性格與管理模式。

**美式管理,親和力強

**
第二代王必成、王必立、王效蘭三兄妹,守成性格較強,比較重視財務的管理,擴張的企圖不大。「第一代認為,報紙是run出來的,第二代就覺得報紙必須是繼承下去的。」報系高層主管形容。
從高中就到美國的王文杉,在管理風格上比較美式作風,強調溝通、說理,親和力強。在順境中接班的王文杉,身上看不到改革者的破壞力。大家族出身的圓熟與年輕接班人的衝勁,在他身上混血成一種特殊的氣質與領導風格。
但是聯合報面對的環境,需要更多改革者的智慧。「這是一個媒體激烈競爭的時代,媒體和社會都面臨很多挑戰,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代,需要有眼光和魄力的領導人。」聯合報總編輯項國寧如此期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