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阿媽學電腦和乖孫們一同Online

2008.04.01 by
數位時代
阿公阿媽學電腦和乖孫們一同Online
穿過綠油油的芋田,經過沿路的紅棗樹與磚房,駛過蜿蜒的小徑,來到苗栗縣公館鄉石墻村。還不到早上八點,一群活力的銀髮族魚貫湧入整個村最「高科技」...

穿過綠油油的芋田,經過沿路的紅棗樹與磚房,駛過蜿蜒的小徑,來到苗栗縣公館鄉石墻村。還不到早上八點,一群活力的銀髮族魚貫湧入整個村最「高科技」的地方──石墻數位機會中心。儘管已過了穿制服上學去的年紀,他們對電腦的熱情可不輸年輕人。

「我以前都沒碰過電腦,很怕弄壞它,也不好意思麻煩小孩教,到現在才發現電腦好有趣,」過去從事農業、已經退休多年的陳玉霞笑著說,即使小孩從事電腦設計工作,她對電腦仍非常陌生。和她一起準時上課的老伴徐錦泉也異口同聲地表示,電腦遊戲很好玩,夫妻倆都找到生活的新趣味。

這些已經當爺爺奶奶的老學生,接觸電腦硬體的契機,是政府為解決台灣數位落差而設立的偏鄉數位機會中心(DOC)。教育部電算中心編列龐大預算,購買全新電腦、裝設網路設施,結合各地區學校、社區團體等公益組織,從二○○五年開始,陸續在全國各偏遠鄉鎮設立數位機會中心,目前已成立一百一十座,目標是讓家裡沒有電腦的人也不錯過學習的機會。

困境:缺乏長期志工
讓這些保守的爺爺奶奶放下矜持與恐懼,愛上「學電腦」的幕後推手,是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數位機會中心普遍面對最大的問題是軟實力,沒有足夠的志工來上課,無法持續、有系統地教會民眾電腦基礎能力,無法累積成果,」承辦苗栗縣包括石墻村在內的九個數位機會中心、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陳哲妮直言。

由於缺乏人才教授淺顯易懂的課程,而一般志工服務時間又很零星,再加上民眾學會電腦後無法回家練習等問題,都嚴重限制了數位機會中心的成效,甚至讓嶄新的電腦教室白白養蚊子。

體驗:感受學習價值
很難想像,明基友達董事長李焜耀的太座也曾為不會電腦而困擾,這正是二○○四年四月明基友達基金會執行「e媽咪數位學習列車」計畫的緣起,希望縮短媽媽和孩子間的數位落差。基金會人員隨車帶著四十個皮箱,裝著自家筆記型電腦與相機,全台走透透,足跡遍布五百多個學校,教媽媽電腦。「這個經驗讓我們有能力執行數位機會中心的專案,提供更完整的教育課程,」陳哲妮說。

課堂上,講師徐挺生以流利客家話伴隨中文,秀出網路上可以找到的食譜、電腦遊戲,用最生動的方式引起民眾興趣,台下老人家可以耐著性子坐上三小時,專心聽講邊動手還不時冒出笑聲。「享受體驗是最好的學習誘因,不要讓他們覺得電腦離自己很遙遠,從實際摸索中感受到學習的價值,比方說上網抓一首老歌;學電腦遊戲好和孫子有話聊,幫忙解決隔代教養的困境,」徐挺生說。

關鍵:地方參與度
「電腦基礎教學只是開始,未來希望根據苗栗各鄉鎮的特色,配合當地駐點志工,進一步用數位工具留下文史紀錄,甚至數位化行銷當地文化與農產,」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顧問、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教授劉宇陽說。

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提供的是一年專業教育課程,但這個模式要能夠複製到其他地區,真正解決偏遠地方的數位落差,地方的參與度更是關鍵。以石墻社區來說,社區已有良好的自治基礎。石墻發展協會總幹事邱新和表示,只要和街頭巷尾鄰居說有開課,大家就會踴躍來參加,平常也有年輕的在地志工熱心負責管理數位機會中心,和小朋友互動,讓數位機會中心使用率大幅提高。

積極爭取到數位機會中心的苗栗縣公館鄉福基國小校長曾鴻文說,未來可以和輔導中輟生的「牧羊人之家」合作,給孩子課後「接近使用」的機會,甚至是提供農民學習數位產銷。「從學習數位到數位學習,乃至於變成生活的一部分,」曾鴻文期許。

紅棗是石墻社區的特產,而夏天是紅棗的產季。數位機會中心是一個開始,有了教學課程、有了漸具電腦素養的在地志工。儘管現在農民的打字速度還不快,但是他們都期待,有一年的夏天,農忙之餘,還可以自己上網賣起自家栽種的紅棗,說自己村落的故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