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銀行如何因應全球轉變

2008.04.01 by
數位時代
印度銀行如何因應全球轉變
對印度的銀行來說,隨著國家經濟快速成長,要為顧客提供全球化服務,就像想跟上跑步機的速度般吃力。麥肯錫的研究報告發現,雖然印度銀行在某些指標項...

對印度的銀行來說,隨著國家經濟快速成長,要為顧客提供全球化服務,就像想跟上跑步機的速度般吃力。麥肯錫的研究報告發現,雖然印度銀行在某些指標項目上表現優秀,但想要繼續維持競爭力,則必須下更多苦功。

報告指出,印度的銀行產業在麥肯錫所設定的五項目標中,增加股東價值及有效配置資本兩項較其他亞洲同業優異。另外,印度銀行對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貢獻度上也有好成績。

然而,印度銀行在拓展金融服務範圍上就略遜一籌,其他國家的銀行更懂得如何朝一般家庭儲蓄(household savings)下手。同時,印度銀行也應該改善他們對中介成本(也就是貸款戶的利息與付給存款戶的利息差額)的管理效率。

印度商學院(Indian School of Business, ISB)的金融教授查克巴帝(Rajesh Chakrabarti)表示,印度銀行業對國內生產毛額的貢獻度極高。「銀行信用貸款占國內生產毛額四○%,遠遠超過了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相較於馬來西亞、中國與泰國等國,印度銀行在二○○六年稅前投資收益的表現奪冠,這樣的佳績也讓印度銀行的股東享有最高的投資回饋。

報告也表示,在過去四年間,印度銀行業的資產配置有極大的進步,這可以從他們的總不良資產(non-performing assets, NPAs)比率觀察出來:不良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從二○○三年的九%降到近來的三%。麥肯錫團隊認為,雖然印度快速的經濟成長對銀行提供了不少幫助,但值得稱許的是,印度銀行對於放款越來越能做出較佳的決定。

不過印度銀行的金融中介成本,或說是存款利率和放款利率中間的差額,相較於美國、新加坡與中國卻偏高。原因是,印度主管機關要求銀行必須持有總存款額二五%的現金,稱為法定流動比率(Statutory Liquidity Ratio, SLR),讓那些政府支持的計畫得以低於市場行情的利率取得資金。中央銀行更要求,各銀行的放款總額必須有四○%借給如農業及小型企業等所謂的「優先領域」,但這些貸款的投資報酬良莠不齊,銀行也易產生呆帳。「關於預備款的規定,是過去舊印度遺留下的陋習,」華頓(Wharton)的金融教授艾倫(Franklin Allen)說道:「印度必須廢除這些條款。」

麥肯錫的研究同時也發現過去幾年印度銀行的組成份子產生了本質上的轉變。新的私人銀行(麥肯錫稱之為進攻型銀行)提供較佳的客戶服務、風險管理,並懂得利用資訊科技工具拓展國際接觸,於是快速在收益上追上舊有的負擔銀行(incumbent banks)。也因此在過去七年間,這些進攻型銀行在印度銀行產業的市占率大幅提升。麥肯錫總監,也是麥肯錫印度東南亞區企業金融服務首席的山古達(Joydeep Sengupta)說:「新的進攻型銀行選擇採取新的銷售管道,他們對於非傳統街頭銷售管道的態度,比世界其他地區銀行都積極許多。」

至於被麥肯錫定義為「提升企業價值的最大動力」的客戶滿意度一項,報告認為進攻型銀行擁有「前所未有的便利性,並且提供客戶更好的服務」。然而在此同時,進攻型銀行也比負擔銀行(Imcumbent Bank)有更多「曾有負面客服經驗的客戶」。

山古達轉述這份報告,認為相對於個人客戶,印度銀行的企業客戶較無法容忍不良的客戶服務。「對企業客戶來說,能夠快速便利地以相對低的成本,運用全球各地資金是個大重點,再來是對新產品的提供以及良好的風險管理,」山古達說。然而他補充,雖然印度的頂尖銀行能夠對一線客戶提供上述服務,「印度銀行真正的挑戰來自於那些較小的二線客戶,前者必須對後者提供和一線客戶一樣的服務品質和產品項目。」

山古達也提醒,雖然印度銀行在某些項目上的表現勝過其他的全球同業,其實它們的規模相對較小。不過,接下來十年間,隨著印度經濟快速成長與印度銀行業朝著國際標準前進的努力,情況將會有劇烈變化。「五年前,沒有一家印度銀行擁有超過五、六十億美元的市場資金。今天至少有兩家銀行:印度國家銀行(the State Bank of India)和印度工業信貸投資銀行(ICICI Bank),各自擁有三百億到四百億美元市場資金。十年後,你可看到這個數字將介於一千億到一千五百億美元之間,而且印度會產生至少兩到三家真正的跨國性巨型銀行。」(本文選自Knowledge at Wharton  翻譯=陳松筠)

進攻型銀行態度積極,並採取新的銷售管道。
至於被麥肯錫定義為提升企業價值動力的客戶滿意度,
進攻型銀行擁有「前所未有的便利性」,
但也比負擔銀行有更多「曾有負面客服經驗的客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