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不開簡訊的芬蘭人

2008.04.01 by
數位時代
離不開簡訊的芬蘭人
離不開簡訊的芬蘭人 一年多前,芬蘭總理因為用手機簡訊跟前女友分手而上了新聞,最近又因女方出書披露情事而對簿公堂;而這幾週來,芬蘭的外交部長...

離不開簡訊的芬蘭人
一年多前,芬蘭總理因為用手機簡訊跟前女友分手而上了新聞,最近又因女方出書披露情事而對簿公堂;而這幾週來,芬蘭的外交部長被報導用公務電話傳上百封簡訊給舞孃而引起爭議。這會兒芬蘭人正在討論政治人物的私生活如何影響公信力,我則忍不住想著簡訊作為一種溝通工具對於芬蘭人的意義。

政治人物的情感風波與簡訊扯上關係,我並不意外,人們常說芬蘭男性因為不擅溝通,所以喜歡用簡訊表達心情。而我身邊的芬蘭人其實不論男女,都喜歡傳簡訊勝過打電話,哪怕打電話經常比較便宜。

簡訊既是芬蘭人重要的溝通管道,生活便利度上也少不了它。很多年前,在赫爾辛基就可以用簡訊買飲料、用簡訊付停車費、用簡訊買電車票(而且比開口向司機買票便宜),現在甚至有許多公司提供用簡訊借錢的服務,寫個簡訊馬上就能借到數百甚至上千歐元的款項,儘管利息高,仍然受歡迎。最近還出現了用簡訊開門的公路廁所,要用芬蘭文寫「打開」才可進入。赫爾辛基則曾實驗讓民眾在等公車、電車時,用簡訊輸入車站號碼,就可收到附近環境景觀的歷史照片,既打發等車時間,也認識身邊環境。

簡訊溝通,也被呈現在文學裡。去年芬蘭就出了全世界第一本以簡訊為文體的小說,從頭到尾包含一千條簡訊,內容是某公司總裁出門遠行時,與家人、朋友以簡訊通訊的情節,小說創新的形式受到注目,也因此賣出英文版權。作者在訪談中說,他的小說反映出芬蘭人的生活習慣:「我們遠行時,報平安與分享資訊的方式通常不是打電話,而是傳簡訊。」

芬蘭還曾有個讓民眾「傳簡訊決定電視劇情」的節目,每演一小段,節目就會停下來,等觀眾用簡訊決定該怎麼演下去,每一個段落都有許多可能的選擇,同一集也可以播好幾次,反正同樣的情節,可以因著不同的簡訊而有不同的結局。

我想最能呈現芬蘭人簡訊精神的,大概就是電視上五花八門的簡訊節目了。芬蘭人用簡訊在電視上聊天,用簡訊玩電視遊戲,即使是討論性質的節目,也常會加上一個對話框,讓觀眾可以同步用簡訊發表意見,甚至很多電視節目的內容,說穿了就是簡訊像上字幕一樣不斷地冒出來,一旁的主持人與來賓盯著簡訊字幕,聊天回應而已。

有時我看人們傳到電視上的簡訊,不見得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寫什麼彷彿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透過簡訊與人互動連線,電視是平台,主持人是串場,傳簡訊的觀眾才是節目內容的真正創造者,他們花時間寫、花錢傳,看得高興,還樂此不疲,難怪各式各樣的簡訊節目不斷出籠,這也算是一門好生意。

芬蘭人如此熱愛簡訊,不知是否因發明簡訊的正是芬蘭人自己。我倒是一點也不懷疑,芬蘭人還會繼續發明運用簡訊的新點子,誰叫這裡就是個簡訊的國度呢!

凃翠珊
留學丹麥,定居芬蘭,目前任職芬蘭文教組織專案企劃,著有《設計 讓世界看見芬蘭》及《北歐四季透明筆記》兩書。部落格:北歐四季透明筆記(http://life.newscandinaviandesign.com

赫爾辛基流行什麼電視節目?
《Salatut Elämät》(Concealed Lives,隱藏的生活),這是芬蘭最受歡迎的肥皂劇,1999年就開播至今,劇情圍繞在幾個赫爾辛基家庭的生活上,劇中常帶入具爭議性或戲劇性的話題,例如同性戀、宗教狂熱、賭博、墮胎、青少年懷孕、嗑藥、種族歧視、家庭成員的死亡、偷竊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