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美元一頓晚餐

2008.05.01 by
數位時代
100美元一頓晚餐
如果你問我:台灣經濟如果轉型成功,那可見的訊號(signal)會是什麼?當下的我,會有個連我自己都再滿意不過的答案,那就是:當台灣超過百萬人...

如果你問我:台灣經濟如果轉型成功,那可見的訊號(signal)會是什麼?當下的我,會有個連我自己都再滿意不過的答案,那就是:當台灣超過百萬人口的城市中,都能常態性地出現「一頓個人晚餐一百美元以上」的餐廳,就是台灣正式「今非昔比」的時候了。

這答案絕不離譜──看看巴黎、紐約、倫敦、東京,甚至這兩年深刻明白「Culinary Tourism」(美食觀光主義)的新加坡,你應當就可體會到其立論的關鍵:從人們如何處理、選擇、評價「個人飲食」這種生活體驗過程,就可預見他知性與感性的文化能力,從而推敲出他的經濟產值。英語世界中有一句諺語:「You are what you eat」,說的正是這個涵意。

由需求面分析:當社會能常態性地支持「一百美元一頓晚餐」的餐廳,那也就表示社會各行各業中,擁有大量追求差異化體驗、具備高超文化技術(也擁有高所得)的工作者。當然這些工作者所創造出來的產業紋理,和現在我們單調、齊一、高度聚焦管理技術、能改良(innovate)但卻無力於創造(create)的代工服務經濟體相比,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景。

由供給面看:當社會裡的創業家或管理者,能常態性地在各個味覺領域裡開起各種高價餐廳,那也就意味著在其他的內需型產業裡,老闆們也能夠依照各自的文化能力,開啟各種類型分化的個別店家。你可以想見:當各行各業創業家的核心能力(或者是他獨具的「人生志向」)不再是「撙節成本」,而是「創造某種獨特文化價值」之時,這個社會的主要經濟能力就不再是深受後進者趕上威脅的「工具理性」,而是發孕於當地歷史地理文化中、無法被仿冒的「象徵符號能力」──這個差別就是升級的真諦所在。

法國的葡萄酒產業就是這種「文化霸權」的例子,波爾多(Bordeaux)與柏艮地(Burgundy)兩地的酒莊,不只決定著世界葡萄酒的市場價格,也決定著葡萄的品種等級、釀造的標準程序等,最終則是鞏固法國葡萄酒近兩百年幾近豁免於國際競爭的寡佔地位。

社會學家指出,人類的食慾從來就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後天被「建構」(constructed)的。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二十年前第一次造訪巴黎,深深地不適應法國美食,但今天我可是法式料理的大食客,中間的差別來自:這段歲月裡受過太多法國小說、電影、食譜以及地方誌、旅行文學的洗禮……,是這些文化的刺激,幫助我們在飲食之時,心靈幻想似地再生了你所孺慕的法蘭西式生活風格想像。連帶地,這種一口食物裡混搭十數種食材的料理風格,也成了舌頭追求超越體驗時的最愛。

當城市常態性地擁有「一百美元一頓晚餐」的餐廳,你將會發現這個社會的文化創造力活潑的不得了,最重要的是──你看世界的方式也改變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