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這一把火

2008.05.01 by
數位時代
奧運這一把火
這一次,中國民眾真給惹火了。從三月十四日在西藏拉薩的騷亂事件開始,西方的主流媒體,特別是美國的CNN和英國的BBC這兩家電視台,始終和中國社...

這一次,中國民眾真給惹火了。從三月十四日在西藏拉薩的騷亂事件開始,西方的主流媒體,特別是美國的CNN和英國的BBC這兩家電視台,始終和中國社會持不同觀點,西方說藏人被武力鎮壓,中方說漢人被暴力欺凌,摩擦已經形成。

接下來,奧運聖火在倫敦、巴黎和舊金山傳遞過程中,接連被抗議人士干擾。透過西方媒體的鏡頭,看到的是現場藏人要求獨立;但透過中國媒體的畫面,卻是在街對面站著十倍以上人數的中國留學生和僑民,手持五星旗和標語對峙,而這些人全部消失在西方主流媒體的報導中。

再接著,CNN評論員公開在電視上指稱,在中國,「基本是一幫暴民和匪徒,五十年來沒什麼變化。」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國國內開始出現反CNN聲浪,透過成立反CNN網站後,意見和聲勢快速擴大,並演變為號召抵制法國貨和美國貨,以實際行動表達抗議。

這種情緒被西方媒體描述為民族主義。但換位思考,當倫敦在二○一二年辦奧運,聖火傳遞到北京時,如果跑出一堆抗議份子鬧場,中國政府並出面聲援北愛爾蘭獨立,這會是英國民眾能接受的嗎?

北京奧運不只是中國政府的事,也是中國民眾的事,西方媒體和政府挑動最敏感的神經,在他們以「人權」和「民主」為由,來檢驗中國的同時,中國民眾也以「客觀報導」和「不干涉他國內政」,回過頭檢驗西方勢力。

**中國這回不買西方媒體帳
**對西方來說,這一回踢到鐵板,中國民眾不再和他們站在同一邊,特別是那些帶著歧視和偏見的描述;對中國民眾來說,則了解所謂先進媒體也會預設立場、夾敘夾議,雙方都對彼此有更多認識。

在整個過程中,中國政府多次出面發表聲明,要求西方媒體修正西藏事件的報導角度,以及CNN正式道歉,但都沒得到回應。真正掀起波瀾的,是那些覺得被羞辱的小老百姓,透過網路串聯起來,越聚越多,加上海外華人響應,而產生類似維基百科由下而上的龐大義工組織。

在倫敦、巴黎和舊金山現場觀看聖火傳遞的留學生和僑民,把親身見聞都寫在網站上,配上數位相機拍的照片,將一手消息傳回中國,平衡西方媒體的報導。其他一部分的人則主動下載西方媒體的相關報導,並仔細挑出錯誤,放到網站上。他們稱此為「人肉」搜尋引擎,意指投入龐大人力來找資料。在相關話題的網站上,有人提出資料或疑問,總會有來自中國國內或海外的熱心人士幫忙查詢。大家相約MSN上的名稱開頭加上「Love China」,互相打氣。幾天內,我MSN名單上的大陸朋友們,絕大多數都加上了。

至於那些不願加入的朋友,有的覺得這是在﹁搞義和團」,也有的認為是「另一種言論暴力」,但我所看到的,是這一代人的國家意識,在過去的愛國主義宣傳之下,作用很有限,但是這次受了侮辱後卻被激發。這類似台灣過去以「反攻大陸」作為訴求,被認為空洞誇大,但是等到釣魚台被日本占走,掀起保釣運動,以及後來和美國斷交,整個社會跟著凝聚起來。

當年在海外參加保釣運動的留學生,有今天的總統當選人馬英九,以及回國參與半導體業發展的楊丁元(曾擔任華邦電子總經理)和史欽泰(曾擔任工研院院長)等。如果這一次的西藏和聖火傳遞事件,促成一大批中國留學生回國,從政治到科技到各方面,貢獻在國外所學的專業,這或許是西方媒體所間接幫上中國最大的一個忙。

在那之前,我最好奇的是,中國居然有這麼多留學生在國外,而且到處都有。根據官方統計,自一九八○年代開放出國以來,留學人次已超過一百萬,回國的則近三十萬。這代表至少還有七十萬在國外。從數字上看不覺得有什麼,但是在聖火傳遞經過的城市,都能看到眾多中國留學生,他們是第一線跳出來表達意見,和所在城市的民眾和媒體溝通的中國人。

短期內,西方對中國的敵意不會消失,卻知道不應該與這群人為敵,反而要與他們為友。這群人受過良好的教育,懂中國也懂西方,有高消費力(是各種跨國企業要爭取的客戶),勇於表達意見,習慣上網(和中國國內維持頻繁連繫)。

中國還不是民主社會,這次經歷卻幫海外留學生上了一堂民主課;中國的言論尺度還沒放開,但是透過網路串聯產生的衝擊,也讓西方媒體背後多了一分監督力量。

中國留學生受過良好教育,懂中國也懂西方,
有高消費力,勇於表達意見,習慣上網……
中國非民主社會,這次經歷卻幫留學生上了一課:
透過網路串聯,也能成為監督西方媒體的力量。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