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富人

2007.05.15 by
數位時代
新富人
5月初,我去了一趟江蘇北邊的小城市,叫做沭陽,離山東的曲阜不遠。這裡是楚漢相爭時代虞姬的故鄉,市區入口就立了座虞姬像歡迎訪客。市郊邊上有一條...

5月初,我去了一趟江蘇北邊的小城市,叫做沭陽,離山東的曲阜不遠。這裡是楚漢相爭時代虞姬的故鄉,市區入口就立了座虞姬像歡迎訪客。市郊邊上有一條沂河流過,是孔子與弟子「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那條沂河。

我3年前來過一次,時間在這裡是靜止的,到沂河邊上散步,河堤旁老舊的農舍和遍地種滿的小麥,讓人有種孔子和弟子剛洗完澡才離去的錯覺。但我並不覺得懷舊,而是窒息,人在這裡改變不了什麼,只能被時間慢慢消蝕。

小城市快速開發產生暴發戶
這趟再去,變化非常大。河堤旁的老舊農舍和平房整片推掉,即將蓋起幾十棟的8樓公寓,房價從每平方公尺500元人民幣漲到1300元,當地原住戶都引頸企盼。類似的房地產開發案有好多起,整個城市成為一塊大工地。

市區變化更大。新的洗浴中心(以前是老式公共澡堂)、咖啡廳、百貨公司、高檔會所陸續在近一年開業,以服務那些因城市開發而賺到錢、以及外地來投資設廠的人,有談生意招待客戶的場所。

時間一下子從靜止撥成快轉。仍嫌擁擠的街道上,還走著驢車和三輪車,但後面就是幾輛寶馬、賓士和凌志車呼嘯而過。我在一家高檔會所裡,點了拿鐵,老闆強調是現煮,但等咖啡端上來卻是涼的,我猜牛奶是從冰箱裡拿出來。同桌對於涼的拿鐵不奇怪,他們好奇的是老闆如何從收破爛,到坐擁這家會所和樓下兩家鞋店,外加幾輛進口名車。旁邊一對剛結婚的新人,興奮地商量去新加坡度蜜月的事,雖然他們從未離開過蘇北。

**國際財富管理公司必爭之地
**地下金融在這裡極其活躍。各種建設和事業都需要錢,但小老百姓敲不開銀行大門,提供資金成了好生意。高利貸利息從兩成、三成到十成都有,就看金額和借期長短。最近股市暴熱,考慮機會成本之下,利息再往上調,但生意不減反增,因為抱有發財夢的人太多。

相較於北京、上海、蘇州、杭州、溫州、廣州和深圳先富起來那批,這些小城鎮裡剛冒出的新富人,更像暴發戶,但消費力可能更強。蘇格蘭皇家銀行今年剛和中國銀行合作在中國推私人金融業務,目標就鎖定資產100萬美元以上、有錢卻不懂理財的富豪。

負責這項業務的John Shelley爵士告訴我,中國符合這項標準的,至少有30萬人,每年還以12%成長,他們大部份是創業家,35到45歲,比起英國的55到65歲,年輕了20歲。這裡是全世界財富創造最快的地區,任何主攻財富管理的公司,都不可能不把腳踏上這裡。

新富人的品味,或許無法令人恭維,但他們快速積累的財富,和衍生而來的財富管理市場,卻是中國正在放開的金融業裡,最受期待的一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