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詭的國際水平

2007.05.15 by
數位時代
弔詭的國際水平
最近幾年我經常會聽到,當我們要恭維一個人的作品已到了某種非屬一般的境界,我們會誇讚他的創作已達「國際水平」。毫無疑問,受到如此這般讚嘆的創作...

最近幾年我經常會聽到,當我們要恭維一個人的作品已到了某種非屬一般的境界,我們會誇讚他的創作已達「國際水平」。毫無疑問,受到如此這般讚嘆的創作者,心中感受到的一定是莫大的榮耀。

當我們說某某東西已達「國際水平」時,我們指的是什麼意思呢?這事當然不會有明確的定義,但是大體上來說,我們指的是,這樣的作品即使出了國門仍然具有競爭力(或至少不丟臉),或是和同類的他國大師作品,可以等量齊觀。

學術研究恐失去原創性
如果達到國際水平這事可以停留在它「原始」的意義上頭,這樣的一個評斷作品標準自然不成問題,它代表的是一種不是關起門自己爽的開放精神。但是人類的意識發展,和隨之而來制度建構的弔詭之處在於,當「國際水平」單獨成為一項值得追求的目標或是價值,乃至是政策鼓勵的指標或是項目時,為達國際水平而做的作品反而凸顯我們的劃地自限和視野狹隘。

台灣近幾年學術研究的發展,可以說是最典型也最嚴重的領域。學術創作最根本的目的,原本是對未知知識的探索,可能的話,再對社會有那麼一點點貢獻和實用價值。學術要達到國際水平,應該是指我們的研究要有全球視野,別人做過的研究,我們也就不用再做了,我們做的研究不只在知識的開拓上,是世界的前端,最好也能對全球社群有所貢獻。

為特定規格生產的局限
但是當「國際水平」單獨成為一項可欲的目標,它卻開始有了質變。在美國某一特定資料庫所蒐羅的期刊發表論文,才算是有國際水平的論文;大學老師和研究人員最在乎的,再也不是知識的原創性,而是國際水平認證「點數」的蒐集,有些大學甚至已為老師開設點數蒐集特訓班,教導老師該如何投國際期刊編輯所好來寫作。

國際水平點數愈高的創作,是不是就愈有國際競爭力,愈能和國際大師的作品等量齊觀呢?我們當然不能貿然說兩者毫無關係,但是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為特定規格而生產作品,為了討好既有權威而決定的走向,注定是對創造力的一種扼殺。

更何況,我們如果因此而失去了創作的在地性與特殊性,我們所沾沾自喜的「國際水平」背後所隱含的,恐怕也只是對自己信心不足的一種投射。

這事說來其實再簡單不過,創作有「國際水平」是好事一件,但那是我們的作品有原創力、有競爭力的結果,而不是我們創作的原因與出發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