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爆炸前,恐怖分子如何利用科技產品溝通?居然可能是PS4

圖說明

恐怖攻擊後,及時反應的科技公司們

13日晚上的巴黎恐怖襲擊發生後,各大社交媒體除了能直播、溝通訊息,各家都及時推出了新功能,以幫助巴黎街頭受到影響的市民們安定下來。受到好評的有:

  • Facebook於當地時間週五活化了「Safety Check」(安全確認)功能,讓位於恐襲地區的用戶能夠在其Facebook個人頁面貼上標記,告知親友其安全狀態。
  • Google在Google Map上標註了發生爆炸和槍擊案的地點。
  • Twitter則推出的新聞篩選標籤「Moments」,可利用數據抓取來收集新聞機構和目擊者提供的推文、圖片和影片,方便時間訊息匯總,也啟用了#PortOuverte話題,巴黎人使用「#PorteOuverte」標籤( 「開門」的意思),意思就是願為處於困境中的遊客提供避難所。
  • 計程車司機免費將人們載離市中心。

延伸閱讀:
1. 數位工具串連,為巴黎祈福,讓民眾報平安
2. 巴黎槍擊爆炸事件發生後,為什麼#PortOuverte成了Twitter熱門標籤?

而卻因未及時調整「峰時定價」機制,在恐怖攻擊後uber應用仍然顯示幾倍加價,而招致各界嚴厲批評。還有一些人表示,Uber甚至在短時間內完全停止了服務。

雖然,Uber官方對此回應稱,他們在第一輪襲擊發生後的30分鐘內就關閉了「峰時定價」機制。 「我們的司機昨晚通宵工作,將許多巴黎居民免費、安全地送到了家中,」Uber發言人湯瑪斯·邁斯特(Thomas Meister)對外媒表示。但由於最開始的30分鐘,uber沒能及時反映,還是在很多人心中留下難以抹去的惡劣印象。這時候,機器不會像計程車司機那樣體貼、並能做及時的反映

而當人們感概科技公司的貼心時,卻也不免疑惑,這些恐怖分子是如何利用科技產品私下溝通策劃和宣傳自己?

這次,恐怖分子可能用PS4聯絡策劃巴黎恐怖攻擊?

據《Forbes》網站報導,在周五晚上法國巴黎遭到恐怖分子襲擊,造成至少127人死亡和超過300人受傷後,法國當局開始尋找這次屠殺是如何策劃的證據。據報導,有證據顯示恐怖分子可能使用了Sony的流行遊戲機PlayStation 4。

圖說明

搜捕對此事件負責的恐怖分子(週六晚上有8位恐怖分子被擊斃,但可能還有漏網的)導致布魯塞爾出現一系列襲擊事件。有證據顯示,恐怖分子至少有1台PS4遊戲機。比利時內政部長讓·雅姆邦(Jan Jambon)乾脆表示,ISIS武裝分子使用PS4通信,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PS4很難被監控。

他稱:「PS4比WhatsApp要難跟踪得多。」當新一代遊戲機發佈時,人們總是擔心隱私問題,因為像微軟的Kinect和Sony PS的Camera這些配件可能有能力監聽用戶說話,人們擔心政府窺視人們的生活。雖然這種想法有點誇張,但遊戲機可基於無外圍設備的通信可能為恐怖分子提供相互通話的工具。這種科技含量相對低的系統,可能比傳統加密電話、簡訊和郵件更為安全。

雖然不清楚巴黎的ISIS恐怖分子是否使用了PS4通信,但如果恐怖分子這麼做有幾種方案,一是從PS網絡線上遊戲服務發送消息,二是語音聊天,三是在遊戲裡溝通。2013年愛德華·斯諾登洩露的文件顯示,NSA和CIA確實潛入了《魔獸世界》等遊戲窺探恐怖分子的虛擬會議。在PS4上,似乎簡單的語音通訊應該很有用,調查人員很難監控基於IP的語音系統。

此前,社交媒體是ISIS宣傳的前陣地

他們善於利用社交網絡發布消息,比如早前有媒體消息指出,IS(「伊斯蘭國」)往往通過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這些社交APP發布圖片和影片招募成員,甚至會通過諸如在線文本編輯平台justpaste這些工具來總結戰況,通過在線音頻分享平台soundcloud公佈音頻報告。根據《國防參考》作者在《揭秘:ISIS的社交媒體戰》中的分析,ISIS極善於利用社交媒體自我宣傳與曝光。

一、製作精良的影片,來宣傳「聖戰」,宣揚反美情緒,美化自身形象

在《沒有聖戰就沒有生活》中,ISIS展示了一種純粹的「聖戰」生活,灌輸人們參加聖戰是「宗教極端分子的光榮義務」的觀念。影片中,人們用各種語言煽情地講述他們是如何拋棄安逸的生活來到這裡;或者擺出一副天使面孔,給孩子們發糖果和冰淇淋;或者到醫院看望傷兵,給他們送去安慰和鼓勵。在YouTube上的仿「俠盜獵車」的招募影片中,「聖戰」分子宣稱「當你們還在玩遊戲的時候,我們已經在實戰了」。

該組織曾模仿晚間新聞的形式製作了短片《聽我一言》(Lend Me Your Ears),以此批評美國空襲打擊「聖戰」分子。

二、ISIS在社交媒體上,把握明暗雙線的戰略佈局

明面上,ISIS創造了「群蟲」戰術;暗地裡,在Twitter App上控制多個帳號。兩種舉措使ISIS具有百足不僵的「抗打擊」能力。 群蟲戰術的運用改變了ISIS的傳播結構,使得社交媒體管理者無法切中要害,特點如下:

(1)由很少的影響力大的帳號和大量影響力小的帳號構成;(2)帳號之間互相連通,每個帳號在訊息傳播鏈中的角色具有多元性和平等性,實質上是一個集成的社交平台,均可通過分散化的網絡組織來發布相關信息。

ISIS利用集群效應造勢達到宣傳目的。一方面,ISIS有組織地將一定時段的所有推文都貼上一樣的標籤,並讓招募人員不停地推送,使得該標籤能夠登上「熱門標籤榜」,從而增加推文的轉發數。這種操作就像新浪微博的「熱門話題」,大家都在說同一件事時,該話題就成為「熱門話題」,讓所有人看見。

另一方面,ISIS利用「文海」戰術,讓己方的推文洗版。在ISIS準備出發前往巴格達前,ISIS帳號不停地在社交網站上發送「我們來了,巴格達」,並配有武裝「聖戰」者高舉ISIS旗幟飛過巴格達上空的圖片。當普通伊拉克民眾在Twitter搜索「巴格達」關鍵字時,整個螢幕上都顯示「我們來了,巴格達」的推文。這讓很多民眾誤以為巴格達已被佔領,認為「巴格達也要變成下一個摩蘇爾了」。

三、ISIS在宣傳上也很會藉勢,具體實行了三步並行的方法

一是藉主流媒體之勢,利用他人的平台講自己的故事。主流媒體對戰場上的高品質影像資料很感興趣,但是因為經費等原因,無法直接採集,ISIS發布的一系列戰場實時影像資料就成為主流媒體相關報導的素材。主流媒體在一定程度上充當了ISIS宣傳的工具。

二是藉熱門標籤之勢,趁機渾水摸魚。ISIS故意將自己的推文貼上熱門標籤,雖然可能風馬牛不相及,但是一旦用戶搜索該標籤,這些推文就會出現,從而增加訊息的曝光度。在世界盃期間,ISIS就曾經利用標籤「Worldcup」來傳播信息。在Twitter上查看世界盃訊息的用戶極有可能成為ISIS的強迫受眾。

三是藉時事之勢,欲瞞天過海。世界盃上,阿根廷淘汰了伊朗。極端組織想藉機把發生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極端主義武裝組織之亂包裝成這一區域內部教派之爭,而非恐怖主義之禍,於是發布推文邀請阿根廷球星梅西加入「聖戰」,原因是梅西率隊淘汰了伊朗隊,而伊朗支持目前伊拉克現任的什葉派政府。

恐怖攻擊,可以能成為政府開後門的理由嗎?

前段時間,英國政府表示要求蘋果對英國政府開放後門,不然就退出整個英國市場,理由正是對抗恐怖分子。而巴黎恐怖攻擊過後,不少人也開始贊同科技公司應該向政府開放資料搜查的觀點。例如今天虎嗅發布的文章《在巴黎恐怖襲擊面前,科技巨頭做的還不夠》,就認為科技公司在暴恐發生後,貼心的舉措只是公關戰,還是應該向政府開放後門,協助對抗恐怖分子。

還是那個矛盾,權力到底在誰手中?政府希望獲得後門權限,但個人隱私是否能得到保障?如何確保公權力不被濫用?科技公司擁有數據和監控能力,但恐怖分子也有應對辦法避開數據監控進行傳播。代表資本力量的科技公司能多大程度上不作惡?恐怖分子利用科技工具的宣傳、溝通行為應該交由誰來監控、控制?

新一輪的權利賽局即將開始,在損失巨大的恐怖襲擊面前,民眾是否會傾向支持對恐怖分子的社交媒體行為進行更多的干預?值得注意。

文章出處:虎嗅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