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可讓人類擁有更好的生活,也可以讓我們在傲慢中死去

圖說明
圖說:前《紐約時報》資深記者John Markoff。照片來自:Joi 分享於Wikipedia, cc by 2.0

編按:本文為前《紐約時報》資深記者John Markoff在 GIF2016 Geek公園創新大會「TOP GEEK 論壇」上的演講整理。

對於我們科技媒體從業人員來說,John Markoff 是一個堪稱偉大的名字。翻開他的履歷,《紐約時報》資深科技記者、普立茲獎得主、矽谷獨家大王......

Markoff 對網路發展有著驚人的洞察力和敏銳度,更憑藉自己獨特的魅力和輝煌的履歷成為了賈伯斯等科技界大咖極為信賴的記者。

但,今天的網路世界與 Markoff 當年開始從事網路報導時的網路世界已經天差地別了,作為見證了這一切變化過程的 Markoff 又會如何看待科技創新的下一波浪潮呢?來聽聽他是怎麼說的。


Geek也是Hacker

上次來到這裡時,我還是《紐約時報》的記者。即將出場演講的李開復先生是我的朋友,當時,他帶著我看了一些有意思的新創公司,現在這些新創企業很多都已經獲得成功了,我非常高興。

GIF0117OFFmark.jpg

矽谷現在還會把Geek們當作駭客,因為他們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駭客,只是「戴了個白帽子」而已。這種誤解一直持續到80年代,然後大家才慢慢知道駭客其實是把科技的設計發揮到了極致。

最初的駭客們都遵循著50年代的 MIT 模式,但當我在80年代開始進行科技報導時,那時活躍的已經是矽谷的第二代駭客了,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在用非常好的創業模式來做自己的企業。賈伯斯就做過這樣的事情,他讓兩個機器之間能夠進行內容的共用,而後來他也成為了蘋果的創辦人。這也證明了第二代駭客能夠影響我們未來的科技發展。

Andy Rubin 是對我影響非常大的一個人,他自己也是駭客。Andy 曾經說過:「PC 正在開始長出自己的雙腿,並能夠自己在自然環境中行走了。」一開始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因為機器人本來都被關在籠子裡,但是 Andy 知道它們正在逐漸走出籠子。

AI 的發展史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曾經講過兩個故事,一個是關於 PC 與網路的,而第二個則關於人工智慧和機器人。

當 2010 年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還在史丹佛大學。有一天我開著自己的車,看到一個人把車停在我的車旁邊,然後上了高爾夫球車,高爾夫球車自動跟著他行走。我當時第一次看到這種自動駕駛汽車,覺得非常有意思。後來我在 Google 上也做了些研究。大家已經能夠看到這樣的未來科技了,但現在的問題是電池是否夠用。

捕獲oiuoi.PNG

這是 McCarthy 先生,他是人工智慧的創始者,他自己也程式設計,也創立了 AI 實驗室,而他的想法也都基於開源技術。他在 1962 年畢業於史丹佛大學,是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創辦人,在他看來,機器人最終能夠在某些方面替代人類。

捕獲chgm.PNG
圖說:McCarthy。

在同一個大學、同一年,Engelbart 建立了相似的實驗室,叫研究實驗中心。我們知道他發明了很多超連結的文字、超連結的技術。事實上,他是 PC 和網路的奠基者之一。然而,雖然我們都認為這種技術能把人類的能力向前拓展,但 Engelbart 與 McCarthy 持有相反的想法,他認為在那種情況下這個世界並不會變得更好。

捕獲egrs.PNG
圖說:Engelbart。

就像 PC 和網路對世界的影響一樣,AI 也會影響我們。下面這張圖片上的男性也是個Geek,捕獲dgdsg.PNG

圖說:Bill Duvall。

在同時對 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與 IA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技術感興趣的情況下,Bill Duvall 展開了自己的研究。他的研究關注於結構性的程式設計技術,這成為了一種劃時代的電腦技術,連五角大廈都為之驚歎。

如果你再看一下他的成就,你就能發現他在慢慢朝著自己覺得有意思的方向發展。Bill 是一個從 AI 跨越到 IA 的人,我為什麼講他的故事?因為他對世界有很深刻的影響,他在記憶體上寫了程式碼,在網路上發出的第一個消息由他所寫——1969 年的時候他寫出了這第一條消息。這就像第一個發明電腦或者電話的人一樣,這非常具有劃時代意義。

捕獲nfmhf.PNG
圖說:Winograd Schema。

Winograd 是60年代 MIT 的學生,他當初寫了個程式,而這是第一個成為程式設計組成部分的自然語言程式碼。他來自史丹佛大學,並在 AI 領域工作了十幾年。後來有很多專家們覺得 AI 沒有辦法得到持續的支持,於是他們就開始研究 IA,因為他們覺得一定要把人的因素發揮到極致,要拓展人的功能。

從一方面說,Winograd 對這個世界有非常深刻的影響,他的一個碩士學生想要去撰寫自己的博士論文,於是他就去看了 Winograd 的文章,Winograd 要求他針對程式設計想辦法,然後這個學生寫出了自己的論文,從中誕生了後來的 Google Search,這後來成為了歷史上最強大有效的 AI 工具。從中我們能夠看到一個人的責任感真的可以顛覆整個世界。

無人駕駛汽車

讓我們再回看一下二十一世紀初的五角大廈吧。當時,美國的科技公司沒有辦法使用軍方的技術去研究無人駕駛汽車,於是,在 2004 年,他們展開了與軍方的比賽。在 2004 年的第一屆比賽中,他們邀請了很多Geek和技術專家參加這個比賽,

例如這輛叫「Red Team」的汽車,當時大家都覺得它一定能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在幾英里以後就翻車了,它在跑了 17 公里之後偏離了比賽路線。

捕獲jthf.PNG(Red Team)

但實際上我最喜歡的選手是這一輛。在 2004 年時候,這組摩托車是由 Berkeley 大學的Geek和駭客所設計的,它看上去非常穩定。比賽的過程非常緊張,但它大概在跑了 3 英里之後就倒掉了,因為它有些開關沒打開。我在飛機上看著底下的情況,這輛車看上去本來能脫穎而出,但它最終還是失敗了。

捕獲bfs.PNG

第二年發生了完全不同的變化。這個名為「Disaster」的汽車是史丹佛大學的一個專案,我在 2005 年開過這輛車。讓機器人替你開車有它的優點,那就是:如果它開得不好,你可以下來自己走。我當時走了 5 個小時,因為車被開到了幾棵大樹中間。

捕獲nioj.PNG(Disaster)

但團隊的負責人不斷讓他的團隊去試錯。最終,在幾個工程師、學生與駭客的一致努力之下,他們最終完成了這個比賽,同時贏得了 200 萬美元的大獎。

後來這位負責人去了 Google 工作,並成為了 Google 核心專案的負責人。對於世界來講,這個專案改變了汽車行業,現在所有的汽車公司都想要建立自己無人駕駛汽車。

捕獲ryrye.PNG

幾年之後,大家都開始相信機器人的時代就要到來了。但在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之後,圖中的這個機器人才能夠在平面上行走或者跳躍。我的朋友跟我說,「如果你害怕機器人時代的到來,或者害怕終結者的話,你只要關著門就好了。」這些機器人根本進不來,它們根本不會開門,所以我認為機器人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AI 對人類的影響

我希望人們能夠開始一場討論,那就是機器人對我們社會與生活的影響,以及人工智慧對我們帶來的影響。但很快我又改變了我的想法,這本書是美國經濟學家所寫的《工作的終結》。它寫成於 1995 年,但實際上,在當時我們還看不到機器人能終結人類的工作,但是後來我們發現還有許多工作需要人工來完成,因此機器人的出現並不是人類工作的結束。

捕獲fdshdh.PNG
圖說:《工作的終結》。

對於我來說,非常重大的時刻已經來臨了,我們需要來看一看機器人和人工智慧在這方面對我們產生了多大的影響。我和世界上最有名的一位經濟學家交流過這方面的問題。他認為中國是一個崛起中的國家,如果大量的工作被機器人所取代的話,那後果將是悲劇性的,但我們可以使用機器人進行醫療救助、治療和護理。

目前,在 5 歲以下和 65 歲以上的人已經可以在某些方面得到機器人的協助。如果機器人能夠在某些層面幫助我們,那對人類來說將是非常幸運的事。我覺得它們對老人來說最有幫助,而這就是Geek或者駭客們所能給我們帶來的福利。

在美國,老年人非常孤立,我們可以考慮使用機器人技術為他們創建一種社交網路關係。但有一點是我所擔心的,因為技術的發展非常快,Geek和駭客需要在 AI 和 IA 中做出選擇。

我們這代人需要設計出一些系統,不管我們是機器的主人還是僕人,我們都必須去開發技術,因為這些技術都表明人工智慧可以拓展到人類的使用當中,甚至在一些方面取代人類的工作。

我的擔心主要是:機器人的出現和興起可能會將人類邊緣化,或者會出現技術失控的情況。機器人有非常好的優勢,這讓它能夠來到世界上。它能夠仿生,它可以成為非常強大的工具,但它也可以發展到人類所無法控制的程度。駭客們可以設計出很多東西,但是我們也必須要考慮如何調節人機關係。

最後,我想談一談 Norbert Wiener 所說的話,這是他在50年代提出的觀點,他在其中談到了計算、談到了科技使用的模式。

我們可以謙遜地在機器的幫助下過著非常好的生活,而或者,我們也可以在驕傲與自負中死去。

本文授權轉載自:極客公園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