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創業卻不知如何起步,不妨先看看這25家從矽谷脫穎而出的新創公司

創業圈總是充滿了腥風血雨,一家公司的成功往往意味著許多公司的死亡,但這些能夠在廝殺中脫穎而出的,也許就意味著它具備著改變世界的潛力。以下是25家在近5年內成立的、坐落於舊金山核心地帶——帕洛阿爾托(PaloAlto)以及聖約瑟(San Jose)——值得關注的新創公司。

Honor:重新定義了「照顧好爸媽」的標準

目前按需服務大多靠個人來接單進行,但Honor決定不走尋常路。這家成立於2015年4月的新創公司主打面向老年人的專業看護服務,並允許老年人的家人隨時掌握看護的情況。

不同於Uber和Lyft的模式,Honor希望它的看護專業人員與被看護的老人建立起良好的長期關係。今年1月,Honor將原來的個體接單模式改為了雇傭制模式,還對這些雇員提供了股權激勵。可以看出,Honor不僅關心那些需要看護的老人,同時也在關心那些專業的看護們,這樣的模式令Honor在舊金山的創業圈內脫穎而出。

在本月初,Honor獲得了「Crunch最佳新創公司」稱號——這可相當於創業圈的奧斯卡獎。

這家公司於2014年創立,目前已經獲得2000萬美元融資。

Checkr:或許是「零工經濟」下的大贏家

許多提供按需服務的公司搭建平台然後會找個人來接單以提供服務,比如快遞和用車服務,而這些公司通常都會與一家叫做Checkr的公司進行合作。

這家公司瞄準了正在高速成長的自由職業市場,但它做的並不是在某個行業裡的服務,而是「針對這些『提供按需服務的公司』的服務」——幫助這些公司對於希望進入它們平台上的個人用戶進行背景調查。目前,Checkr的背景調查已經成為了Uber、Handy、Instacart以及GrubHub的標準配備。

Checkr的背景調查報告通常在24小時內就能完成,它的內容包括了調查物件的過往住址,性犯罪記錄以及社保認證資訊等,並且還會將調查物件的名字與犯罪資料庫的資訊進行比對。

Checkr於2014年創立,目前已融資3900萬美元。

Gusto:幫助小企業搞定各種薪酬福利問題

如同之前的Formerly一樣,Gusto也旨在幫助小企業解決員工保險、工資單以及其他各類人力資源的繁瑣事宜。

在幾週前,Gusto還被視為Zenefits強有力的競爭對手,誰知世事難料——隨後Zenefits卻由於CEO被辭退而面臨著可能崩盤的危機,這給Gusto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機會。

Gusto於2011年成立,目前已獲得了1億3670萬美元的投資。

Slack:它打算謀殺電子郵件,然後改變人類工作方式

Slack這款企業溝通與協作工具在科技行業已相當火紅,而它未來的野心更是「改變全部行業的商務溝通方式」。

Slack鼓勵用戶以群組聊天的形式進行溝通,而不是透過郵件;但Slack的群組聊天與AOL Instant Messenger不同,Slack允許用戶共用檔案以及協同工作,並具備了建立私人群組以及直接向特定使用者發送資訊的功能。

Slack成立於2013年,目前已經得到了3億4000萬美元的投資。

AltSchool:它可能掀起教育系統的「大革命」

雖然每年都有大量的金錢用於改良教育系統,但效果似乎都不如AltSchool這家目前在矽谷特別紅的公司做得好。

AltSchool創立了一個針對幼稚園至八年級的學校網路。它自己辦的學校被稱為「微型學校」,裡面會有約100個學童將進行混齡學習。

AltSchool希望讓學生進行真正個性化的學習,而不是讓孩子們排排坐在螢幕前,接受所謂「定制化」的教育。AltSchool採用的是「Playlists」模式,每個學生每週將會有20-25個活動,以個人、小組或全班形式進行。

AltSchool成立於2014年,目前已獲得1億3700萬的投資。

Navdy:給你未來的駕駛感受

Navdy的口號是:「未來的駕駛感」。

是的,這家新創公司做了一個可以放在車內儀錶盤上的平視顯示器,然後將顯示內容投在前擋風玻璃上。

當你行駛時,充滿科技感的導航資訊就會如同魔術般出現在你的眼前,告訴你下個路口是不是要左轉或者目前的行駛速度是多少。從此,老司機和小司機們再也不用低頭去看手機上的導航了,這也意味著我們離安全駕駛又近了一步。

Navdy成立於2013年,目前已完成3000萬美元的融資。

Brigade:讓更多的人參與政治生活

今年是美國大選年,也是Brigade至關重要的一年。為了吸引年輕人們參與政治生活,Brigade把政治討論搬到了App上。

在Brigade上,從沒有Facebook上那種好友之間由於不同政治立場帶來的不愉快,Brigade會向你推薦與你立場一致的好友或者鄰居,以便你們團結起來進行交流與活動。

所以,Brigade被人們戲稱為「政治版的Tinder」。

但Brigade除了讓用戶在上面討論政治事項,它當然還希望做更多。這家公司一直在嘗試讓更多的「千禧一代」參與地方政治,在Brigade上的用戶意向也一直是舊金山本地選舉的一個準確的風向標。

Brigade成立於2014年,目前已獲得950萬美元的投資。

After School:青少年們愛死這個匿名應用程式了

通常來說,如果一個應用程式被蘋果禁了,那麼這家公司大概也離死不遠了。

但After School是個例外。

這個匿名應用給青少年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八卦場所,他們可以透過它發送任何東西給他們的朋友。

但匿名社交與青少年結合起來總是會產生諸多安全和網路暴力上的問題,放在After School上也不例外,所以蘋果曾將這款應用程式下架處理。

AfterSchool的創辦人Cory Levy與Michael Callahan於是重新開始為After School尋找一條同時能夠保證安全性和匿名性的新途徑,而事實上他們也做到了——當After School重新上架之後,那些青少年們很快重新回歸到這個App之中,同時After School公司也獲得了新一輪的投資。

AfterSchool成立於2014年,目前已經獲得了1億7650萬美元的投資。

21:我們想改變網路支付

2015年,21發佈了它售價400美元的「比特幣電腦」,並希望這會強力推動圍繞密碼貨幣進行的開發者生態系統,而這台微型設備,可以說只是21關於未來構想中的一小部分。

對於這個玩意,投資者們稱它如同「當年網景流覽器一般的發明」——沒人能夠預測未來在它的上面會發生什麼。

21希望它們的電腦成為一個行業的基準,並讓開發者們重新開始想像比特幣改變網路支付的景象。

21成立於2013年,目前已經獲得1億1600萬美元的投資。

Chariot:為你打造一條新的上班路線

當年舊金山曾有許多家想要做通勤服務的新創公司,但Chariot是它們之中唯一目前還在營業的,且處於不斷發展之中。

Chariot按照用戶的需求,群眾外包了不同的新路線。你也可以主動申請一條路線,如果有其他用戶也支持這個提議,那麼Chariot也許就會開設它。目前在舊金山,許多人已經不再搭乘公共交通,而是採用這種更加高效的出行方式往返於金融區和碼頭。

Chariot成立於2014年,目前已獲得了300萬美元投資。

Workflow:手機上的繁瑣任務,簡化簡化再簡化

Workflow被蘋果評選為2015年最創新App,它能夠透過把多個任務整合成一個簡單的動作,從而節約你的時間。

透過它,你可以在手機上添加一個「打給老媽」按鈕或者把「預計到家時間」發送給你的連絡人。你也可以用Workflow幫你計算帳單,或者把照片上傳到Dropbox。Workflow改變了你使用手機的方式,事實上,在蘋果意識到它的存在之前,它已經成功擁有了大量的忠實粉絲。

Workflows創辦於2014年,目前融資情況不明。

Lever:讓矽谷招人更容易

Lever在矽谷很紅,因為它已經在招聘這件事上對不少知名科技企業提供了幫助,比如說Netflix,Lyft以及Yelp。

如今,這家公司的重心開始向幫助企業吸引高素質人才上轉移。Lever有許多競爭對手,比如Workday,但Lever相信它們以人才為中心的模式會幫助它們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用人單位十分喜歡Lever的「Snooze」功能,它可以在幾個月後提醒招聘人員去再次查閱當時合適的人選的情況。

Lever成立與2012年,目前完成了3280萬美元的融資。

Product Hunt:專注挖掘最新最酷的產品

如你所知,一些頂級的投資機構都位於紐約和矽谷,如Greylock Partners,Andreessen Horowitz,Betaworks,SV Angle,YCombinator以及Techstars等等。而它們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都透過Product Hunt去找到那些充滿未來的新玩意。

對於Product Hunt來說,形式不是關鍵,它的形式可以透過電子郵件發送的簡報,也可以是一個只關注產品的類似Reddit的網站,但無論如何,內容才是其核心價值。

ProductHunt上的用戶會投票選出當天最流行的新產品,新創公司、App或是網站。隨著公司的發展,Product Hunt還加入了遊戲、Podcasting、書籍的內容。

越來越多新鮮事物聚集在Product Hunt上,而頂級的矽谷投資人以及創業者現在更是可以進行「即時」討論,對這些新玩意提問以及提出意見。

ProdunctHunt於2013年成立,已獲得700萬美元投資。

Gigster:解放頂級工程師

Gigster看起來像一個自由職業者的平台,但不同之處在於它為工程師與公司之間提供連接。

客戶簡單地描述自己的需求(比如做個網站),然後Gigster會對該需求進行分析並回饋一個合適的報價。Gigster還會不斷總結客戶的需求之間的相似之處,發現類似需求之間可以通用的程式碼,以方便程式師更快地完成任務。

Gigster上的「自由職業者」通常是前Google或者Facebook的工程師,他們喜歡接手那些具有創造性的任務,而不希望把時間浪費在經常出現的重複的程式碼上,所以Gigster的機制正合他們意。

Gigster於2013年創立,目前已獲得1200萬美元的投資。

HackerOne:駭客們搖身一變,成為安全衛士

「既然沒有一家公司能夠擺脫Bug帶來的安全隱患,那為什麼不在公司遭受損失之前,去找一個駭客來提前幫自己發現安全性漏洞呢?」

這便是HackerOne的出發邏輯,它們很精明地發現了一個基於Bug的市場。

HackerOne的研究員與目標公司的應急團隊進行對接,然後透過雇用駭客去找到並修復客戶網站或軟體中的漏洞;最後HackerOne抽取駭客所修復漏洞的費用中的20%,以此盈利。

「要知道安全性漏洞是無法避免的,即使你做的本身就是一個安全系統,依然如此」,HackerOne的執行長 Alex Rice如此說道。

HackerOne成立於2012年,目前已獲得了3400萬美元的投資。

Shyp:從此寄包裹再也不是個麻煩事

Shyp的野心是:先解決所有的運輸包裝問題,未來拿下整個物流產業。

如果你使用Shyp的話,你只需要給你想寄出去的東西拍張照,然後就會有人迅速上門來把東西取走,從此再也不用跑去郵局或快遞公司寄包裹。

此外,與Shyp合作的包裝商只會向用戶收取最低的物流費用。2015年,Shyp還簡化了用戶必須填寫郵寄位址的流程,只要使用者透過個人帳戶登錄Shyp,然後填寫同樣是Shyp用戶的收件方的名字,系統就會自動將物品送到對應的位址。

在實現「改變物流」這個龐大野心的路上,Shyp只是剛剛起步,它們的CEO 認為「未來跨國空運歸FedEx,國內陸運就都歸我們了」。

Shyp成立於2013年,目前已經獲得了6200萬美元的投資。

Eero:讓你家的Wi-Fi「如絲順滑」

Eero明白,沒什麼比家裡Wi-Fi不穩定要更令人頭疼的了,所以它們正是打算幫你解決這件事。

Eero的產品是一個小小的白色盒子,這個盒子透過藍牙來「理順」網路,然後從而讓你家的Wi-Fi「如絲順滑」。

目前,Eero的小盒子已經開始預售,售價為199美元/個,如果你一次買3個,那麼只要499美元——因為Eero認為一套普通大小的公寓剛好需要3個小盒子。

Eero於2014年創立;目前已經得到了4000萬美元的投資。

Eaze:坐在家裡,開個處方,突然大麻就送上門了

透過Eaze的服務,即使足不出戶,也能訂到藥用大麻了——或許這樣的公司只有在舊金山你才能看到。

Eaze幫助病人與擁有諮詢資格的醫生更有效率地進行聯繫。由於在舊金山大麻是合法的處方藥,所以醫生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要給與病人開大麻處方。Eaze還提供了快遞大麻的服務——只要你擁有處方的話。

最初Eaze被人稱作「大麻界的Uber」,但這家公司明顯不僅僅滿足於當一個「快遞公司」,它希望自己能成為合法大麻環境下的一個新傳奇。

Eaze於2013年成立,目前已獲得1250萬美元的投資。

Postmates:不管你下什麼單,一小時內都能送到家

Postmates鄭重承諾:無論是什麼玩意兒,我們都能夠幫你一小時內送到。

可以說,沒有那些「寧可花錢也不願多等一秒」的心急網購一族,就沒有Postmates。雖然投資人和公司其他的創辦人都對Postmates多少有些擔心,但他們的執行長 Lehmann信心滿滿,認為Postmates絕不會變成另一個Webvan*。

(編按:Webvan是一個於2001年破產的快遞食品雜貨的公司。)

在上週,Lehmann告訴《紐約時報》他們的公司將會在2017年實現盈利,而這也意味著2016年對Postmates來說是決定命運的一年。

Postmates於2011年成立,目前已獲得了1億4000萬美元的投資。

Sano Intelligence:它們打算消滅指尖採血

嚴重的糖尿病人需要一天做多次指尖採血,以監控他們的血糖量。而Sano希望改變這一切。

雖然這家已成立4年的公司一直很低調神秘,但根據傳言,它們致力於透過非身體傷害的途徑來監控個體的各項新陳代謝指標,如血糖等。而且Sano不僅僅把用戶鎖定在糖尿病人身上,他們想做的是面向大眾的健康追蹤新方法。

當一個人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他的血糖會迅速升高,從而給他帶來困倦感。Sano的CEO Ashwin Pushpala認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血糖情況,可以更好地説明個體進行飲食的規劃。

Sano於2012年成立,目前已經獲得1027萬美元的投資。

Medium:人人都是出版者

Ev Williams,這位 Twitter 的創辦人,選擇了一條與 Twitter 截然不同的道路作為自己的下一篇章:打破140字的限制,創建一個新的部落格平台,使出版這件看似遙遠的事貼近每個人。

事實上,擁有著簡潔設計感的Medium也的確迅速成為了政治家、公司、創業者、知名部落客的一個新陣地。

2015年10月,當亞馬遜和《紐約時報》打筆仗的時候,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一塊「中立場地」作為「戰場」——Medium,這也證明了Medium所擁有的影響力。目前Medium在舊金山已經聲名大噪,但它們的目標是擁有超過WordPress的全球影響力。

Medium成立於2012年,目前已經獲得了8200萬美元的投資。

6SensorLabs:明明白白吃美食,不用擔心再過敏

對於那些食物過敏者來說,餐館一點點的疏忽,都意味著隨後因開藥而飛走的幾千美元。

但這並不意味著食物過敏者就無法輕鬆享受美食了,事實上他們只需擁有一個6SensorLabs的檢測器,他們就能對他們準備吃的美食中含有的成分清楚掌握。

6SensorLabs,這家成立三年的公司一直在研發Nima——一台能夠在2分鐘內迅速檢測出食物中是否含有麩質(一種過敏原)的檢測器。

Nima的售價為250美元,雖然這有點貴,但它是為數不多的能夠給與那些飽受進食折磨的脂瀉病患者身心雙重安慰的裝置。

目前Nima已經接受預定,而6SensorLabs的其中一位創辦人Shireen Yates稱,檢測麩質只是他們的第一步,未來他們希望能夠檢測出食物中所有可能引發個體不適的物質。

6SensorLabs於2013年成立,目前已經獲得400萬美元的投資。

Shift:雖然一輛車都沒有,但不妨礙我們成為最大的汽車公司

Shift認為,是時候去改變過時的買賣汽車模式了,這家成立2年的公司希望去徹底解決賣車困難的現狀。

從此你再也不用親自去車廠,也不用去和那些如同打了雞血的銷售們鬥智鬥勇,Shift上希望賣車的車主們會自己把車子開到有購買意向的用戶面前,並且讓他試駕。

Shift的CEO George Arison 稱公司並不擁有任何一亮汽車。他們的競爭對手Vroom和Beepi採用的都是先買車然後再把車放到線上出售,然而Shift手上並沒有設置任何的汽車庫存。

如同Airbnb不擁有任何一套房產卻成為了最大的住宿公司,Shift也希望自己不擁有任何一輛車但成為全美最大的汽車公司。

Shift於2013年成立,並且已經獲得了7380萬美元的投資。

Operator:找你想要,如此簡單

虛擬助手在2016年將會火紅起來,而Operator正是其中的一個。

這個從Expa孵化器中出來的新創公司,做了一個如同你「接線員」般全能的虛擬助手,它能幫你訂機票、送花,以及挑選禮物。

Facebook M是它的競爭對手,但Operator在去年11月就開始測試了,這讓它與Facebook M的競爭中佔據了先機,而更關鍵的是:它還是免費的——至少目前如此。

Operator於2014年成立,目前獲得了1000萬美元投資。

Juicero:矽谷相信,它就是果汁的未來

Juicero,這家2013年成立起就很低調的公司,致力於生產一種能夠徹底改變目前蔬果汁行業的鮮榨果汁。

據稱,2015年它們完成了1200萬美元的融資,並開發一台類似Keurig膠囊咖啡機的,堪稱能夠顛覆蔬果產業的設備。

雖然這家一直很神秘,但它在矽谷圈內已經成為了人們討論的話題之一。Peter Nieh,這名獨立投資人稱,Juicero將會是果汁界的Keurig,成為未來市場的有力攪局者。

Juicero成立於2013年,目前的獲投情況依然不明確。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