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籌建世界第一座地下公園

傳說中,紐約下東區有一個廢棄的電車中轉站,陰暗潮濕,鼠蟲橫行。直到一個耶魯畢業的年輕人發現了這個地方,說要有光,就用科技把太陽光引到地下,種起了各種奇花異草。

近日,紐約市政府正式把地皮批給了這個叫Lowline的專案,有望將在幾年內建成世界上第一個地下公園。

圖說明

夢想照進地下車站

2009年,詹姆斯·拉姆齊聽一個在紐約市交通管理局工作的朋友提起,德蘭西街下面有一個從1948開始就沒用過的電車中轉站。看過這個被時間遺忘的車站後,詹姆斯的心思就開始活動了。

圖說明

詹姆斯在耶魯學建築時,拿了貝茨獎學金去歐洲學習,看了很多大教堂裡光線的設計。畢業後,他跑到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工作,參與設計的衛星最遠飛到了冥王星。之後,他在大小建築師事務所兜兜轉轉,直到他開始在帕森設計學院教書,才慢慢做起了自己的項目,和一些奇奇怪怪的發明,比如怎麼用太陽能驅動的風扇打造現代雞籠。

自打詹姆斯惦記上德蘭西街下面的這個車站,他就開始琢磨怎麼能讓太陽光照到地下,讓這片廢棄的地方也能長起花花草草。

他有個好朋友叫丹·巴拉施,在紐約市政府做過公職,也在谷歌做過市場運營,當時正想著怎麼在紐約的地鐵系統裡放置更多的藝術品。一天晚上倆人喝高了,把各自的想法拿出來一通胡扯之後,決定一起認真地做一下這個地下公園,給在紐約這個混凝土叢林裡生活的人們,帶來更多綠色的空間。

圖說明

把太陽光打打包,過過濾

經過兩年的研究、準備和籌劃後,2011年,兩個人才正式向公眾發布了他們的詳細計劃。專案最初按照街道命名,叫「地下德蘭西」。

圖說明

專案使用的是詹姆斯發明的一項叫「遠程天窗」的技術。他們要在德蘭西街的地面上,立起很多像向日葵一樣的電子設施,用凹面鏡迎著太陽的方向走,把陽光集中收起來。之後,這些陽光通過光纖電纜輸送到地下,過濾掉有害的紫外線和過度的熱量,只保留光合作用需要的波長,滿足地下植物的生長需要,同時保證空氣流通差的地下空間裡,溫度不會過高。

圖說明

2012年2月,他們在Kickstarter群募網站上開始籌款,3,300多個支持者給他們提供了15.5萬美金,是當時Kickstarter平台上給城市設計專案籌錢人數最多的。三年多的時間,他們向私人金主募集了更多資金,用20萬美元建好了可以向公眾開放的Lowline Lab,證明如果可以高效地利用採光、澆灌和氣溫控制方面的新技術,就可以在地下養活50多個不同品種的3,000多株植物。

圖說明

低線能像高線一樣成功嗎?

隨著專案推進,名字也被慢慢叫成了低線公園,呼應紐約另一個成功的綠色空間專案,沿著曼哈頓島西側延伸的高線公園。

圖說明

高線公園2009年向公眾開放,是由一條廢棄的高架鐵路改建成的空中花園走廊。從14街到34街,一路花花草草,可以走走停停,看看城市的天際線或者哈德遜河景。高線公園每年吸引了500萬遊客,推動沿線房產價格節節攀升,也開創了新的公私合營模式。

項目初期,公園的非營利開發者,可以與私營的企業或個人投資者達成協議,投資者先期投入資金建設綠色空間,同時優惠獲得周圍房地產的所有權、租賃權或經營權。項目完成後,投資者可以通過周圍房地產的增值來回本和盈利。

然而這個模式對低線公園還不一定適用,因為現在也還不確定,這個地面上看不到的地下公園,能對周圍的房地產價格起到多大的提升作用。

圖說明

紐約市政府上週四宣布,德蘭西街下面的這四千平米的土地,目前並不具備什麼商業價值,因此可以免費轉給低線公園。但政府同時要求,低線公園的團隊要在接下來的一年內,籌集1,000萬美元的資金,開10到15個社區會議討論設計方案,並且向政府提交一個詳細的設計方案進行進一步審批。

低線團隊希望項目可以在2019年開工,2021年竣工並對外開放,預計整個項目完成需要8,000萬美金左右。政府目前還沒有承諾任何對該項目的財政支持,但團隊也還是很樂觀。

以前他們都是靠私人捐款和投資,很多潛在的投資者或多或少懷疑項目的可行性。但眼下政府同意撥地了,也是對項目的一個認可,所以團隊希望之後可以拿到更多不同類型的捐款和投資,包括向各級政府正式申請撥款。

圖說明

一個快速發展的城市,總是要不斷地解決它在時間和空間上的很多衝突:如何處理它歷史遺留下來的老設施和居民新需求的關係?怎麼樣才能在擁擠的空間裡,挖掘出一些給城里人喘息的綠色空間?

紐約是幸運的,因為已經有了高線公園這樣的成功案例。而低線公園這個項目接下來幾年的計劃和執行,也會給世界各地想要利用新能源、立體化發展綠色空間的城市,帶來更多的參考經驗。

而詹姆斯和丹兩個人的故事就告訴了我們,無論身處地下幾米,夢想也還是要有的,萬一它能照進現實呢?

本文作者方圓庫,文章授權轉載自: 虎嗅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