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PayPal執行長David Marcus,一個能承载Facebook Messenger未來的男人

編者按:今年六月份, Facebook拉來了前PayPal執行長David Marcus入夥負責Messenger項目,被佐克伯(Mark Zuckerberg)認為跟未來人們互動方式息息相關的IM產品跟這個做過支付的人有什麼關係呢?告訴你一個事實,其實很懂支付的Marcus還有20多年的VoIP從業經驗......

去年五月的一個晚上,佐克伯邀請David Marcus 來共進晚餐。

這位法國籍PayPal執行長並不是第一次來佐克伯家吃飯,這次,他還沒能先嚐嚐面前的佳餚,佐克伯就開始了遊說工作,他向Marcus 描繪社交網絡在未來會變得異常重要,而即時通訊會在這次革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最後攤牌說道:來負責Facebook Messenger吧!

他給Marcus 提供的是一份很艱鉅的工作,可以不誇張地說,Facebook 的未來就取決於它的即時通訊應用。在最近一次公開的Q&A 上,佐克伯就指出,「人們除了在社交網絡上泡著,做的最多的事兒之一就是即時通訊了。」誰掌握了通訊,誰就可以決定我們與他人互動的方式,或者,也很可能決定我們做生意的方式。

麻煩的是,在這場重要的比賽裡,Facebook 從一開始就落後了。因為佐克伯沒能及時確定行動戰略,Facebook 的通訊功能被小而美的應用襯得黯然失色,像Snapchat, Viber 還有WhatsApp。它們火速躥紅,讓人們發訊息、說話,通過電話簿分享圖片和影音。

控制IM就控制了未來人們的互動方式

為了參與競爭,蘋果和Google重新設計了手機操作系統裡的工具,使之變得更像Snapchat 和Viber。然而Facebook 沒有行動操作系統,它只能依賴於用戶下載Facebook 應用程式。即便如此,通訊功能還是被掩埋在繁複的App 裡,它的圖標只有針頭那麼大。後來,Facebook 又推出了單獨的Messenger 應用,但沒幾個人下載。

於是在去年的二月份,Facebook 以19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增長最快的應用WhatsApp。許多人都認為,這無異默認了Messenger 的失敗。然而事實上Messenger 和WhatsApp 功能並無太多重疊。WhatsApp 的4.5 億用戶大多數來自海外,用這款App 能幫他們省下昂貴的電話費。

這就是佐克伯邀請Marcus 共進晚餐的原因。41 歲的Marcus 是個連續創業者,他在2011 年把一家支付創業公司賣給了eBay 的PayPal,不久後他就成了PayPal 的執行長。這是吸引佐克伯的地方。Instagram 的成功也證明了Facebook 可以買下一家創業公司,並將它發展壯大。創業公司可以受益於Facebook 的規模資源——法律和基礎設施,以及垃圾郵件攔截系統。同樣,佐克伯打算把Messenger 當做Facebook 內部的創業公司來培養,領導者對產品保留完全的控制權。而兼有創業技能、大公司技術和支付後台經驗的Marcus,便是這一職位的最佳人選。

Marcus 答應考慮一下。第二天佐克伯給他發了一封很長的電子郵件,闡釋自己的事業理想。二人後來又多次碰面。此後,Marcus 離開了他管理著1.5 萬人的執行長職位,來到Facebook 裡的一個小部門,管理不到100 人。

他能看到分析師所不能看到的:數字。這幾個月Facebook Messenger 經過一系列的改進後,安裝數量已經正在大幅增加。週二,Marcus 在舊金山的Techonomy 上首次以Facebooker 的名義露面,他宣布Messenger 現在的月活躍用戶已達到5 億,較一年前有了150% 的躍升。Marcus 這樣說道:「我們的目標是十億用戶。」

但,這只是他的部分願景。他的終極目標是把Messenger 打造成一個遠遠超過通訊工具本身的存在。

豈止通訊?

Marcus 和他的同事Peter Martinazzi 接觸了一個VOIP 技術團隊,有了這項技術就能用Messenger 打電話。未來,Messenger 還要涉及線上支付。

VOIP 是Marcus 熟悉的領域,他有超過二十年的網路電話平台經驗。在我們還無法想像能發送訊息之前,他就一直在從事與電話相關的工作了。他在23 歲的時候創建了一家名叫GTN Telecom 的電信商,提供本地市話、長途電話以及網路接入。四年後,他把它賣給了競爭對手World Access。

此外,Marcus 還很懂支付,佐克伯表示這是即時通訊發展到未來必然會涉及的方向。2000 年,Marcus 創立了To B的行動支付服務Echovox,他的下一家行動支付公司Zong 最初是作為Echovox 的分部運作。Zong 全盛時期有接入32 億手機用戶的權限,後因和Facebook 合作出售該社交網絡的虛擬貨幣而受到關注。

2011 年,PayPal 收購了Zong,Marcus 成為副總裁。2012 年1 月,時任PayPal 總裁的Scott Thompson 離開PayPal 加入雅虎,Marcus 就成了PayPal 執行長。許多人將他的到任視作PayPal 更加進取的信號。在他的領導下,PayPal 推出了離線讀卡器PayPal Here。不過,Marcus 倒覺得管那麼多人一點都不好玩,他說:「你做的不是什麼有創造性的事。大多數時間你是在修修補補,而不是在創造新東西。」

今年6 月9 號,Marcus 在Facebook 上公佈了自己的新角色。然後,他驅車從PayPal 的聖荷西總部開到了門羅帕克,參加Messenger 小組的全體會議。

5億用戶其實是條漫漫之路

這就是Messenger從無到有的歷史。對它的起源你可以追溯到2011年,Facebook花了4000萬美元把訊息服務Beluga的3位創辦人組挖了過來,從此有了Messenger的雛形。

2011 年年底,Facebook 推出了Messenger 的iOS 版和Android 版。不過直到發布後十八個月,只有10-20% 的Facebook 活躍用戶下載了Messenger。

這時候,Facebook負責業務成長的部門主管Javier Olivan介入了,他負責國外用戶拓展。業務成長團隊相當於Facebook的海豹突擊隊,當一項功能成功的潛力很大但代價也很高時,Olivan的團隊就會介入調查。

「我們發現,用戶在獨立的Messenger 和在Facebook App 裡發訊息的參與度是不同的,」Olivan 解釋道。換句話說,人們用了Messenger 就會發更多的訊息。Olivan 必須找到一種方法,激勵更多的人安裝這款App。

最後,他把Messenger 工程師團隊(當時,有10 個人負責iOS、10 個人負責Android)歸到了Facebook 項目管理總監Peter Martinazzi 之下。整個團隊對Messenger 進行了徹底改造,並「借鑒」了競爭對手最流行的功能。

經過改造,用戶可以同步手機通訊錄,可以給任何人發訊息,包括不在Facebook 上的用戶。他們還增加了「讚」按鈕和群聊功能。用戶可以用頁面底部的的麥克風錄製並發送聲音。此外,用戶也可以點擊右上角的電話圖標,直接通過App 撥打網絡電話。

Messenger 團隊也在後台做了許多工作。最初,Messenger 原封不動地使用了Facebook App 裡管發訊息那部分的代碼。「後來,我們完全改變了伺服器和客戶端的對話方式,」Martinazzi 說道。「現在,這款App 花的流量更少,訊息到達得更快,這對流量有限的用戶非常重要。」」

然而儘管有了這些改進,許多Facebook的死忠用戶還是不肯下載Messenger。他們手機裡有別的通訊工具,要是非得查看訊息他們也會跑到Facebook的客戶端裡。四月份,Facebook 打算「強拆」行動客戶端訊息功能,催促用戶下載獨立Messenger應用。

不這樣你們會上手試試嗎?

它先在Messenger 比較流行的幾個歐洲國家進行了嘗試。結果還不錯,Facebook 就此決定讓每個人都安裝這個獨立的通信應用。隨後,就發生了用戶反彈。

David Marcus 並未插手此次Facebook「分家」,但他認為此舉至關重要。「現在人們不怎麼下載應用了,要是不強迫他們安裝的話,人們試都不會試一下Messenger。」

此舉激怒了很多人。在Marcus 正式加入Facebook 前一周,Facebook 正在北美地區推行這一計劃,人們紛紛抱怨。捍衛隱私的活動家們抱怨道,下了新應用人們還要再設置一遍,其默認設置是涉及到隱私問題。

人們開始傳播謠言,比如Facebook 會獲取權限,一直開著攝影鏡頭對你進行監視。Huffington 郵報上的一篇老文章又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上面說Android 版Messenger 要求開放的權限非常離譜。

Facebook 早期在用戶隱私問題上曾經頗有侵略性,這給它落了個侵犯用戶隱私的名聲。不過隨著Facebook 的成熟,它開始將選擇開放權限的權利交給用戶。但壞名聲這事兒,一旦戴上去就不好摘下來。

Huffington 郵報上提到Facebook 要的權限,其實不比同類通訊App 要求的更苛刻或更少見。但用戶抱怨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即人們確實使用了這款產品。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Facebook Messenger 的用戶就翻了一倍。用戶們一旦發現Messenger 能做這麼多事,他們就會經常使用它。

這是Facebook 的生命線。Gartner 分析師Brian Blau 認為,Facebook 要強大起來,就需要導入更多的用戶,讓他們在上面花時間留下數據。「要做到這點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用戶們保持在線,掛在Facebook 上。」Blau 解釋道。

用戶都是情緒化的...

當然,會有一些用戶依然不買帳。就有用戶在Facebook 上寫道:「我就是非常討厭Messenger。在我看來,整合在一起的App 要有效率多了。」

但在Marcus 看來,「單單通過文字很難表達複雜的情感,因此,我們希望能給人們一個工具,讓他們更好地表達自己。」

隨後,Marcus 掏出手機,展示了一項正在開發的功能。他給Martinazzi 發送了一條訊息,Marcus 的界面上隨即出現了一個小藍點,表示Martinazzi 已經收到訊息。Martinazzi 點擊消息後,Marcus 手機上的小藍點就會變成Martinazzi 的聊天頭像。

這樣設計的好處在哪兒?對方是否收到訊息,有沒有點擊這條訊息你一目了然。Marcus 說道,「未來我們會做更多這樣的功能。」如果人們的溝通會因為Messenger 而變得更加順暢,反彈者最後就會下載這個App。

商業模式還落在支付

到目前為止,Messenger 團隊並不以賺錢為目標,不過它要賺錢也容易。在Facebook 的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佐克伯表示Messenger 和支付將來會存在重疊。某科技部落格得到的內部截圖也顯示,Facebook 正在測試朋友間的支付功能。

這不是Facebook 賺錢的唯一方式。去年《神偷奶爸2》上線的時候,Facebook 就推出了小小兵Minion貼圖下載的功能。不難想像,未來Facebook 可以用貼圖賺錢。

Marcus 還有更大的目標。在Facebook 創建早期,佐克伯就提出了自己雄心勃勃的想法,未來要用更像「內容」的廣告取代banner 廣告。同樣,Marcus 也希望重塑人們和企業之間的訊息溝通現狀。

畢竟,誰不討厭垃圾郵件呢?

本文出自36氪,原文出自wired.com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