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山到小米,看雷軍如何一步步成為“飛豬”

小米雷軍

在風口上飛翔,是一種順勢而為的姿態。楊瀾訪談採訪雷軍時,雷軍說:這個時代需要我們順勢而為,只要風口的風足夠大,豬也會飛起來。從此“風口”與“飛豬”成為了這兩年互聯網的熱詞。

順勢而為最重要的,就是了解未來的發展方向。如果方向錯誤,你越是努力,離成功越遠,離失敗越近。順勢而為,才有可能被時代所成就,逆勢而為則必定被時代所毀滅。狄更斯曾在《雙城記》中描繪他所處的時代: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對創業者來說也是如此,就看你如何駕馭和把握,雷軍的職業與創業經歷可謂是最好的詮釋。

 

一、金山:曾經飛不起來的“笨豬”

雷軍說“站在颱風口,豬也能飛起來”這句話其實是基於自己的經歷有感而發的,那頭“豬”其實就是潛意識裡面的曾經的自己。

雷軍1969年出生於湖北仙桃,18歲考入武漢大學計算機系。大學畢業後,雷軍隻身闖蕩北京,1991年年底在中關村與求伯君結識,隨後加盟金山軟件,成為金山的第六名員工。兩年之後,雷軍出任北京金山總經理。 1998年,風華正茂的29歲的雷軍升任金山公司總經理,可謂是年少得志、意氣風發、揮斥方遒。

但是,雷軍在這個台階上一待就是十年,直到2007年底離開。這段時光,是雷軍“推著石頭往山上走”的日子,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熬煎的十年。 2007年10月16日,八年間五次沖擊IPO的金山終於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眾人歡呼雀躍的時候,雷軍卻是黯然神傷。他發現,自己和同志們16年、5840天日夜奮鬥的青春,只換來6.261億港幣的市值,這與同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的15億美元簡直是天壤之別,與2005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百度的39.58億美元更是相距十萬八千里,甚至不值一提。

金山的艱難上市並沒有給雷軍帶來成功的快樂,而是更為痛苦的思考:“為什麼有人付出100%的努力只能換回20%的增長?反之,有人付出20%的努力,卻能獲得100%的回報?”“金山軟件有中國最優秀的一批工程師,大家都很團結,執行力也非常強。但為何最後上市依靠的反而是網游業務?”

事實確實如此,在網上一查,跟雷軍最近的關健詞是什麼?是IT勞模。雷軍工作辛苦和努力是出了名的。儘管在外人看來,雷軍出道早,江湖輩分高,是中關村里的元老,拿周鴻禕的話說是令人仰慕的成功人士。但在雷軍自己的內心深處,他真的認為自己做得不怎麼樣。

因為,雷軍擔任金山公司總經理的時候​​,馬化騰的騰訊與周鴻禕​​的3721公司剛剛註冊成立,丁磊的網易也才成立一年,李彥宏還是矽谷的一名工程師,馬雲正在為中國黃頁在北京到處碰壁。但是,短短幾年後,這幫“小字輩”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互聯網大佬,丁磊、陳天橋、李彥宏更是先後成了“中國首富”。

痛徹心扉的反思與復盤,讓雷軍找到了出力流汗卻收成不好的原因:“金山在上世紀90年代還很火,1999年互聯網大潮起來的時候,我們卻忙著做WPS,忙著對抗微軟,無暇顧及。到2003年時,我們再環顧四周,發現我們遠遠落後了。”有人總結說:別人做互聯網的時候,雷軍寫了16年的代碼做軟件,最後卻迎來了軟件行業整體滑坡的悲劇。之後,雷軍彷彿意識到了什麼,一邊做軟件一邊做互聯網,但已錯過了互聯網發展的黃金時間,最後還被軟件公司給絆住了。

苦熬了十幾年,眼看著一個個新創公司的飛速崛起,一直相信“人定勝天”“天道酬勤”“勤能補拙”的雷軍開始崩潰了。 “一個想法單純、積極向上的青年人,他的信仰被十多年的失敗現實無情擊碎。你知道這有多可怕、多可悲嗎?”

在疑惑、糾結而痛苦的思考過程中,雷軍得到的結論是:“這些年就像是在鹽鹼地裡種草。為什麼不在颱風口放風箏呢?”他自問自答,“站在颱風口,豬都能飛上天。”雷軍認識到,光有勤學苦練是遠遠不夠的,關鍵問題是多一點點運氣。所謂運氣,在雷軍看來,其實就是“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這比任何時候用對的人、把事情做對都更重要。”

當一隻“笨豬”有了徹底地思考,就開始了“涅槃”重生的旅程。

 

二、卓越網:一隻順勢試飛的“小豬”

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為什麼重要?當時代性的產業機會來臨的時候,浪潮會把你推到最前沿,這個浪潮所具備的力量與你自身的力量相比是幾何的倍數。

雷軍調侃說,“改革開放30多年,有無數次這樣的機會,比如90年代去深圳炒股票,去海南島炒地皮,比如一大堆,可惜我一個都沒有撈著。”1999年,當互聯網浪潮來的時候,還在金山“往山上推石頭”的雷軍看到機會真的來了,於是決定內部創業。幹什麼事情?雷軍覺得做電子商務比較靠譜,就做了卓越網,這是他順勢而為的一次嘗試。四年後,卓越網以7500萬美元賣給了亞馬遜。

賣掉卓越網儘管讓雷軍心疼得不堪回首,就像賣掉了自己的孩子,但這也讓他嚐到了輕鬆做事賺錢的甜頭。在之後的半年時間裡,卓越網的小成又勾起了雷軍酸甜苦辣的思考:自己也不比別人笨,至少也比別人勤奮,為什麼我做個企業就這樣磕磕絆絆?為什麼馬雲挺容易,陳天橋也挺容易,雖然他們也有困難,但比他們艱難的公司比比皆是。我可以更努力、更勤奮,但是我能不能在成功路上容易一點?因為跟我打江山的兄弟們有好幾千人,大將無能累死三軍,他們很不容易。我不能因為自己的問題讓整個組織跟我一樣陷入苦戰的境地,能不能聰明一點?

這一次的思考,終於讓雷軍大徹大悟了,雷軍找到了答案,這個答案是四個字:順勢而為。雷軍認為,馬雲、陳天橋、馬化騰之所以很成功,是因為他們能夠乘勢而上,時勢造英雄。

什麼是順勢而為? 《孫子兵法》說:“故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就是說,山頂上有一塊石頭,你順勢而為,跑到山頂去輕輕地踢上一腳,剩下的事情不用太費勁,它自己就滾下來了。創業者的關鍵是要看清楚這個勢在哪裡,山頭有多高,勢能有多大,石頭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把它踢下來。

在雷軍看來,這就是成功創業者所謂的“運氣”,一個背時的創業者,你天天在山腳下,怎麼踹都沒有用。概括起來就是: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就是順勢而為。卓越網的小成讓雷軍真正認識到,一個創業帶頭人首要的問題是把握大勢,讓同志們輕鬆賺錢,而不是逆風而行,苦逼硬撐。

 

三、天使投資:一群“飛豬”的養護人

眼看著比自己出道晚的小兄弟們功成名就,飛黃騰達,雷軍不服氣,就在金山成功上市的兩個月後,2007年12月20日下午,服務金山16年的雷軍,終於卸下了肩上的重擔。隆冬的北京,一句“我的青春,我的金山”道盡了雷軍離開金山的無限感慨與無盡惆悵。

人盡皆知的“中關村勞模”,一下子成了“退休老幹部”,雷軍顯然有些不適應,“那半年,沒有一家媒體想要採訪我;沒有一個行業會議邀請我參加。我似乎被整個世界遺忘了,冷酷而現實。人情冷暖忽然間也明澈如鏡。那個階段,我變得一無所有,除了錢。”用“我身在江湖,江湖卻沒有我的傳說”這句網絡流行語來形容雷軍當時的狀態最合適不過。

隱居幕後的三年是雷軍生命中最寧靜的時光,賣掉卓越網與金山上市,奠定了雷軍作為天使投資人的資本。三年的“修行”,雷軍華麗轉身,成為中國最成功的天使投資人之一。

天使投資人做什麼?就是看大勢,找風口。雷軍認為,做事不要苦幹,要善於冥想,想五年後是什麼?什麼是正確的事情、什麼是正確的時間點?五年後的中國市場,決定性的力量是什麼?五年後的大山在哪裡,山上的石頭在哪裡?這樣思考與觀察,讓雷軍找到了決定未來的風口:第一個是互聯網,第二個是電子商務。

這期間,作為天使投資人,雷軍要做的就滿大街去找石頭,找能夠飛起來的“小豬”。他在回顧這段天使投資的經歷時說:“開始拎著一麻袋現金看誰在做移動互聯網,第一名不干找第二名,第二名不干找第三名。”有一次跑去一家公司,問能不能投200萬?他接受了,雷軍問能換多少股份?他說16%,這就是樂訊。

此後的三年,雷軍一口氣投資了凡客、樂淘、拉卡拉、UC、多玩網、可牛等17家公司,其中有11家從零開始,涵蓋移動互聯網、電子商務和社交三大領域。易凱資本董事長王冉感慨地說“全中國都是雷軍的試驗田”。這些公司都是所在行業的翹楚,有人估值“雷軍系”資產約150億到200億美元,將成為繼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系之後的第四股力量。

天使投資人的經歷,雷軍看到了不少在風口輕鬆“飛起來的豬”,也看到了不少背勢而為飛不起來的“笨豬”。他時常提醒創業者,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生意做得特別累,可能多多少少有點問題。順勢而為,就是不要做逆天的事情。如果你能把握準大的時機,把握好每個看似運氣的關鍵點,你的成功就會變得輕輕鬆松。

在雷軍看來,一個優秀的創業者,首先要有辦一流的、偉大企業的雄心壯志,其次一定要找到大方向,如果不小心誤入歧途,要有決心迅速轉型。創業者能夠真正冷靜下來想一想,未來五年,大的機會是什麼?五年後什麼企業會成功?未來五年會有什麼樣的歷史性機遇?現在必須去想一想這些問題,想清楚了,輕裝上陣,然後聚焦,立下建立一家偉大公司的目標,在經歷坎坷的時候,能夠不放棄,堅持走下去,才有機會。

 

四、小米:一隻在大風口翱翔的“肥豬”

做天使投資並非雷軍的理想事業,他言辭懇切的說:“如果有志於賺錢,天使投資會很愉快,但我志不在此,可能這麼說別人會覺得我矯情,但的確如此。”“像喬布斯一樣辦一家世界一流的企業”的信念從未遺忘,這時候,雷軍已經站在了又一個改變世界的大風口上——移動互聯網。

2009年12月16日,雷軍40歲生日,他和幾位朋友到中關村當代商城附近的一家酒廊喝酒。酒過三巡,雷軍感慨地說:“人是不能推著石頭往山上走的,這樣會很累,而且會被山上隨時滾落的石頭給打下去。要做的是,先爬到山頂,隨便踢塊石頭下去。”

此時距雷軍離開金山有兩年多,他決定再次創業。經過對移動互聯網幾年的琢磨,雷軍認為移動互聯網是軟硬一體化的體驗,“對於一般的企業家來說,只要大家在這個行業裡有一定經驗,做對的事情是很容易判斷的。但是,在對的時間點做對的事情是很難的。”這時的雷軍爬到了山頭,聽到了風聲,他決定用互聯網思維( 做手機。

於是,雷軍開始研究終端,走遍國內所有的廠商,希望投資或收購一家手機公司,但考察的結果是,“所有的終端都不夠好,沒有合適的企業,對方想做的和我要做的很不一樣,改變觀念是最難的事,一張白紙最好畫。”

一不做二不休,2010年4月6日,小米公司正式成立;8月16日,MIUI首個內測版推出。之後的事兒大家都知道了:2012年小米出貨量719萬台,銷售額126億元;2013年,小米出貨量1870萬台,銷售額316億元;2014年,小米出貨量6112萬台,銷售額743億元,較2013年增長227%。按照出貨量計算,小米公司2014年全年出貨量達到12.5%​​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成為中國最大的智能手機廠商。蘋果、華為、聯想和三星,分列第2至5名。 2014年末,小米獲得第六輪11億美元融資,公司估值達450億美元。

現在的小米已經是一頭名副其實的在大風口翱翔的“肥豬”了。 《時代周刊》(TIME)2015年3月23日版用長篇幅報導了雷軍和小米手機,並用“China's phone king(中國手機之王)”來稱呼雷軍。 《時代周刊》這樣寫到:小米採用用戶的想法及設計理念,在如何吸引用戶方面很有經驗,小米的目標是創造一個讓全世界都知道的中國品牌!

現在,雷軍創建離“世界一流”公司的理想越來越近了。斯蒂芬·茨威格在暢銷書《人類群星閃耀的時刻》中描述道:“一個人生命中最大的幸運,莫過於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的時候發現了自己生活的使命。”對於雷軍而言,他的確是在“年富力強的時候”找到了飛翔的“風口”,並在順風飛揚的過程中去實現自己的人生使命。

 

五、雷軍“風口飛豬理論”對創業者的啟示

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對於雷軍的“風口飛豬”論頗為認同,他在《數位革命:創新創業的黃金時代》的演講中指出,未來5年,隨著物聯網、大數據時代的到來,會帶來龐大創業機會,並且創業成本達到歷史新低。

“從硬件時代的幾千萬美元創業,到軟件時代的幾百萬美元創業,到互聯網時代的幾十萬美元創業,到今天的一次給幾萬美金創業,一部分創業者不需要自建工廠和製造,而是所有渠道互聯網化,甚至連機房都不需要,3、5個人就可以創造巨大價值的公司。”李開復舉例說,創業企業能夠在互聯網的推動下非常快速地成長,小米過去兩年從幾百萬漲到6000多萬台手機銷售,如果沒有互聯網的“風口”,小米是做不到的。

雷軍的“風口飛豬理論”至少給創業者三點啟示:

第一,順勢而為是創業起步的第一課。

順勢而為只是成功的前提,不是成敗的真諦;但可以肯定地說,順勢而為的人,已經擁有了創業成功的根本。雷軍說:“愛迪生講'成功就是99%的汗水+1%的靈感',後半句都被我們有意忽略。其實1%的靈感重要性遠遠超過前面99%。”。 雷軍找到了自己的1%的“勢”——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的大爆發。與金山時代的雷軍相比,小米時代的雷軍確實實現了從飛不起來的“笨豬”到“飛在颱風口的肥豬”的涅槃,從軟件業的“老革命”一躍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炙手可熱的“富二代”。

第二,找風口是主要創始人的基本功。

創業成功靠勤奮是遠遠不夠的,特別是主要創始人,要看五年、想三年、認認真真做好一兩年。那麼如何看五年、想三年呢?雷軍的秘笈是:看五年,去美國;想三年,去台灣;認認真真干好一兩年,看看你身邊的人是怎麼幹的就行了。創業者要經常思考,五年後什麼東西會發生,誰會是五年後的百度,五年後的騰訊,五年後的阿里巴巴?你現在要想三年後這市場上誰會是老大?想到三年後的市場格局,比如說你做醫療的話,你想在三年後醫療是一個什麼樣的市場份額,大概誰會跑出來?你在這裡面會佔什麼樣的地位。對於創業者來說,僅僅考慮第一年增長多少,第二年增長多少,第三年增長多少,是很不夠的。

第三,看到勢頭不對要勇於放棄。

任何企業都可以找最強的競爭對手打,但有一個對手你是打不過的,那就是趨勢。趨勢的爆發不是線性的而是雪崩式的,任何不願意改變的力量都會在雪崩面前被毀滅,被邊緣化。經常聽到創業前輩告誡晚輩要堅持,要頂住,要硬撐。但是這種堅持是有前提條件的,在錯誤的大勢下仍然執迷不悟,死纏爛打,無異於掩耳盜鈴,以至於死無葬身之地。怪不得雷軍脫口而出的總是這樣一句話:“我只要一認命,一順勢,我發現就風生水起,原來不認命的時候老幹逆天而為的事情,那叫'軸'。”何時堅持,何時放棄,需要的不僅是勇氣,更是智慧。

文章來源:鈦媒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