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圖釘的魔法:Pinterest是如何解放了老師的創造力​​,並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

原文載於medium 的Bright 欄目,作者是Kathryn Joyce。

Bright欄目由The New Venture Fund(NVF)和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的支持。

每天有超過五十萬個教育類Pins被創建,教師們在其中找到了靈感、社區和新發現的財富。

我母親在上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教高中英語的數十年間,積累了很多冊五顏六色的教學小貼紙,它們塞滿了我父母家的書架。它們都是一些來自師範學院教授的畢業禮物,另一些則是在一百五十英里外的州政府舉行的教師大會上領取的。在那個老師們孤立地在各自的教室工作的年代,他們學習新教學法來吸引學生的機會很少,這些小貼紙代表了其中的一種:把資料從口袋中拿出來,影印拷貝,和其他老師分享,並在其後數年裡將其儲存在教室裡鼓鼓囊囊的文件櫃中。

如果我母親今天還在教書,事情會有很大的不同。她的藏書室很可能消失不見,並被社交媒體巨人Pinterest上排列整齊的虛擬白板所代替。通過這個網站,她可以接觸到數量多得多的教學小貼紙:從教室佈置,到提詞撰寫,再到派對主題。她甚至有可能結識一位住在國家另一端的教學導師,這位導師在「如何教十年級學生讀《雙城記》」這件事上會有更新穎的點子。

Pinterest在2010年建立,原本是供準新娘們尋求婚禮籌備方案的社交媒體。與Twitter上激烈的爭論和Facebook上好友的過度分享不同,Pinterest是剪報愛好者的福音:用戶在這裡整理並分享他們喜歡的圖片,從婚紗、鞋子、美甲到室內裝修。網站的風格是重圖片輕文字,這讓它成為收藏視覺概念的絕佳選擇。大概是因為Pinterest早期主要作為一款婚禮籌備工具而流行,現在網站上許多排名靠前的用戶都是女性。 (網站的性別不平衡是如此明顯,以至於Pinterest曾經安排過私人鬍鬚整飾諮詢師見面會,只為吸引更多男性用戶。)

這讓下面這個現象顯得在意料之中:在Pinterest用戶開始將它的應用向時尚話題之外拓展時,最大的用戶群體之一是傳統上女性為主導的教育行業從業者。 2013年,Pinterest宣布每天有超過50萬條教育相關的Pins被創建。

Edutopia是George Lucas資助的教學網站,根據它的調查,Pinterest是教師們最喜歡的五個職業發展網站之一。就在當年,Pinterest上線了一個新的中心,名為Teachers on Pinterest(Pinterest上的教師),以促進網站上教師社區的發展。這個中心從一批明星教師陣容開始,匯集了一系列關於小學數學教育、中學教室管理和家庭式學校的Pins。

幾年之後,Pinterest成功將它的幾個教師成員推向名人了的位置,比如Erin Wing——四十三歲的她在辭去教職撫養自己的孩子之前,已經在西雅圖附近的小學教了十年書。她在2009年Pinterest測試版的時候就已經加入,並經常以她的博客Home Literacy Blueprint(家庭讀寫計劃)為素材,在Pinterest上創建條目,她現在已近被近140萬人關注。她說,在關注者之中甚至有幾個是她孩子的老師。

「我不認識一個不用Pinterest的老師,」Wing說。

雖然在詢問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一點,但我對周圍教師朋友的快速調查證實了Wing的說法。所有人都在用Pinterest,他們在需要快速協助的時候都會求助於它:當他們需要表格來講解一個關於「後綴」的單元的時候;當他們需要有趣的數學練習題的時候;又或者是當他們需要迅速在黑板上寫下一條標語,委婉地提醒年輕的學生注意控制情緒的時候。

老師可以廣泛地瀏覽各種分類——比如數學或科學;或者探究大量的分支學科——比如針對一年級學生的季節性藝術活動、蒙特梭利課程,或者教室DIY項目。這些DIY項目可以幫助進一步縮減佈置教室的開支:有一個非常流行的Pins系列,會告訴你該如何製作一個掛在椅背上書袋。

對很多像Denise Beohm這樣的老師來說,Pinterest是一個「數字文件櫃」。 Densie是弗羅里達的布勞沃德縣一群聰明的二年級學生的老師。有了Pinterest,她可以將一整年的課程計劃整齊地組織並儲存在社交媒體上,並且在她需要回憶某一個星期的活動的時候方便地調出。

Pinterest以視覺為導向的設計, 使超負荷工作的繁忙老師們得以迅速瀏覽上百個點子,這看上去是它在老師中流行的關鍵因素。老師們已經被超多的閱讀材料壓垮,對他們來說,瀏覽100種小蘇打火山的圖片,可比讀一堆同主題的博客要輕鬆愉快得多。

就像Pinterest早期的明星教師、擁有223,000關注者的Charity Preston所說:「圖片勝千言。」

Teaching Pinterest的成功也給教師這個職業引入了一層獨特的社區概念。老師經常感到他們在教室中是一個孤立的存在:在鄉村地區,很多老師可能是整個年級唯一一個教這個科目的人;即使在大一些的學校,老師有限的時間和學校的經濟限制也使得他們很少有協作和討論的空間。

 「一起工作的老師可能有和彼此不同教學思路,學校可能拿不到什麼經濟資助,這些都可能成為限制老師發揮的因素,不管此前老師是因為什麼原因而被限制,現在他們都可以接觸到多得多的資源,」Wing說,「最棒的是,這些資源就在他們口袋裡。Pinterest毫無疑問正在改變教育行業。」

今天,老師面臨的一個很大的挑戰是要在不斷變化的課程標準中為學生提供導航,在「共同核心課程」(Common Core)的理念被越來越廣泛地應用之後,這一點顯得尤為重要。教師鬚根據標準化考試的要求教書,很多老師因此而精疲力竭,特別是當考試本身和國家的教育出版材料並不匹配時。這個時候,其他老師的點子可能會展示出更吸引人的選擇。

「標準化考試不好玩兒,」Boehm說,「但當你在Pinterest上看到其他老師怎麼把準備考試變得更有趣味,或者看到他們展示數據的方法,也算是苦中作樂了。」

除了Pinterest之外,當然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將老師通過互聯網聯繫起來。在Pinterest之前,一些老師聚集在ProTeacher社區,它是一個針對一到八年級老師的在線聊天論壇。但能讓老師們廣泛地分享文件的途徑很少,而且聊天室科技已經被超越了,論壇也開始讓人覺得非常古老。最近出現了一些非盈利的網站,比如The Teaching ChannelLearnZillion,但對於很多老師來說,Pinterest更強調用戶驅動,因此更有吸引力。

現在,一些活躍的Pinterest老師聚集在協作版面上,一起製作各類學科的備課資料,所有人都貢獻了一些之前蒐集到的東西。一些協作版面是所有人可見的,它們被當做是Pinterest上海量信息的精華集合,另一些協作版面則只對成員公開。

Pinterest的教師社區也滲透了所有形式的社交媒體和博客。協作版面的成員往往會建立相應的Facebook私密聊天小組來製定策略;教師博客激增,從而生產中更多可以被用於創建的Pins條目的內容;在周二晚上的Twitter上,很多老師會關注帶有#teacherfriends和#edulebrities標籤的話題。

和很多在網絡上流行起來的事物一樣,Pinterest上關注教育話題的巨大粉絲群也有可預見的變現方法。許多Pinterest上被標為高亮的資源會將讀者導向Teachers Pay Teachers這樣的網站。這個網站會給老師提供一些上課的點子,並收取一定費用,通常在三美元到八美元不等。

2006年,曾經的布魯克林英語教師Paul Edelman根據自己在網上搜索備課資料的經驗創建了Teachers Pay Teachers(以下簡稱TPT)。今天,他這個腦力勞動的產物已經是一個擁有全球各地用戶的公司,甚至可以和Etsy和iTunes比肩:TPT成為了一個售賣老師的數字教育產品,並從中抽成15%手續費的交易市場。三月下旬,TPT宣布它已經幫用戶賺取了七千六百萬美元;一名佐治亞州的幼兒園老師通過在TPT銷售自己的備課資料成為了百萬富翁。網站的會員數正在急速增長。一封Edelman在三月發給他的賣家的郵件中稱,每天有五千個新教師加入該網站。

增加(在一些罕見的案例裡,減少)教師收入的可能性,促生了一批「教師企業家」,他們以Pinterest或其他社交媒體為槓桿,銷售他們家庭作坊式的教育產品。

Jennifer Jones,一個北卡羅來納的讀寫專家,有21年在小學執教的經驗。她一度還幫校長建立了一所新的學校,並且用新的「標準核心課程」標準培訓她的同事。 2010年,她決定開始寫博客分享她在學校的成功教學實踐,並因此收到了其他學校來參觀研討的請求。在同事的催促下,她開始在TPT售賣她的課程資料。今天,她是TPT在北卡銷售額最高的老師,並在全世界的TPT老師中排名第二十五。

因為在TPT上銷售的成功,以及每月數次收到全國其他學校發來的諮詢邀請,Jones最終辭去了教職,專注做自己的教育品牌。她仔細地在多個社交媒體平台和她的博客上管理著這個品牌。 (她的Facebook主頁和博客Hello Literacy是嚴格意義上的職業平台。Instagram則給了粉絲們一窺Jones日常生活的機會。)她大部分時間銷售約三美元一件的獨立產品,但也有一部分的產品是捆綁銷售的,比如售價二十美元/年的「標準核心課程圖表整理工具」,這個工具已被批准用於整個地區的所有學校。

Jones說,她知道大約有一百名老師最終離開了教職,專注TPT銷售和其他相關社交媒體平台的推廣。甚至有一個專為全職TPT老師而設的Facebook小組,他們中的很多人不得不因為稅務原因合併為一樁生意。 Boehm說,其他Pinterest會員已經開始投資購買專業級別的相機、燈箱和其他攝影器材,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的社交媒體形象越好,他們產品銷售就賣得越好。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教師職業的解體,和老師更多的出路,」Sandy Speicher,設計公司IDEO的教育產品經理說。她說,在過去,老師只有兩條職業道路可走:要麼一輩子呆在教室裡,要麼進入行政系統。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教師成長的可能性大大多樣化。」

但是,隨著Pinterest上教師越來越專業化,也給一些更隨意的用戶帶來了挫敗感。他們對鼓勵付款的網站越來越厭煩。當一批老師有機會通過網絡獲得聲譽,甚至獲得財富時,大部分仍然將自己的錢花在別人產品上的用戶,有淪為普通的消費者危險。

這也許是互聯網不可避免的現象。在博客發展的早期,還有一種自由無政府的氣氛,每一個在某個昏暗角落寫作的人,都有和其他人同等地獲得讀者的機會。但早期這種的以賢能論成敗的氛圍最終讓位給了高調的多人協作博客,很多獲得成功的博主轉型成了他們曾經嘲弄過的主流媒體。 *

儘管老師工資不高,但他們習慣會用自己的錢來補充教室所需或者幫助有困難的學生,所以老師為了職業發展在開始在TPT這樣的平台上付錢,並不是一個實質性的改變。但當他們負擔不起這筆錢的時候,這個教師驅動的網絡交易市場將會帶來什麼改變?答案還不明確。

Speicher認為,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把TPT看成是眾多解決問題的方法中的一個,我們還需要更多方法。 「我們不想(讓社交媒體上提供的創新)固化,因為如果那樣,我們將重回'將一個方法死板地套用在不同情況中'但老路上去,」她說。

即便如此,很多與我交談過的Pinterest用戶都認為,瀏覽教學產品的Pins並不一定意味著他們一定會購買。很多老師在Pinterest上看到了點子——其中有些資源甚至是明碼標價的——然後很快意識到他們可以根據自身情況改造這些備課資料,讓它們更適用於自己的教室。

「老師希望變得更有效率,但同時也希望他們可以運用創造力塑造自己使用的東西,」Speicher說,「所以當老師瀏覽資源的時候,他們傾向於對獲得的資源做一些修改。他們將會結合對自己學生的了解,在材料上加工,生產出更為合適的產品。我認為對於老師來說,不只是靈感和信息的輸入,而必須明白對自己而言什麼是可配置的,才是科技正確的介入方式。」

插畫:Marina Muun

文章來源:36 氪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