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篇就夠了!「Alphabet」,回到「Google」初心的商業策略!

Google 原有的名字源於 Googol —— 10 的 100 次方,當這個由 0 和 1 二進位元素組成、工程師味道十足的名字不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Google 遇到的問題很明確。

去年十月,時隔多年之後微軟的市值再一次超過 Google,成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科技公司

這在科技界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家主營業務(Windows 和 Office)廣受詬病和不被看好的公司市值一舉超越收入穩定,新業務(Android)還在不斷增長的Google,看上去並不那麼合理。

這一切事實上是投資人基於想像空間下的賭注:微軟 Office 365 在企業市場的市佔率已經成功反超 Google Apps時下熱門的雲服務市場裡 Azure 也緊跟在 AWS 身後,然而 GCP 還在和 VMware、IBM 等公司纏鬥Google 在 Android 單一產品上的收入有限,行動和桌面廣告領域的市佔接近飽和,Google+ 和 Google Glass 等新業務發展狀況不佳,讓這家公司在投資人眼中的想像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編按:其實Google Glass在企業端開始有發展了你說Google Glass 走不下去是因為沒試過企業市場!「Glass At Work」

在原來的 Google 體系下,除了主營的搜尋和廣告平臺之外,可能勉強算上 Android 和 Chrome/Chrome OS,其它業務都屬於「不務正業」的範疇。Google 工程師的每一次嘗試在預算和自由度上不免收到桎梏,有需要考慮和現有產品的統一和整合。已經在使用者數上獲得成功的產品,例如 Google Reader、iGoogle、Google Code、Google Wave、GTalks 等,也因為收入不理想先後被關停

Image title

是的,Google 也在研究無人駕駛汽車,也收購了 DeepMind 研究下一代互動操作,還從 Android 內核中抽離出 Brillo 並構建了 Weave 進軍物聯網,但他們在這些領域裡始終不是媒體和業界關注的核心。當一家在矽谷火了十年的公司在外界看來不再「酷」,白話的表達方式來說,就是他們遇到了「創新者的窘境」。

Google面對創新者的窘境,如何突破?

一般遇到這樣的狀況,投資人最想要的做法是讓公司分拆成好幾個實體單獨融資和上市,從而獲得更高的溢價和回報。但這樣做的弊端顯而易見:公司的資源和品牌分散之後,很難維持原來優勢領域的地位,也更不用期望新業務在各自領域的競爭,結局不免是數年之後黯淡離場。

但在原來的 Google 體系下,每一次對新業務的嘗試無論失敗與否都會換來投資人的質疑和否認,導致現有估值一步步下挫,往復幾次就會變成一灘保守的死水,結局同樣不樂觀。

於是 Google 選擇了一個目前看來兩全的聰明辦法:成立一個母公司,把優勢業務如搜尋、Android、Chrome、廣告、YouTube、地圖和必要的支撐部門如 Google Research 都集中在新的 「Google」 公司並交給管理能力得到驗證的 Sundar Pichai,支撐新公司的盈利和基礎估值,再把不同領域的項目和業務分散到其它子公司內,各自發展。

Image title

「雖然這是滿足所有人的一份答案,但更是一份『初心』的再出發。」

Google 通過此次的變動,最直接的好處是新業務的負責人對所在公司有完整的管理權,也有單獨的資源做支撐。內部高階主管因為發展方向和趨勢判斷不一造成的內耗得以避免,新業務的成功能夠進一步給公司估值帶來成長,失敗也不會影響公司的業績。

對於華爾街來說:我們看到了更為清晰的商業前景

Google 常常被華爾街詬病的是「不專注、不透明」,主要是因為 Google 的非核心業務具有極強的不確定性(汽車領域),同時也與自身業務的相距太遠(長壽、汽車領域)。這些非核心業務往往存在一定的風險(如汽車業務導致的虧損、訴訟等),也有可能對核心業務產生不可預知的傷害。

顯然,這種分拆改組模式給了投資人樂於見到的答案,未來 Google 核心業務和非核心業務(Alphabet)將會給出單獨的財務報表,投資人知道更為清晰的投入和產出。顯然,這次改變帶來了投資人所需要的「透明化」。

對於 Google 來說:未來我們將是最偉大的公司

Google 的天花板日顯,最充足的收入來源「搜尋廣告」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受到「原生廣告」的衝擊,顯然一旦升級為「Alphabet」,未來他們的故事就不是“互聯網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

新的 Alphabet 實體承擔了 Google 作為一家科技公司的未來,通過這次變革,新業務不需要承擔投資人對於每一個新項目的好奇心壓力

只需要給出 Google X、Calico 等子公司整體的財務狀況。在透明中的「非透明」的處理給予了各項業務更加多的自由度,有利於整體業務的發展。

Alphabet 是一個足夠滿足所有投資人胃口的未來前景。縱觀 Alphabet 所涵蓋的業務和子公司來說,不可否認的是,每一個領域的未來都有可能超過 Google 現有業務價值,甚至於是遠遠超過,例如他們正在做的改變人類的「長生不老項目」。如果未來發展順利,Alphabet 的價值可能是現有 Google 的幾倍,或許會誕生一家萬億美金價值的科技巨頭。

對於公司內部員工來說:這或許是一次新的開始

Google 是一個優秀人才極度密集區,在 Google 內部有很多從世界名校畢業的 PhD,同時對於很多內部的高管來說,他們其實早已具備了獨當一面的能力,在遍地都是創業公司的矽谷可以找到更好的機會。

改動幾乎是將公司所有人的層級進行了一次「拔擢」, Larry Page 也在公開信中強調 「the extraordinary opportunities we have inside of Google」。

  • 現任 Google CEO 的 Larry Page 將擔任 Alphabet 的 CEO
  • Google 另一創始人 Sergey Brin 則出任新公司總裁一職
  • 原 Google 高級副總裁 Sangdaer Pichayi 則成為了新 Google 的 CEO
  • Susan Wojicki 擔任 Youtube 的 CEO

而對於普通的工程師來說,也有了更多的選擇權。新的 Alphabet 業務採用的是類「創業公司」的運轉模式,獨立的運作可以為他們提供超出 Google 僵化的薪酬體系中更為多的價值,在 Alphabet 裡你可以拿到公司的股權,做更為炫酷的事情,你還可以一周上六天班。

對於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來說:「終於我們又是工程師,不是商人」

Google 一直是一家崇尚工程師文化的公司,「對創新而不是對商業感興趣」,一開始就深深烙在 Google 這家公司的文化基因裡。

和現在的 Google 核心的廣告等業務相比,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真正的興趣則在於「在那些看上去投資又奇怪的領域下注」,在今天對 Larry Page 對外公開信中也說到他們更希望的是做

「do things other people think are crazy but we are super excited about。」

出門問問的創始人李志飛之前在 Google 做工程師,在他眼裡的Larry 和 Sergey 並不是傳統意義上 CEO,「Larry 還有點 CEO 的商業性,到了 Sergey,他就是一個小孩,只對創新的事情感興趣。」 在 Google 內部任何一個重要場合,李志飛從來沒有見過 Sergey 穿西裝。

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們就能夠理解為什麼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的 Google 要投資 Calico ,幫助人們去延長生命;為什麼要花很大的心思在 Fiber,去建設光纖高速網路;為什麼花重金在 Nest,打造未來的智慧家居世界.... 而這一切除了商業的需求之外,似乎更為重要的是那顆工程師的「初心」

延伸閱讀:組織重組!Google 成立新公司 Alphabet,Google 反為子公司之一
關於Google重組和新巨頭Alphabet,你需要知道的七件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追蹤我們